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36 尸子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尸 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六

  勸 學

  學不倦。所以治己也。教不厭。所以治人也。是故子路卞之野人。子貢衛之賈人。顔涿聚。盗也。颛孫師。駔也。孔子教之。皆爲顯士。夫學。譬之猶礪也。夫昆吾之金。而銖父之錫。使於越之工鑄之以爲劍。而勿加砥礪。則以刺不入。以擊不斷。磨之礱礪。加之以黄砥。則其刺也無前。其擊也無下。自是觀之。礪之與弗礪。其相去遠矣。

  今人皆知礪其劍。而弗知礪其身。夫學。身之礪砥也。夫子曰。車唯恐地之不堅也。舟唯恐之不深也。有其器則以人之難爲易。夫道以人之難爲易也。是故曾子曰。父母愛之。喜而不忘。父母惡之。懼而無咎。然則愛與惡。其於成孝也無擇也。史鰌曰。君親而近之。至敬以遜。貌而疏之。敬無怨。然則親與疏。其於成忠無擇也。孔子曰。自娱於檃括之中。直己而不直人。以善廢而不邑邑。蘧伯玉之行也。然則興與廢。其於成善無擇也。屈侯附曰。賢者易知也。觀其富之所分。達之所進。窮之所不取。然則窮與達。其於成賢無擇也。是故愛惡親疏。廢興窮達。皆可以成義。有其器也。

  桓公之舉管仲。穆公之舉百里。比其德也。此所以國甚僻小。身至穢污。而爲政於下也。今非比志意也。比容貌。非比德行也。而論爵列。亦可以却敵遠矣。農夫比粟。商賈比財。烈士比義。是故監門逆旅。農夫陶人。皆得與焉。爵列。私貴也。德行。公貴也。奚以知其然也。司城子罕遇乘封人而下。其僕曰。乘封人也。奚爲下之。子罕曰。古之所謂良人者。良其行也。貴人者。貴其心也。今爵而人。良其行而貴其心。吾敢弗敬乎。以是觀之。古之所謂貴。非爵列也。所謂良。非先故也。

  人君貴於一國。而不達於天下。天子貴於一世。而不達於後世。唯德行與天地相弊也。爵列者。德行之舍也。其所息也。詩曰。蔽芾甘棠。勿翦勿敗。召伯所憩。仁者之所息。人不敢敗也。天子諸侯人之所以貴也。桀紂處之則賤矣。是故曰。爵列非貴也。今天下貴爵列而賤德行。是貴甘棠而賤召伯也。亦反矣。夫德義也者。視之弗見。聽之弗聞。地以正。萬物以遍。無爵而(而舊與。改之)貴。不禄而尊也。

  貴 言

  范獻子游於河。大夫皆存。君曰。孰知欒氏之子。大夫莫答。舟人清涓舍檝而答曰。君奚問欒氏之子爲。君曰。自吾亡欒氏也。其老者未死而少者壯矣。吾是以問之。清涓曰。君善修晋國之政。内得大夫而外不失百姓。雖欒氏之子。其若君何。君若不修晋國之政。内不得大夫而外失百姓。則舟中之人。皆欒氏之子也。君曰。善哉言。明日朝。令賜舟人清涓田萬畝。清涓辭。君曰。以此田也。易彼言也。子尚喪。寡人猶得也。古之貴言也若此。

  臣天下。一天下也。一天下者。令於天下則行。禁焉則止。桀、纣令下而不行。禁焉而不止。故不得臣也。目之所美。心以爲不義。弗敢視也。口之所甘。心以爲非義。弗敢食也。耳之所樂。心以爲不義。不敢聽也。身之所安。心以爲不義。弗敢也。然則令於天下而行。禁焉而止者。心也。故曰。心者。身之君也。天子以天下受令於心。心不當則下禍。諸侯以國受令於心。心不當則國亡。匹夫以身受令於心。心不當則身爲戮矣。禍之始也易除。其除之。不可者避之。及其成也。欲除之不可。欲避之不可。治於神者。其事少而功多。

  干霄之木。始若蘖足。易去也。及其成達也。百人用斧斤。弗能偾也。熛火始起易息也。及其焚雲夢。孟諸。雖以天下之役。抒江漢之。弗能救也。夫禍之始也。猶熛火蘖足也。易止也。及其措於大事。雖孔子、墨翟之賢。弗能救也。屋焚而人救之。則知德之。年老者。使塗隙戒突。故終身無失火之患。而不知德也。入於囹圄。解於患難者。則三族德之。教之以仁義慈悌。則終身無患而莫之德。夫禍亦有突。賢者行天下而務塞之。則下無兵患矣。而莫之知德也。故曰。聖人治於神。愚人争於神也。

  天地之道。莫見其所以長物而物長。莫見其所以亡物而物亡。聖人之道亦然。其興福也。人莫之見而福興矣。其除禍也。人莫之知而禍除矣。故曰。神人益天下以財爲仁。勞天下以力爲義。分天下以生爲神。修先王之術。除禍難之本。使天下丈夫耕而食。婦人織而衣。皆得戴其首。父子相保。此其分萬物以生。盈下以財。不可勝計也。神也者。萬物之始。萬事之紀也。

  四 儀

  行有四儀。一曰志動不忘仁。二曰智用不忘義。三曰力事不忘忠。四曰口言不忘信。慎守四儀。以終其身。名功之從之也。猶形之有影。聲之有響也。是故志不忘仁則中能寬裕。智不忘義則行有文理。力不忘忠則動無廢功。口不忘信則言若符節。若中寬裕而行文理。動有功而言可信也。雖古之有厚功大名。見於四海之外。知萬世之後者。其行身也無以加於此矣。

  明 堂

  夫高顯尊貴。利天下之徑也。非仁者之所以輕也。何以知其然耶。日之能燭遠。勢高也。使日在井中。則不能燭十步矣。舜之方陶也。不能利其巷下。南面而君天下。蠻夷戎狄。皆被其福。目在足下。則不可以視矣。天高明。然後能燭臨萬物。地廣大。然後能載任群體。其本不美。則其枝葉莖心不得美矣。此古今之大徑也。是故聖王謹修其身以君天下。則道至焉。地道稽焉。萬物度焉。

  古者。明王之求賢也。不避遠近。不論貴賤。卑爵以下賢。輕身以先士。故堯從舜於畎畝之中。北面而见之。不争禮貌。此先王之所以能正天地。利萬物之故也。今諸侯之君。廣其土地之富。而奮其兵革之强。以驕士。士亦務其德行。美其道術。以輕上。此仁者之所非也。曾子曰。取人者必畏。與人者必驕。今説者懷畏而聽者懷驕。以此行義。不亦難乎。非求賢務士而能致大名于下者。未之嘗聞也。

  夫士不可妄致也。覆巢破卵。則鳳皇不至焉。刳胎焚夭。則骐麟不往焉。竭澤漉魚。則神龍不下焉。夫禽獸之愚。而不可妄致也。而况於火食之民乎。是故曰。待士不敬。舉士不信。則善士不往焉。聽言耳目不瞿。視聽不深。則善言不往焉。孔子曰。大哉河海乎。下之也。夫河下天下之川。故廣。人下天下之士。故大。故曰。下士者得賢。下敵者得友。下衆者得譽。故度於往古。觀於先王。非求賢務士而能立功於下。成名於後世者。未之嘗有也。夫求士不遵其道而能致士者。未之嘗見也。然則先王之道可知已。務行之而已矣。

  分

  地生萬物。聖人裁之。裁物以制分。便事以立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