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29-30 晋書(二)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晋 書 (下)

  群書治要卷三十

  劉毅字仲雄。東萊人也。治身清高。厲志方直。爲司隸校尉。皇太子鼓吹入東掖門。毅奏劾保傅以下。詔赦之。然後得入。世祖問毅曰。卿以吾可方漢何帝。對曰。可方桓靈。世祖曰。吾雖德不及古人。猶克己爲治。又平吴會。混一下。方之桓靈。其已甚乎。對曰。桓靈賣官錢入官庫。陛下賣官錢入私門。以此言之。乃殆不如桓靈也。

  習鑿齒陽秋曰。毅答已。帝大笑曰。桓靈之朝。不聞此言。今有直臣。故不同乎。散騎常侍鄒湛進曰。世説以陛下比漢文帝。人心猶多不同。昔馮唐答文帝曰不能用頗牧而文帝怒。今劉毅言犯順而陛下樂。以此相校。聖德乃過之也。帝曰。我平下而不封禪。焚雉頭裘。行布衣禮。今於小事何見褒之甚耶。湛曰。聖詔所及。皆可豫先算計。以長短相推。慕名者能力行爲之。至如向詔。非明恕内充。苞之德度。不可爲也。臣聞猛獸在田。荷戈而出。凡人能之。蜂蠆起於懷袖。勇夫爲之驚駭。非虎弱蜂蠆强也。倉卒出於意外故也。夫君臣有自然之尊卑。辭語有自然之逆順。向劉毅始言。臣等莫不變色易容而仰視陛下者。陛下發不世之詔。出思慮之外。臣之喜慶。不亦宜乎。

  遷尚書左僕射。龍見武庫井中。車駕親觀。有喜色。於是外内議當賀。毅獨表曰。昔龍降鄭時門之外。子産不賀。龍降夏廷。卜藏其漦。至周幽王。禍舋乃發。證據舊典。無賀龍之禮。詔報曰。政德未修。誠未有以膺受嘉祥。省來示以爲瞿然。賀慶之事。宜詳依典義。動静數示。

  上疏陳九品之弊曰。臣聞立政者以官才爲本。官才有三難。而興替之所由也。人物難知。一也。愛憎難防。二也。情僞難明。三也。三者雖聖哲在上。嚴刑督之。猶不可治。故堯求俊乂而得四凶。三載考績而饕餮得成。使世主雖有上聖之明。而無考察之法。授凡庸之才。而去賞罰之勸。則爲開奸。豈徒四族。側陋何望於時哉。今立中正。定九。高下任意。榮辱在手。操人主之威福。奪朝之權勢。愛憎决於心。情僞由於己。公無考校之負。私無告訴(訴訐)之忌。榮黨横越。威福擅行。用心百態。求者萬端。廉讓之風滅。苟且之俗成。下訩訩。但争位。不聞推讓。流之過。一至於此。竊爲聖世耻之。愚心之所非者。不可以一槩論。輒條列其事。夫名狀以當才爲清。輩以得實爲平。治亂之要。不可不允。清平者治化之美。枉濫者亂敗之惡也。不可不察。然人才异能。備體者寡。器有大小。達有早晚。是以三仁殊塗而同歸。四子异行而鈞義。陳平。韓信。笑侮於邑里。而收功於帝王。屈原。伍胥。不容於人主。而顯名於竹帛。是篤論之所明也。

  今之中正。不精才實。務依黨利。不鈞稱尺。務隨愛憎。所欲舉者。獲虚以成譽。所欲下者。吹毛以求疵。前鄙後修者。則引古以病今。古賢今病者。則考虚以覆過。質直者罪以違時。阿容者善其得和。度遠者責以小檢。才近者美其合俗。齊量者以己爲限。高下逐强弱。是非隨愛憎。憑權附黨。毁平從親。隨世興衰。不顧才實。衰則削下。興則扶上。一人之身。旬日异狀。或以貨賂自通。或以計協登進。附托必達。守道困悴。無報於身。必見割奪。有私於己。必得其欲。凌弱黨强。以植後利。是以上品無寒門。下品無勢族。暨時有之。皆曲有故。慢主罔時。實爲亂源。昔在前聖之世。欲敦風俗。鎮静百姓。隆鄉黨之義。崇六親之行。人道賢否。於是見矣。然鄉老書其善以獻天子。司馬論其能以官於職。有司考績。以明黜陟。故天下之人。退而修本。州黨有德義。朝廷有公正。天下大治。浮華邪佞。所無容厝。今(舊無今字。補之)一國之士。多者千數。或流徙异邦。或給役殊方。面猶不識。况盡其才力。而中正知與不知。其當品狀。采譽於臺府。納毁於流言。任己則有不識之蔽。聽受則有彼此之偏。所知者以愛憎奪其平。所不知者以人事亂其度。既無鄉老紀行之譽。又非朝廷考績之課。遂使進官之人。弃近求遠。背本逐末。位以求成。不由行立。故狀無實事。諧文浮飾。品不校功。黨譽虚妄。上奪朝考績之分。下長浮華朋黨之事。凡官不同事。人不同能。得其能則成。失其能則敗。今品不狀才能之所宜。而以九等爲例。以品取人。則非才能之所長。以狀取人。則爲本品之所限。若狀得其實。猶狀相妨。所疏則削其長。所親則飾其短。徒結白論。以爲虚譽。以治風。則狀無實行。以宰官職。則品不料能。百揆何以得理。萬機何以得修。職名中正。實爲奸府。事名九品。而有八損。自魏立以來。未見其得人之功。而生讎薄之累。愚臣以爲宜罷中正。除九。弃魏氏之弊法。更立一代之美制。愚臣以爲便也。

  張華字茂先。范陽人也。領中書令。名重一世。朝野擬爲臺輔。而荀勖。馮紞等深忌疾之。會世祖問華誰可付以後事者。對曰。明德至親。莫如齊王攸。既非上意所在。微爲忤旨。間言得行。以華爲都督幽州諸軍事。領護烏桓校尉。於是遠夷賓。四境無虞。朝議欲徵華入相。馮紞乾没苦陷。以華有震主之名。不可保必。遂徵爲太常。以小事免官。

  世祖崩。遷中書監。加侍中。遂盡忠救匡。彌縫補闕。雖當暗主虐后之朝。猶使海内晏然。遷司空。卓爾獨立。無所阿比。趙王倫及孫秀等疾華如讎。倫、秀舋起。遂與裴頠俱被害。朝野之士。莫不悲酸。

  裴頠字逸民。河東人也。遷尚書左僕射、侍中。元康七年。以陳准子匡、韓蔚子嵩并侍東宫。頠諫曰。東宫之建。以儲皇極。其所與游接。必簡英俊。宜用成德賢邵之才。匡、嵩幼弱。未識人理立身之節。東宫實體夙成之表。而今有童子侍從之聲。未是光闡遐風之弘理也。

  頠深患時放蕩。不尊儒術。魏末以來。轉更增甚。何晏。阮籍素有高名於世。口談浮虚。不遵禮法。尸禄耽寵。仕不事事。至王衍之徒。聲譽太盛。位高勢重。不以物務自嬰。遂相放效。風教陵遲。頠著崇有之論以釋其蔽。世雖知其言之益治。而莫能革也。朝廷之士。皆以遺事爲高。四海尚寧。而有識者知其將亂矣。而夷狄遂淪中州者。其禮久亡故也。倫秀之興舋(興舋疑倒)。頠。張華俱見害。朝綱傾弛。遠近悼之。

  傅玄字休奕。北地人也。性剛直果勁。不能容人之非。世祖受禪。加駙馬都尉。與皇甫陶俱掌諫職。玄志在拾遺。多所獻替。上疏曰。前皇甫陶上事爲政之要。計民而置官。分民而授事。陶之所上。義合古制。前春樂平太守胄志上欲爲博士置史卒。此尊儒之一隅也。主者奏寢之。今志典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