“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0 孔子家語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孔子家語

  群書治要卷十

  始 誅

  孔子爲魯大司寇。朝政七日而誅亂法大夫少正卯。戮之於兩觀之下。兩觀。闕也。尸於朝三日。子貢進曰。夫少正卯。魯之聞人也。今夫子爲政而始誅之。或者爲失之乎。孔子曰。下有大惡者五。而盗竊不與焉。一曰心逆而嶮。二曰行僻而堅。三曰言僞而辨。四曰記醜而博。醜謂非義。五曰順非而澤。此五者。有一於人。則不免於君子之誅。而少正卯皆兼有之。其居處足以撮徒成黨。撮。聚也。其談説足以飾袤(袤舊褒。改之)熒衆。其强禦足以反是獨立。此乃人之奸雄也。不可以不除。

  孔子爲魯大司寇。有父子訟者。夫子同狴執之。狴。獄牢也。三月不别。其父請止。夫子赦焉。季孫聞之不悦曰。司寇欺余。曩告余曰。爲國家者必先以孝。今戮一不孝以教民孝。不亦可乎?而又赦之。何哉?孔子喟然嘆曰。嗚呼。上失其道。而殺其下。非理也。不教以孝而聽其獄。是殺不辜也。三軍大敗。不可斬也。獄犴不治。不可刑也。何者?上教之不行。罪不在民故也。夫慢令謹誅。賊也。徵斂無時。暴也。不誡責成。虐也。政無此三者。然後刑可即也。既陳道德以先之。而猶不可。則尚賢以勸之。又不可。則廢不能以憚之。(則廢至憚之七字。作即廢之又不可而後以威憚之十三字)若是。百姓正矣。其有邪民不從化者。然後待之以刑。則民咸知罪矣。是以威厲而不誡(誡試)。刑措而不用也。今世不然。亂其教。煩其刑。使民迷惑而陷罪焉。又從而製 之。故刑彌繁而盗不勝也。世之陵遲久矣。雖有刑法。民能勿逾乎。

  王 言

  孔子閑居。謂曾子曰。參。汝可語明王之道與。居。吾語汝。夫道者。所以明德也。德者。所以尊道也。是故非德。道不尊也。非道。德不明也。雖有國之良馬。不教乘。不可以取道里。雖有博地衆民。不以其道(舊無其道之其。補之)治之。不可以致霸王。是故昔者明王内修七教。外行三至。七教修而可以守。三至行而可以徵。明王之道。其守也。則必折衝千里之外。其徵也。還師衽席之上。故曰内修七教而上不勞。外行三至而財不費。此之謂明王之道也。曾子曰。不勞不費之爲明王。可得而聞乎。孔子曰。昔者。帝舜左禹。右皋陶。不下席而下治。夫如此。何上之勞乎。若乃十一而税。用民之力。歲不過三日。入山澤以其時而無徵。此則生財之路也。而明王節之。何財之費乎。

  曾子曰。敢問何謂七教。孔子曰。上敬老則下益孝。上尊齒則下益悌。上樂施則下益寬。上親賢則下擇友。上好德則下無隱。上惡貪則下耻争。上廉讓則下知節。此之謂七教也。七教者。治民之本也。政教定。則本正矣。凡上者民之表也。表正則何物不正。曾子曰。道則至矣。弟子不足以明之。孔子曰。參。汝以爲姑止此乎。

  昔者。明王之治民也。有法必裂地而封之。分屬而理之。然後賢民無所隱。暴民無所伏。使有司日省而時考之。進用賢良。退貶不肖(不肖下舊有然字。删之)則賢(賢下舊有良字。删之)者悦而不肖者懼。哀鰥寡。養孤獨。恤貧窮。誘孝悌。選才能。此七者修。則四海之内無刑民矣。上之親下也。如手足之於腹心。下之親上也。如幼子之於慈母矣。上下相親如此。故令則從。施則行。民懷其德。近者悦。遠者來附。政之致也。田獵罩弋。罩。掩網也。弋。繳射也。非以盈宫室也。徵斂百姓。非以充府庫也。慘怛以補不足。禮節以損有餘。多信而寡貌。其禮可守。其言可覆。其迹可履。其於信也如四時。其博有萬民也如饑而食。如渴而飲。民之信之如寒暑之必驗也。故視遠若邇。非道邇也。見明德也。是故兵革不動而威。用利不施而親。此之謂明王之守。折衝乎千里之外者也。

  曾子曰。敢問何謂三至。孔子曰。至禮不讓而天下治。至賞不費而天下之士悦。至樂無聲而天下之民和。明王篤行三至。故天下之君可得而知也。天下之士可得而臣也。天下之民可得而用也。曾子曰。敢問此義何謂也。孔子曰。古者明王必盡知天下良士之名。既知其名。又知其實。既知其實。然後因天下之爵以尊之。此之謂至禮不讓而天下治。因天下之禄以富天下之士。此之謂至賞不費而天下之士悦。如此則天下之明譽興焉。此之謂至樂無聲而天下之民和。故曰。所謂天下之至仁者。能合天下之至親者也。所謂天下之至智者。能用天下之至和。所謂天下之至明者。能舉下之至賢。此三者咸通。然後可以徵。是故仁者莫大於愛人。智者莫大於知賢。政者莫大於官能。有士之君。能修此三者。則四海之内供命而已矣。夫明王之所徵。必道之所廢者也。是故誅其君而改其政。吊其民而不奪其財。故曰。明王之徵也。猶時雨之降也。至則民悦矣。是故行施彌博得親彌衆。此之謂還師衽席之上。言安而無憂也。

  大 婚

  孔子侍坐於哀公。公問曰。敢問人道誰爲大。孔子對曰。夫人道政爲大。夫政者。正也。君爲正。則百姓從而正矣。君之所爲。百姓之所從也。君之不爲。百姓何從。公曰。敢問爲政如之何。孔子對曰。夫婦别。父子親。君臣信。三者正。則庶物從之矣。内以治宗廟之禮。足以配天地之神也。出以治直言之禮。足以立上下之敬也。夫婦正則出可以治政言禮矣。身正乃可以正人矣。物耻則足以振之。耻事不如禮。則足以振教之也。國耻則足以興之。耻國不如禮。則足以興起之。故爲政先乎禮。禮其政之本與。孔子遂言曰。昔三代明王之必敬妻子也。蓋有道焉。妻也者。親之主也。子也者。親之後也。敢不敬與。是故君子無不敬也。敬也者。敬身爲大。身也者。親之支也。敢不敬與。不敬其身。是傷其親。傷其親。是傷其本也。傷其本。則支從而亡。三者。百姓之象也。言百姓之所法而行。身以及身。子以及子。妃以及妃。君修此三者。則大化愾於下。愾。滿也。

  公曰。敢問何謂敬身。孔子對曰。君子過言則民作辭。過動則民則。言不過辭。動不過則。百姓恭敬以從命。若是。則可謂能敬其身。能敬其身。則能成其親矣。

  公曰。何謂成親。孔子對曰。君子者。乃人之成名也。百姓與名。謂之君子。則是成其親爲君而爲其子也。孔子遂言曰。爲政而不能愛人。則不能成其身。不能成其身。則不能安其土。不能安其土。則不能樂天。不能樂天道也。不能樂。則不能成身。

  公曰。敢問何謂成身。孔子對曰。夫其行己不過於物。謂之成身。不過於物。合道也。

  問 禮

  哀公問於孔子曰。大禮何如。子之言禮何其尊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