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四)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群書治要卷十六

  漢 書 (四)

  傳

  酈食其。陳留人也。好讀書。身長八尺。人皆謂之狂生。自謂我非狂。沛公至高陽傳舍。使人召食其至。入謁。沛公方踞床。令兩女子洗。而見食其。食其入。即長揖不拜。曰。足下欲助秦攻諸侯乎。欲率諸侯破秦乎。沛公罵曰。竪儒。夫下同苦秦久矣。故諸侯相率攻秦。何謂助秦。食其曰。必欲聚徒合義兵誅無道秦。不宜踞見長者。於是沛公輟洗起衣。延食其上坐謝之。

  漢王據守敖倉。而使食其説齊王曰。王知天下之所歸乎。曰。不知也。天下何歸。曰。歸漢。齊王曰。先生何以言之。曰。漢王與項王約。先入咸陽者王之。項王背約不與。而遷殺義帝。漢王起蜀漢之兵擊三秦。出關而責義帝之負處。收天下之兵。立諸侯之後。降城即以侯其將。得賂則以分其士。與天下同其利。豪英賢才。皆樂爲之用。諸侯之兵。四面而至。蜀漢之粟。方船而下。項王有背約之名。殺義帝之負。於人之功無所記。於人之罪無所忘。戰勝而不得其賞。拔城而不得其封。非項氏莫得用事。爲人刻印。刓而不能授。刓斷。無復廉鍔也。攻城得賂。積財而不能賞。天下叛之。賢材怨之。而莫爲之用。故下之士歸於漢王。可坐而策也。

  夫漢王發蜀漢。定三秦。涉西河之。援上黨之兵。下井陘。破北魏。此黄帝之兵。非人之力。天之福也。今已據敖倉之粟。塞成皋之險。守白馬之津。杜太行之厄。拒飛狐之口。下後者。先亡矣。王疾下漢王。齊國社稷可得而保也。不下漢王。危亡可立而待也。田廣迺聽食其。罷歷下兵守戰備。

  陸賈。楚人也。有口辯。常居左右。時時前説稱詩書。高帝罵之曰。乃公居馬上得之。安事詩書。賈曰。馬上得之。寧可以馬上治乎。且文武并用。長久之術也。昔者。吴王夫差。智伯極武而亡。秦任刑法不變。卒滅趙氏。秦之先造父封於趙城。其後曰趙氏。向使秦已并天下。行仁義。法先聖。陛下安得而有之。高帝不懌。有慚色。謂賈曰。試爲我著秦所以失下。吾所以得之者。及古成敗之國事。賈凡著十二篇。每奏一篇。高帝未嘗不稱善。稱其書曰新語。

  吕大后時。王諸吕。諸吕擅權。欲劫少主。危劉氏。右丞相陳平患之。賈曰。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將。將相和。則士豫附。士豫附。下雖有變則權不分。權不分。爲社稷計。在兩君掌握耳。平因結謀於大尉勃。卒誅諸吕。安劉氏。立文帝。賈之謀也。

  婁敬。齊人也。漢五年。戍隴西。過洛陽。高帝在焉。敬脱輓輅輅。以木當胸挽重輦車也。見齊人虞將軍曰。臣願見上言便宜。虞將軍入言上。上召見問。敬説曰。陛下都洛陽。豈欲與周室比隆哉。上曰。然。敬曰。陞下取天下與周异。周之先自后稷積德累善十餘世。及武王伐紂。不期會孟津上八百諸侯。遂滅殷。成王即位。周公之屬傅相焉。迺營成周。都雒。以爲此天下中。諸侯四方納貢職。道里鈞矣。有德則易以王。無德則易以亡。凡居此者。欲令周無周字。務以德致人。不欲阻險令後世驕奢以虐民也。及周之衰。分而爲二。下莫朝。周不能制。非德薄。形勢弱也。

  今陛下起豐。沛。收卒三千人。捲蜀。漢。定三秦。與項籍大戰七十。小戰四十。使天下之民。肝腦塗地。父子暴骸中野。不可勝數。哭泣之聲不絶。傷痍者未起。而欲比隆成。康之時。臣竊以爲不侔矣。且夫秦地被山帶河。四塞以爲固。卒然有急。百萬之衆可具。因秦之故。資甚美膏腴之地。此所謂天府。陛下入關而都之。山東雖亂。秦故地可全而有也。夫與人鬥。不扼其亢亢。喉嚨也。拊其背。未能全勝。今陛下入關而都。按秦之故。此亦扼下之亢而拊其背也。高帝即日駕西都關中。於是賜姓劉氏。拜爲郞中。號曰奉春君。

  漢七年。韓王信反。高帝自往擊。至晋陽。聞信與匈奴欲擊漢。上使人使匈奴。匈奴匿其壯士肥牛馬。徒見其老弱及羸畜。使者十輩來。皆言匈奴易擊。上使敬復往。還報曰。兩國相擊。此宜夸矜見所長。今臣往。徒見羸胔老弱。此必欲見短。伏奇兵以争利。愚以爲匈奴不可擊也。是時。漢兵三十餘萬衆。兵已業行。上怒罵敬曰。齊虜。以舌得官。迺今妄言沮吾軍。械繫敬廣武。遂往。至平城。匈奴果出奇兵圍高帝白登。七日。然後得解。高帝至廣武赦敬。曰。吾不用公言。以困平城。迺封敬二千户。號建信侯。

  叔孫通。薛人也。爲太子太傅。高帝欲以趙王如意易太子。通諫曰。昔者。晋獻公以驪姬故。廢太子。立奚齊。晋國亂者數十年。爲天下笑。秦以不早定扶蘇。胡亥詐立。自使滅祀。此陛下所親見。今太子仁孝。天下皆聞之。吕后與陛下攻苦食啖。食無菜茹爲啖。其可背哉。陛下必欲廢嫡而立少。臣願先伏誅。以頸血污地。高帝曰。公罷矣。吾特戲耳。通曰。太子。天下本。本壹搖。天下震動。奈何以下戲。高帝曰。吾聽公。

  蒯通。范陽人也。韓信定齊地。自立爲齊假王。通知天下權在於信。説信曰。今劉項分争。使人肝腦塗地。流離中野。不可勝數。非天下賢聖。其勢固不能息天下之禍。當今之時。兩主懸命於足下。足下爲漢則漢勝。與楚則楚勝。方今爲足下計。莫若兩利而俱存之。參分天下。鼎足而立。其勢莫敢先動。蓋聞與弗取。反受其咎。時至弗行。反受其殃。願足下孰圖之。信曰。漢王遇我厚。吾豈可見利而背恩乎。遂謝通。通説不聽。惶恐。乃陽狂爲巫。

  天下既定。後信以罪廢。爲淮陰侯。謀反。誅。臨死。嘆曰。悔不用蒯通之言。高帝聞之。召通。通至。上欲亨之。曰。若教韓信反何也。通曰。狗各吠非其主。當彼時。臣獨知齊王韓信。非知陛下也。且秦失其鹿。以鹿喻帝位也。天下共逐之。高材者先得。下匈匈。争欲爲陛下所爲。顧力不能。可殫誅邪。上迺赦之。

  至齊悼惠王時。曹參爲相。禮下賢人。請通爲客。初。齊處士東郭先生梁石君入深山隱居。通迺見相國曰。婦人有夫死三日而嫁者。有幽居守寡不出門者。足下即欲求婦。何取。曰。取不嫁者。通曰。然則求臣亦猶是也。彼東郭先生梁石君。齊之俊士也。隱居不嫁。未嘗卑節下意以求仕也。願足下使人禮之。曹相國曰。敬受命。皆以爲上賓。

  賈誼。洛陽人也。孝文時。爲梁懷王太傅。是時。匈奴强。侵邊。天下初定。制度疏闊。諸侯王僭擬。地過古制。淮南濟北王皆爲逆誅。誼數上疏陳政事。多所欲匡建。其大略曰。臣竊惟事勢。可爲痛哭者一。可爲流涕者二。可爲長太息者六。若其他背理而傷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