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50 袁子正書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袁子正書

  群書治要卷五十

  禮 政

  治國之大體有四。一曰仁義。二曰禮制。三曰法令。四曰刑罰。四本者具。則帝王之功立矣。所謂仁者。愛人者也。愛人。父母之行也。爲民父母。故能興天下之利也。所謂義者。能辨物理者也。物得理。故能除下之害也。興利除害者。則賢人之業也。夫仁義禮制者。治之本也。法令刑罰者。治之末也。無本者不立。無末者不成。夫禮教之治。先之以仁義。示之以敬讓。使民遷善。日用而不知也。儒者見其如此。因謂治國不須刑法。不知刑法承其下。而後仁義興於上也。法令者賞善禁淫。居治之要會。商韓見其如此。因曰治國不待仁義。不知仁義爲之體。故法令行於下也。是故導之以德。齊之以禮。則民有耻。導之以政。齊之以刑。則民苟免。是治之貴賤者也。先仁而後法。先教而後刑。是治之先後者也。

  夫遠物難明而近理易知。故禮讓緩而刑罰急。是治之緩急也。夫仁者使人有德。不能使人知禁。禮者使人知禁。不能使人必仁。故本之者仁。明之者禮也。必行之者刑罰也。先王爲禮以達人之性。理刑以承禮之所不足。故以仁義爲不足以治者。不知人性者也。是故失教。失教者無本也。以刑法爲不可用者。是不知情僞者也。是故失威。失威者不禁也。故有刑法而無仁義。久則民忽。民忽則怒也。有仁義而無刑法。則民慢。民慢則奸起也。故曰。本之以仁。成之以法。使兩通而無偏重。則治之至也。夫仁義雖弱而持久。刑殺雖强而速亡。自然之治也。

  經 國

  先王之制。立爵五等。所以立蕃屏。利後嗣者也。是故國治而萬世安。秦以列國之勢而并天下。於是去五等之爵而置郡縣。雖有親子母弟。皆爲匹夫。及其衰。一夫大呼而下去。及至漢家。見亡秦之以孤特亡也。於是大封子弟。或連城數十。廓地千里。自關已東。皆爲王國。力多而權重。故亦有七國之難。魏興。以新承大亂之後。民人損减。不可則以古治。於是封建侯王。皆使寄地。空民而無其實。王國使有老兵百余人以衞其國。雖有王侯之號。而力儕於匹夫。縣隔千里之外。無朝聘之儀。鄰國無會同之制。諸侯游獵。不得過三十里。又爲設防輔監國之官以司察之。王侯皆思爲布衣不能得。既違宗國蕃屏之義。又虧親戚骨肉之恩。

  昔武王既克殷。下車而封子弟同姓之國五十餘。然亦卜世三十。卜年七百。至乎王赧之後。海内無主。三十餘年。故諸侯之治。則輔車相持。翼戴天子。以禮征伐。雖有亂君暴主。若吴楚之君者。不過恣睢其國。惡能爲下害乎。周以千乘之賦封諸侯。今也曾無一城之田。何周室之奢泰而今日之儉少也。豈古今之道不同。而今日之勢然哉。未之思耳。夫物莫不有弊。聖人者豈能無衰。能審終始之道。取其長者而已。今雖不能盡建五等。猶宜封諸親戚。使少有土地。制朝聘會同之義。以合親戚之恩。講禮以明其職業。黜陟以討其不然。如是則國有常守。兵有常强。保世延祚。長久而有家矣。

  設 官

  古者三公論王職。六卿典事業。事大者官大。事小者官小。今三公之官。或無事。或職小。又有貴重之官。無治事之實。此官虚設者也。秦漢置丞相九卿之官。以治萬機。其後天子不能與公卿造事。外之而置尚書。又外之而置中書。轉相重纍。稍執機事。制百官之本。公卿之職遂輕。則失體矣。又有兵士而封侯者。古之尊貴者。以職大故貴。今列侯無事。未有無職而空貴者也。世衰禮廢。五等散亡。故有賜爵封侯之賞。既公且侯。失其制。今有卿相之才。居三公之位。修其治(治疑法)。政以安寧。國家未必封侯也。而今軍政之法。斬一牙門將者封侯。夫斬一將之功。孰與安寧天下也。安寧下者不爵。斬一將之功者封侯。失封賞之意矣。夫離古意制。外内不壹。小大錯貿。轉相重累。是以人執异端。窺欲無極。此治道之所患也。先王置官。各有分職。使各以其屬。達之於王。自己職事。則是非精練。百官奏(奏上下似脱字)則下情不塞。先王之道也。

  政 略

  夫有不急之官。則有不急之禄。國之蛑賊也。明主設官。使人當於事。人當於事。則吏少而民多。民多則歸農者衆。吏少則所奉者寡。使吏禄厚則養足(養足下似脱養足二字)。則無求於民。無求於民。奸軌息矣。禄足以代耕。則壹心於職。壹心於職則政理。政理則民不擾。民不擾則不亂其農矣。養生有制。送終有度。嫁娶宴享。皆有分節。衣食味。皆有袠。明設其禮而嚴其禁。如是則國無違法之民。財無無用之費矣。此富民之大略也。

  非先王之法行不得行。非先王之法言不得道。名不可以虚求。貴不可以僞得。有天下坦然知所去就矣。本行而不本名。責義而不責功。行莫大於孝敬。義莫大於忠信。則下之人知所以措身矣。此教之大略也。夫禮設則民貴行。分明則事不錯。民貴行則所治寡。事不錯則下静壹。此富民致治之道也。禮重而刑輕則士勸。愛施而罰必則民服。士勸則忠信之人至。民則犯法者寡。德全則教誠。教誠則感神。行深則著厚。著厚則流遠。尚義則同利者相覆。尚法則貴公者相刻。相刻則無親。相覆則無疏。措禮則政平。政平則民誠。設術則政險。政險則民僞。此禮義法術之情也。

  論 兵

  夫爲政失道。可思而更也。兵者。存亡之機。一死不可復生也。故曰。下難事在於兵。今有人於此。力舉重鼎。氣蓋三軍。一怒而三軍之士皆震。世見若人者。謂之能用兵矣。然以吾觀之。此亡國之兵也。夫有氣者。志先其謀。無策而徑往。怒心一奮。天下若無人焉。不量其力。而輕下之物。偏遇可以幸勝。有數者禦之。則必死矣。凡用兵正體不備。不可以全勝。故善用兵者。我謂之死。則民盡死。我謂之生。則民盡生。我使之勇。則民盡勇。我使之怯。則民盡怯。能死而不能生。能勇而不能怯。此兵之半。非全勝者也。

  夫用戰有四。有大體者難與持久。有威刑者難與争險。善柔者待之以重。善任勢者禦之以堅。用兵能使民堅重者。則可與之赴湯火。可與之避患難。進不可詭。退不可追。所在而民安。盡(盡疑畫誤)地而守固。疑間不能入。權譎不能設也。堅重者。備物者也。備物者無偏形。無偏形故其變無不之也。故禮與法。首尾也。文與武。本末。故禮正而後法明。文用而後武法。故用兵不知先爲政。則亡國之兵也。

  用人有四。一曰以功業期之。二曰與天下同利。三曰樂人之勝己。四曰因才而處任。以功業期之。則人盡其能。與天下同利。則民樂其業。樂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