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21-24 後漢書(一)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後漢書(一)

  群書治要卷二十一

  本 紀

  世祖光武皇帝諱秀字文叔。南陽人。高祖九世孫也。更始元年。遣世祖行大司馬事。北渡河。鎮慰州郡。進至邯鄲。故趙繆王子林以卜者王郎爲子。都邯鄲。二年。進圍邯鄲。拔其城。誅王郎。收文書。得吏民與郎交關謗毁者數千章。世祖爲不省。會諸將燒之。曰。令反側子自安。

  更始立世祖爲蕭王。世祖擊銅馬。高湖。重連。悉破降之。封其渠帥爲列侯。降者猶不自安。世祖敕令各歸營勒兵。乃自乘輕騎案行部陳。降者更相語曰。蕭王推赤心置人腹中。安得不投死乎。由是皆

  即皇帝位。封功臣皆爲列侯。大國四縣。餘各有差。博士丁恭等議曰。古帝王封諸侯不過百里。强幹弱枝。所以爲治也。今封諸將四縣。不合法制。帝曰。古之亡國者皆以無道。未嘗聞封功臣地多而滅亡者也。乃遣謁者即授印綬。

  建武十三年。詔曰。往年已敕郡國。异味不得有所獻御。今猶未止。非徒有豫養導擇之勞。至乃煩擾道上。疲費過所。其令大官勿復受。明敕宣下。若遠方口實可以薦宗廟。自如舊制。時兵革既息。下少事。文書調役。務從簡寡。至乃十存一焉。

  十七年。幸章陵。修園廟祠舊宅觀田廬。置酒樂賞賜焉。時宗室諸母因酣悦相與語曰。文叔少時謹信。與人不款曲。唯直柔耳。今乃能如此。帝聞之。大笑曰。吾治下亦欲以柔道行之。

  二十一年。鄯善王、車師王等十六國遣子入侍。願請都護。帝以中國初定。未遑外事。乃還其侍子。厚加賞賜。

  中元二年。帝崩。遺詔曰。朕無益百姓。皆如孝文皇帝制度。務從約省。初。帝在兵間久。厭武事。且知下疲耗。思樂息肩。自隴、蜀平后。非儆急未嘗復言軍旅。皇太子嘗問攻戰之事。帝曰。昔衞靈公問陳。孔子不對。此非爾所及也。每旦視朝。日晏乃罷。數引公卿郎將講經論治。夜分乃寐。皇太子見帝勤勞不怠。承間諫曰。陛下有禹、湯之明。而失黄、老養生之福。願頤養精神。優游自寧。帝曰。我自樂此。不爲疲也。雖身濟大業。兢兢如不及。故能明慎政體。總攬權綱。量時度力。舉無過事。退功臣而進文吏。戢弓矢而散馬牛。雖道未方古,斯亦止戈之武焉。

  孝明皇帝諱莊。世祖第四子也。永平二年春。宗祀光武皇帝於明堂。禮畢。登靈臺。詔曰。朕以暗陋奉承大業。親執珪璧。恭祀天地。仰惟先帝受命中興。撥亂反正。以寧天下。封泰山。建明堂。立辟雍。起靈臺。恢弘大道。被之八極。而胤子無成、康之質。群臣無吕、旦之謀。盥洗進爵。踧踖惟慚。其令天下自殊死以下。謀反大逆。皆赦除之。冬。幸辟雍。初行養老禮。詔曰。三老李躬。年耆學明。五更桓榮。授朕尚書。詩曰。無德不報。其賜榮爵關内侯。食邑五千户。三老五更。皆以二千石禄養終厥身。其賜下三老酒人一石。肉四十斤。有司其存耆耋。恤幼孤。惠鰥寡。稱朕意焉。

  六年。詔曰。先帝詔書禁民上事言聖。而間者章奏頗多浮辭。自今若有過稱虚譽。尚書皆宜抑而勿省。示不爲諂子嗤也。

  八年。日有蝕之。詔曰。朕以無德。奉承大業。而下貽民怨。上動三光。日蝕之變。其灾尤大。永思厥咎。在予一人。群司勉修職事。極言無諱。於是在位者皆上封事各陳得失。帝覽章。深自引咎。乃以所上班示百官。詔曰。群寮所言。皆朕之過。人寃不能理。吏黠不能禁。而輕用民力。繕治室宇。出入無節。喜怒過差。永覽前戒。竦然兢懼。徒恐薄德。久而致怠耳。

  十二年。詔曰.昔曾閔奉親。竭歡致養;仲尼葬子。有棺無槨。喪貴致哀。禮存寧儉。今百姓送終之制。競爲奢靡。生者無擔石。而財力盡於墳土。伏臘無糟糠。而牲牢兼於一奠。糜破積世之業。以供終朝之費。子孫飢寒。終命於此。豈祖考之意哉.又車過制。恣極耳目。田荒不耕。浮食者衆。有司其申明科禁宜於今者。宣下郡國。

  十八年。帝崩。遺詔。無起寢廟。藏主於光烈皇后更衣别室。帝遵奉建武制度。事無違者。后宫之家。不得封侯與政。館陶公主爲子求郎。不許。而賜錢千萬。謂群臣曰。郎官上應列宿。出宰百里。有有苟。非其人。則民受其殃。是以難之。故吏稱其官。民安其業。遠近肅。户口滋殖焉。

  論曰。明帝善刑理。法令分明。日晏坐朝。幽枉必達。外内無幸曲之私。在上無矜大之色。斷獄得情。號居前世十二。故后之言事者。莫不先建武、永平之政。

  孝章皇帝諱炟。明帝第五子也。少寬容好儒術。顯宗器重之。建初元年。詔曰。朕以無德。奉承大業。夙夜慄慄。不敢荒寧。而灾异仍見。與政相應。朕既不明。涉道日寡。又選舉乖實。吏傷民。官職耗亂。刑罰不中。可不憂與。昔仲弓、季氏之家臣。子游、武城之小宰。孔子猶誨以賢才。問以得人。明政之小大。以人爲本。鄕舉里選。必累功勞。今刺史守相。不明真僞。茂才孝廉。歲以百數。既非能顯。而當授之政事。甚無謂也。每尋前世舉人貢士。或起甽畝。不繫閥閲。敷奏以言。則文章可採。明試以功。則治有异迹。文質斌斌。朕甚嘉之。其令太傅、三公、中二千石、二千石、郡國守相。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之士各一人。

  四年。詔於是下太常、將、大夫、博士、議郞、郎官及諸生、諸儒會白虎觀。講議五經同异。帝親稱制臨决焉。七年。詔曰。車駕行秋稼。觀收穫。因涉郡界。皆精騎輕行。無他輜重。不得輒修道橋。遠離城郭。遣吏逢迎。刺探起居。出入前后。以爲煩擾也。動務省約。但患不能脱粟瓢飲耳。所過欲令貧弱有利。無違詔書。

  元和二年。詔曰。令云。民有産子者。復勿算三歲。今諸懷妊者。賜胎養谷人三斛。復其夫勿算一歲。著以爲令。又詔曰。方春生養。萬物莩甲。宜助萌陽。以育時物。其令有司罪非殊死且勿案驗。及吏民條書相吿不得聽受。冀以息事寧民。敬奉氣。立秋如故。夫吏矯飾外貌。似是而非。揆之人事則悦耳。論之陰陽則傷化。朕甚饜之。甚苦之。安静之吏。悃愊無華。日計不足。月計有餘。如襄城令劉方。吏民同聲謂之不煩。雖未有他异。斯亦殆近之矣。間敕二千石各尚寬明。而今富奸行賂於下。貪吏枉法於上。使有罪不論而無過被刑。甚大逆也。夫以苛爲察。以刻爲明。以輕爲德。以重爲威。四者或興。則下有怨心。吾詔書數下。冠蓋接道。而吏不加治。民或失職。其咎安在。勉思舊令。稱朕意焉。又詔曰。律。十二月立春。不以報囚。月令。冬至之后。有順陽助生之文。而無鞫獄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