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五)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群書治要卷十七

  漢 書 (五)

  張釋之字季。南陽人也。以資爲郎。事文帝。十年不得調。欲免歸。中郎將爰盎知其賢。惜其去。乃請徙釋之補謁者。釋之既朝畢。因前言便宜事。文帝稱善。拜釋之爲謁者僕射。從行。上登虎圈。問上林尉禽獸簿。十餘問。尉左右視。盡不能對。虎圈嗇夫從旁代尉對上所問禽獸簿甚悉。欲以觀其能。口對響應無窮者。文帝曰。吏不當如此邪。詔拜嗇夫爲上林令。釋之前曰。陛下以絳侯周勃何人也。上曰。長者。又復問東陽侯張相如何人也。上復曰。長者。釋之曰。夫絳侯。東陽侯稱爲長者。此兩人言事。曾不能出口。豈效嗇夫喋喋利口捷給哉。且秦以任刀筆之吏。争以亟疾苛察相高。其弊徒文具。無惻隱之實。以故不聞其過。陵夷至於二世。天下土崩。今陛下以嗇夫口辯而超遷之。臣恐下隨風靡。争口辯。無其實。且下之化上。疾於景響。舉措不可不察也。文帝曰。善。迺止。

  從行至霸陵。上顧謂群臣曰。嗟乎。以北山石爲椁。用紵絮斫陳漆其間。豈可動哉。左右皆曰。善。釋之前曰。使其中有可欲。雖錮南山猶有隙。使其中無可欲。雖無石椁。又何戚焉。文帝稱善。其後拜釋之爲廷尉。頃之。上行出中渭橋。橋在兩岸之中也。有一人從橋下走。乘輿馬驚。於是使騎捕屬廷尉。釋之奏當此人犯蹕。蹕。止行人。當罰金。上怒曰。此人親驚吾馬。馬賴和柔。令他馬。固不敗傷我乎。而廷尉迺當之罰金。釋之曰。法者。天子所與天下公共也。今法如是。更重之。是法不信於民也。且方其時。上使使誅之則已。今已下廷尉。廷尉。天下之平也。壹傾。下用法皆爲之輕重。民安所措其手足。唯陛下察之。良久。曰。廷尉當是也。

  其後人有盗高廟坐前玉環。得。文帝怒。下廷尉治。奏當弃市。上大怒曰。人無道。迺盗先帝器。吾屬廷尉者。欲致之族。而君以法奏之。非吾所以共承宗廟意也。釋之曰。法如是足矣。且罪等。俱死罪也。盗玉環。不若盗長陵土之逆也。然以逆順爲基。今盗宗廟器而族之。假令愚民取長陵一抔土。不欲指言。故以取土喻也。陛下且何以加其法乎。乃許廷尉當。

  馮唐。趙人也。以孝著爲郎中署長。事文帝。帝輦過問唐曰。父老何自爲郎。家安在。具以實言。曰。吾居代時。吾尚食監高祛數爲我言趙將李齊之賢。戰於巨鹿下。吾每飲食。意未嘗不在巨鹿也。每食念監所説李齊在巨鹿時也。父老知之乎。唐對曰。齊尚不如廉頗。李牧。上曰。嗟乎。吾獨不得廉頗。李牧時(無時字)爲將。豈憂匈奴哉。唐曰。陛下雖有頗。牧。不能用也。上怒。起入禁中。

  良久。召唐復問曰。公何以言吾不能用頗。牧也。對曰。臣聞上古王者遣將也。跪而推轂。曰。闑以内。寡人制之。闑以外。將軍制之。門中橛爲闑也。軍功爵賞。皆决於外。歸而奏之。此非空言也。李牧之爲趙將居邊。軍市之租。皆自用饗士。賞賜决於外。不從中覆也。委任而責成功。故李牧乃得盡其知能。是以北逐單于。破東胡。滅澹林。胡名也。西抑强秦。南支韓魏。今臣竊聞魏尚爲雲中守。軍市租盡以給士卒。出私養錢。五日壹殺牛。以饗賓客軍吏舍人。是以匈奴遠避。不近雲中之塞。虜嘗壹入。尚帥車騎擊之。所殺甚衆。上功莫府。一言不相應。文吏以法繩之。其賞不行。愚以爲陛下法太明。賞太輕。罰太重。且魏尚坐上功首虜差六級。陛下下之吏。削其爵。罰之。由此言之。陛下雖得頗。牧。不能用也。臣誠愚。觸忌諱。死罪。文帝悦。是日令唐持節赦魏尚。復以爲雲中守。而拜唐爲車騎都尉。

  荀悦紀論曰。以孝文之明。本朝之治。百寮之賢。而賈誼見排逐。張釋之十年不見省。馮唐皓首屈於郎署。豈不惜哉。夫絳侯之忠。功存社稷。而由見疑。不亦痛乎。夫知賢之難。用人之不易。忠臣自固之難。在明世且由若茲。而况亂君暗主者乎。然則屈原赴於汨。子胥鴟夷於江。安足恨哉。周勃質樸忠誠。高祖知之。以爲安劉氏者勃也。既定漢室。建立明主。眷眷之心。豈有已哉。狼狽失據。塊然囚執。俯首拊襟。屈於獄吏。可不愍哉。夫忠臣之於其主。由孝子之於其親也。盡心焉。盡力焉。進而喜。非貪位也。退而憂。非懷寵也。忠結於心。戀慕不止。進得及時。樂行其道也。故仲尼去魯。遲遲吾行也。孟軻去齊。三宿而後出。蓋彼誠仁聖之心也。夫賈誼過湘。吊屈原。惻愴慟懷。豈徒忿怨而已哉。與夫苟患失之者异類殊意矣。及其傅梁王。哭泣而從之死。豈可謂非至忠乎。然而人主不察。豈不哀哉。及釋之屈而思歸。馮唐困而後達。又可悼也。此忠臣所以泣血。賢哲所以傷心也。

  汲黯字長孺。濮陽人也。爲人正直。以嚴見憚。武帝召爲中大夫。以數切諫不得久留内。遷爲東海太守。黯學黄老言。治民好清静。責大指而不細苛。黯多病。臥閣(閣閣)内不出。歲餘。東海大治。召爲主爵都尉。治務在無爲而已。引大體不拘文法。上曰。汲黯何如人也。嚴助曰。使黯任職居官。亡以瘉人。然至其輔少主。雖自謂賁。育。弗能奪也。上曰。然。古有社稷之臣。至如汲黯近之矣。

  大將軍青侍中。上踞廁視之。廁謂床邊。踞床視之。丞相弘宴見。上或時不冠。至如見黯。不冠不見也。嘗坐武帳。黯前奏事。上不冠。望見黯。避帳中。使人可其奏。其見敬禮如此。張湯以更定律令爲廷尉。黯質責湯於上前曰。公爲正卿。上不能褒先帝之功業。下不能化天下之邪心。安國富民。使囹圄空虚。何空取高皇帝約束紛更之爲。紛。亂也。而公以此無種矣。黯時與湯論議。湯辯常在文深小苛。黯憤發罵曰。天下謂刀筆吏不可以爲公卿。果然。必湯也。令下重足而立。側目而視矣。

  賈山。潁川人也。孝文時。言治亂之道。借秦爲諭。名曰至言。其辭曰。夫布衣韋帶之士。修身於内。成名於外。而使後世不絶息。至秦則不然。貴爲天子。富有天下。賦斂重數。赭衣半道。群盗滿山。使天下之人。戴目而視。傾耳而聽。一夫大呼。天下響應。秦非徒如此也。又起咸陽而西至雍。離宫三百。鐘鼓帷帳。不移而具。又爲阿房之殿。殿高數十仞。東西五里。南北千步。從車羅騎。四馬騖馳。旌旗不撓。爲宫室之麗至於此。使其後世曾不得聚廬而托處焉。爲馳道於下。東窮燕齊。南極吴楚。道廣五十步。厚築其外。隱以金椎。壁如甬道。隱。築也。以鐵椎築之也。樹以青松。爲馳道之麗至於此。使其後世曾不得邪徑而托足焉。死葬乎驪山。吏徒數十萬人。曠日十年。下徹三泉。冶銅錮其内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