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9 論語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論 語

  群書治要卷九

  學 而

  有子曰。孔子弟子有若也。君子務本。本立而道生。孝悌也者。其仁之本與。先能事父兄。然後仁可成。

  子曰。巧言令色。鮮矣仁。子。孔子。巧言。好其言語。令色。善其顏色。皆欲令人悦之。少能有仁也。

  曾子曰。孔子弟子曾參也。吾日三省吾身。爲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言凡所傳之事。得無素不講習而傳之者也。

  子曰。導千乘之國。導謂爲之政教也。敬事而信。爲國者舉事必敬慎。與民必誠信也。節用而愛人。節用。不奢侈也。國以民爲本。故愛養之。使民以時。不妨奪農務也。

  子曰。弟子入則孝。出則悌。謹而信。泛愛衆。而親仁。行有餘力。則以學文。文者。古之遺文。

  子夏曰。孔子弟子卜商也。事父母能竭其力。事君能致其身。盡忠節。不愛其身也。與朋友交。言而有信。雖曰未學。吾必謂之學矣。

  子曰。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主忠信。無友不如己者。過則勿憚改。主。親也。憚。難也。

  曾子曰。慎終追遠。民德歸厚。慎終者。喪盡其哀。追遠者。祭盡其敬。人君行此二者。民化其德。皆歸於厚也。

  有子曰。禮之用。和爲貴。先王之道斯爲美。小大由之。有所不行。知和而和。不以禮節之。亦不可行也。人知禮貴和而每事從和。不以禮爲節。亦不可行也。

  爲 政

  子曰。爲政以德。譬如北辰。居其所而衆星共之。德者無爲。猶北辰之不移。而衆星共之。

  子曰。詩三百。篇之大數。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歸於正也。

  子曰。導之以政。政謂法教。齊之以刑。民免而無耻。苟免。導之以德。德謂道德。齊之以禮。有耻且格。格。正也。

  子曰。君子周而不比。忠信爲周。阿黨爲比。小人比而不周。

  哀公問曰。何謂則民服。哀公。魯君謚也。孔子對曰。舉直錯諸枉。則民服。錯。置也。舉正直之人用之。廢置邪枉之人。則民服其上。舉枉錯諸直。則民不

  季康子問。使民敬。忠。以勸。如之何。康子。魯卿季孫肥也。子曰。臨之以莊則敬。莊。嚴也。君臨民以嚴。則民敬上也。孝慈則忠。君能上孝於親。下慈於民。則民忠矣。舉善而教不能則勸。舉用善人而教不能者則民勸。

  子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無信。其餘終無可也。大車無輗。小車無軏。其何以行之哉。大車。牛車。輗。轅端横木以縛軛者。小車。駟馬車。軏。轅端上曲鈎衡者也。

  八 佾

  林放問禮之本。林放。魯人。子曰。禮。與其奢也。寧儉。喪。與其易也。寧戚。易。和易。言禮之本意。失於奢不如儉也。喪失於和易。不如哀戚。

  祭如在。言事死如事生。祭神如神在。謂祭百神。

  定公問。君使臣。臣事君。如之何。定公。魯君謚。孔子對曰。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

  子曰。居上不寬。爲禮不敬。臨喪不哀。吾何以觀之哉。

  里 仁

  子曰。君子無終食之間違仁。造次必於是。顛沛必於是。造次。急遽也。顛沛。僵仆也。雖急遽僵仆。不違仁也。

  子曰。民之過也。各於其黨。觀過。斯知仁矣。此黨。謂族親也。過厚則仁。過薄則不仁也。

  子曰。朝聞道。夕死可矣。

  子曰。能以禮讓爲國乎。何有。何有者。言不難也。不能以禮讓爲國乎。如禮何。如禮何者。言不能用禮也。

  子曰。見賢思齊焉。見不賢而内自省也。

  子曰。以約失之者鮮矣。俱不得中。奢則驕溢招禍。儉約則無憂患也。

  子曰。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訥。遲鈍也。言欲遲。行欲疾。

  公 冶 長

  子貢問曰。孔文子何以謂之文。孔文子。衛大夫孔圉。子曰。敏而好學。不耻下問。是以謂之文。敏者。識之疾也。

  子謂子産。有君子之道四焉。子産。公孫僑也。其行己也恭。其事上也敬。其養民也惠。其使民也義。

  子曰。巧言令色足恭。足恭。便僻貌也。左丘明耻之。丘亦耻之。丘明。魯大史也。

  子曰。已矣乎。吾未見能見其過而内自訟者也。訟猶責也。言人有過莫能自責也。

  雍 也

  哀公問。弟子孰爲好學。孔子對曰。有顏回者好學。不遷怒。不貳過。不幸短命死矣。顏回。孔子弟子也。遷者移也。不貳過。有不善未嘗復行也。

  述 而

  子曰。德之不修。學之不講。聞義不能徙也。不善不能改也。是吾憂也。夫子常以此四者爲憂也。

  子之所慎。齊。戰。疾。慎齊。尊祖考。慎戰。重民命。慎疾。愛性命也。

  子曰。我三人行。必得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言我三人行。本無賢愚。擇善從之。不善改之。故無常師。

  子曰。仁遠乎哉。我欲仁。斯仁至矣。仁道不遠。行之則是。

  泰 伯

  子曰。恭而無禮則勞。慎而無禮則葸。葸。畏懼之貌也。言慎而不以禮節之。則常畏懼。勇而無禮則亂。直而無禮則絞。絞。刺。君子篤於親。則民興於仁。故舊不遺。則民不偸。興。起也。能厚於親屬。不遺忘其故舊。行之美者也。則皆化之。起爲仁厚之行。不偷薄。

  曾子曰。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弘。大也。毅。强而能斷也。士弘毅然後能負重任致遠路也。仁以爲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後已。不亦遠乎。仁以爲己任。重莫重焉。死而後已。遠莫遠焉。

  子曰。如有周公之才之美。使驕且吝。其餘不足觀也已。

  子曰。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欲各專一於其職也。

  子曰。學如不及。猶恐失之。言此者。勉人學也。

  子曰。巍巍乎。舜禹有下。而不與焉。美其有成功。能擇任賢臣。

  子曰。大哉。堯之爲君也。巍巍乎。唯天爲大。唯堯則之。則。法也。美堯能法而行化也。蕩蕩乎。民無能名焉。蕩蕩。廣遠之稱也。言布其(本書布其其布)德廣遠。民無能識名焉。焕乎。其有文章也。焕。明也。其立文垂製 又著明。

  舜有臣五人而下治。禹。稷。契。皋陶。伯益也。武王曰。予有亂臣十人。亂。治也。治官者十人。謂周公。召公。太公。畢公。榮公。大顛。閎夭。散宜生。南宫适。其一人謂文母也。孔子曰。才難。不其然乎。唐虞之際。於斯爲盛。有婦人焉。九人而已。斯。此也。言堯舜交會之間。比於此周。周冣盛多賢。然尚有一婦人。其餘九人而已。人才難得。豈不然乎。

  子曰。禹。吾無閑然矣。菲飲食而致孝乎鬼神。惡衣服而致美於黻冕。卑宫室而盡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