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4-6 春秋左氏傳(上中下)(三)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春秋左氏傳(下)

  群書治要卷六

  昭 公

  元年。楚公子圍會於虢。虢。鄭邑也。尋宋之盟也。宋盟在襄二十七年。晋祁午謂趙文子曰。宋之盟。楚人得志於晋。得志。謂先歃也。午。祁奚子也。今令尹之不信。諸侯之所聞也。子弗戒。懼又如宋。恐楚復得志也。楚重得志於晋。晋之耻也。吾子其不可以不戒。文子曰。然。宋之盟也。子木有禍人之心。武有仁人之心。是楚所以駕於晋也。駕猶陵也。今武猶是心也。楚又行僭。僭。不信。非所害也。武將信以爲本。循而行之。譬如農夫。是穮是蔉。穮。耘也。壅苗爲蔉。雖有饑饉。必有豐年。言耕鋤不以旱息。必獲豐年之收。且吾聞之。能信不爲人下。吾未能也。自恐未能信也。詩曰。不僭不賊。鮮不爲則。信也。僭。不信。賊。害人。能爲人則者。不爲人下矣。吾不能是難。楚不爲患也。

  三年。齊侯使晏嬰於晋。叔向從之宴。相與語。叔向曰。齊其何如。問興衰也。晏子曰。此季世也。齊其爲陳氏矣。公弃其民。而歸於陳氏。弃民。不恤之也。公聚朽蠹。而三老凍餒。三老。謂上壽中壽下壽。皆八十以上。國之諸市。履賤踊貴。踊。刖足者履也。言刖多也。民人痛疾。而或燠休之。燠休。痛念之聲。謂陳氏也。其愛之如父母。而歸之如流。欲無獲民。將焉避之。叔向曰。然。雖吾公室。今亦季世也。庶人罷獘。而宫室滋侈。滋。益也。道殣相望。餓死爲殣。而女富溢尤。女。嬖寵之家也。民聞公命。如逃寇讎。政在家門。大夫專政。民無所依。公室之卑。其何日之有。言今至也。讒鼎之銘。讒。鼎名。曰。昧旦丕顯。後世猶怠。昧旦。早起。丕。大也。言夙興以務大顯。後世猶懈怠。况日不悛。悛。改也。其能久乎。晋之公族盡矣。肸聞之。公室將卑。其宗族枝葉先落。則公從之。

  初。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曰。子之宅近市。湫隘囂塵。不可以居。湫。下。隘。小也。囂。聲。塵。土也。請更諸爽塏者。爽。明也。塏。燥也。辭曰。君之先臣容焉。先臣。晏子之先人也。臣不足以嗣之。於臣侈矣。侈。奢也。且小人近市。朝夕得所求。小人之利也。公笑曰。子近市。識貴賤乎。對曰。既利之。敢不識乎。公曰。何貴何賤。於是景公繁於刑。有鬻踊者。故對曰。踊貴履賤。景公爲是省於刑。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博哉。晏子一言而齊侯省刑。

  四年。楚子使椒舉如晋求諸侯。晋侯欲勿許。司馬侯曰。不可。楚王方侈。天或者欲逞其心。以厚其毒。而降之罰。未可知也。其使能終。亦未可知也。唯天所相。相。助也。不可與争。君其許之。而修德以待其歸。若歸於德。吾猶將事之。况諸侯乎。若適淫虐。楚將弃之。弃。不以爲君也。吾又誰與争。公曰。晋有三不殆。其何敵之有。殆。危也。國險而多馬。齊楚多難。多篡弑之難也。有是三者。何向而不濟。對曰。恃險與馬。虞鄰國之難。是三殆也。四岳。岱。華。衡。常。三塗。陽城。太室。荊山。中南。九州之險也。是不一姓。雖是下至險。無德則滅亡。冀之北土。燕代也。馬之所生。無興國焉。恃險與馬。不可以爲固也。從古以然。是以先王務修德音。以亨神人。亨。通也。不聞其務險與馬也。鄰國之難。不可虞也。或多難以固其國。啓其疆土。或無難以喪其國。失其守宇。於國則四垂爲宇。若何虞難。齊有仲孫之難而獲桓公。至今賴之。仲孫。公孫無知。晋有里丕之難而獲文公。是以爲盟主。衛邢無難。敵亦喪之。閔二年狄滅衛。僖二十五年衛滅邢。故人之難。不可虞也。恃此三者而不修政德。亡於不暇。又何能濟。君其許之。紂淫虐。文王惠和。殷是以殞。周是以興。夫豈争諸侯。乃許楚子。合諸侯於申。椒舉言於楚子曰。臣聞諸侯無歸。禮以爲歸。今君始得諸侯。其慎禮矣。霸之濟否。在此會也。夏啓有鈞臺之享。啓。禹子。河南陽翟縣南有鈞臺陂。商湯有景亳之命。亳。即偃師。周武有孟津之誓。成有岐陽之蒐。康有酆宫之朝。穆有塗山之會。齊桓有召陵之師。在僖四年。晋文有踐土之盟。在僖二十八年。皆所以示諸侯禮也。諸侯所由用命也。夏桀爲仍之會。有緡叛之。仍、緡。皆國名。商紂爲黎之蒐。東夷叛之。黎。東夷國名。周幽爲大室之盟。戎狄叛之。大室。中岳也。皆所以示諸侯汰也。諸侯所由弃命也。今君以汰。無乃不濟乎。王弗聽。子産見左師曰。吾不患楚矣。汰而愎諫。不過十年。左師曰。然。不十年侈。其惡不遠。遠惡而後弃。惡及遠方。則人弃之。善亦如之。德遠而後興。十三年。楚弑其君。

  五年。公如晋。自郊勞至於贈賄。往有郊勞。去有贈賄。無失禮。揖讓之禮。晋侯謂汝叔齊曰。魯侯不亦善於禮乎。對曰。魯侯焉知禮。公曰。何爲。自郊勞及贈賄。禮無違者。何故不知。對曰。是儀也。不可謂禮。禮所以守其國家。行其政令。無失其民者也。今政令在家。在大夫。不能取也。有子家覊。不能用也。羈。莊公玄孫。奸大國之盟。凌虐小國。謂伐莒取鄆。利人之難。謂往年莒亂而取鄫。不知其私。不自知有私難。公室四分。民食於他。他謂三家。思莫在公。不圖其終。無爲公謀終始也。爲國君。難將及身。不恤其所。禮之本末。將於此乎在。而屑屑焉習儀以亟。言以習儀爲急。言善於禮。不亦遠乎。君子謂叔侯於是乎知禮。時晋侯亦失政。叔齊以此諷諫。

  晋韓宣子如楚送女。叔向爲介。及楚。楚子朝其大夫曰。晋。吾仇敵也。苟得志焉。無恤其他。今其來者。上卿、上大夫也。若吾以韓起爲閽。刖足使守門也。以羊舌肸爲司宫。加宫刑也。足以辱晋。吾亦得志矣。可乎。大夫莫對。薳啓疆曰。可。苟有其備。何故不可。耻匹夫不可以無備。况耻國乎。是以聖王務行禮。不求耻人。城濮之役。在僖二十八年。晋無楚備。以敗於邲。在宣十二年。邲之役。楚無晋備。以敗於鄢。在成十六年。自鄢以來。晋不失備。而加之以禮。重之以睦。君臣和也。是以楚弗能報。而求親焉。既獲姻親。又欲耻之。以召寇讎。備之若何。言何以爲備。誰其重此。言怨重也。若有其人。耻之可也。謂有賢人以敵晋。則可耻之。若其未有。君亦圖之。晋之事君。臣曰可矣。求諸侯而麇至。麇。群也。求婚而薦女。薦。進。君親送之。上卿及上大夫致之。猶欲耻之。君其亦有備矣。不然。奈何。君將以親易怨。失婚姻之親。實無禮以速寇。而未有其備。使群臣往遺之禽。以逞君心。何不可之有。王曰。不穀之過也。大夫無辱。謝薳啓疆。厚爲韓子禮。

  六年。鄭人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