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三)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群书治要卷十五

  漢 書(三)

  傳

  韓信。淮陰人也。家貧無行。不得推擇爲吏。常從人寄食。從項羽爲郞中。數以策干項羽。弗用。亡楚歸漢。上未奇之也。數與蕭何語。何奇之。至南鄭。諸將亡者十數人。信度何已數言。上不我用。即亡。何聞信亡。不及以聞。自追之。人有言上曰。丞相何亡。上怒。如失左右手。

  居一二日。何來謁。上且怒且喜。罵何曰。若亡。何也。曰。臣非敢亡。追亡者耳。上曰。所追誰。曰。韓信。上復罵曰。諸將亡者以十數。公無所追。追信。詐也。何曰。諸將易得。至如信。國士無雙。王必欲長王漢中。無所事信。必欲争下。非信無可與計事者。王曰。吾亦欲東耳。何曰。王必東。能用信。信即留。不能用信。信終亡耳。王曰。吾以爲將。何曰。雖爲將。信不留。王曰。以爲大將。何曰。幸甚。必欲拜之。擇日齋戒。設壇場。具禮乃可。王許之。諸將皆喜。人人各以爲得大將。至拜。乃韓信也。一軍皆驚。

  信已拜。上坐。王曰。丞相數言將軍。將軍何以教寡人計策。信因問王曰。今東向争下。豈非項王耶。曰。然。大王自料勇悍。仁。强。孰與項王。漢王曰。弗如也。信曰。唯信亦以爲大王弗如也。然臣嘗事項王。請言項王爲人也。項王意烏猝嗟。千人皆廢。言羽一嗟。千人皆廢不收也。然不能任屬賢將。此特匹夫之勇也。項王見人恭謹。言語姁姁。人有疾病。涕泣分食飲。至使人有功當封爵。刻印刓。忍不能與。此所謂婦人之仁也。又背義帝約而以親愛王。諸侯不平。所過無不殘滅。多怨百姓。百姓不附。特劫於威。强耳。名雖爲霸。實失下心。故曰其强易弱。

  今大王誠能反其道。任天下武勇。何不誅。以下城邑封功臣。何不。以義兵從思東歸之士。何不散。且大王之入武關。秋豪無所害。除秦苛法。秦民無不欲得大王。今失職之蜀。民無不恨者。今王舉而東。三秦可傳檄而定也。於是漢王大喜。自以爲得信晚。

  漢王以信爲左丞相。擊魏。信問酈生。魏得無用周叔爲大將乎。曰。柏直也。信曰。竪子耳。遂進擊魏。虜豹。定河東。使人請漢王。願益兵三萬人。臣請以北舉燕。趙。東擊齊。南絶楚之糧道。西與大王會於榮陽。漢王與兵三萬人。進破代。禽夏説。以兵數萬。欲東下井陘擊趙。

  趙王。成安君陳餘聚兵井陘口。廣武君李左車説成安君曰。聞漢將韓信。涉西河。虜魏王。禽夏説。議欲以下趙。此乘勝而去國遠鬥。其鋒不可當。臣聞千里餽糧。士有飢色。樵蘇後爨。樵。取薪也。蘇。取草也。師不宿飽。今井陘之道。車不得方軌。騎不得成列。行數百里。其勢糧食必在後。願足下假臣奇兵三萬人。從間路絶其輜重。足下深溝高壘勿與戰。彼前不得鬥。退不得還。不至十日。兩將之頭。可致麾下。成安君不聽。信知其不用。大喜。乃引兵遂下井陘口。斬成安君泜。禽趙王歇。乃令軍毋斬廣武君。

  頃之。有縛而至麾下者。於是問廣武君。僕欲北攻燕。東伐齊。何若有功。廣武君辭曰。臣聞之。亡國之大夫。不可以圖存。敗軍之將。不可以語勇。若臣者。何足以權大事乎。信曰。僕聞之。百里奚居虞而虞亡。之秦而秦伯。非愚於虞而智於秦也。用與不用。聽與不聽耳。使成安君聽子計。僕亦禽矣。僕委心歸計。願子勿辭。

  廣武君曰。臣聞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亦有一得。故曰。狂夫之言。聖人擇焉。顧恐臣計未足用。願效愚忠。故成安君有百戰百勝之計。一日而失之。軍敗鄗下。今高邑是也。身死泜上。今足下虜魏王。禽夏説。不旬朝。破趙二十萬衆。誅成安君。名聞海内。威震諸侯。衆庶莫不傾耳以待命者。然而衆勞卒疲。其實難用也。今足下舉勌敝之兵。頓之燕堅城之下。情見力屈。欲戰不拔。曠日持久。糧食單竭。若燕不破。齊必拒境而自强。二國相持。則劉項之權。未有所分也。

  當今之計。不如按甲休兵。饗士大夫。北首燕路。然後發一乘之使。奉咫尺之書以使燕。燕必不敢不聽。從燕而東臨齊。雖有智者。亦不知爲齊計矣。如是。則下事可圖也。兵固有先聲後實者。此之謂也。信曰。善。於是發使燕。燕從風而靡。遂度河。襲歷下軍。破龍且。

  楚已亡龍且。項王恐。使武涉往信。信謝曰。臣得事項王數年。官不過郞中。位不過執戟。言不聽。畫策不用。故背楚歸漢。漢王授我上將軍印。數萬之衆。解衣衣我。推食食我。言聽計用。吾得至於此。人深親信我。背之不祥。武涉已去。蒯通知天下權在於信。深説以三分下之計。信不忍背漢。又自以功大。漢不奪我(舊無我字。補之)齊。遂不聽。項羽死。徙信爲楚王。信初之國。陳兵出入。有變吿信欲反。上僞游於雲夢。信謁於陳。高祖令武士縛信。載後車。信曰。果若人言。狡兔死。良狗烹。上曰。人告公反。遂械信。至雒陽。赦以爲淮陰侯。信知漢王畏惡其能。稱疾不朝。

  黥布。六人也。漢封爲淮南王。十一年。高后誅韓信。布心恐憂。復誅彭越。盛其醢。以遍賜諸侯王。布見醢大恐。遂聚兵反。書聞。上召諸將問。布反。爲之奈何。皆曰。發兵坑竪子耳。何能爲。汝陰侯滕公。以問其客薛公。薛公曰。是固當反。滕公曰。上裂地而封之。疏爵而貴之。疏。分也。南面而立。萬乘之主。其反何也。薛公曰。前年殺彭越。往年殺韓信。三人皆同功一體之人也。自疑禍及身。故反耳。

  楚元王交。高祖少弟也。玄孫向。字子政。本名更生。爲諫大夫。向見光禄勛周堪。光禄大夫張猛二人給事中。大見信。弘恭。石顯憚之。數譖毁焉。向上封事曰。臣前幸得以骨肉備九卿。奉法不謹。乃復蒙恩。竊見灾异并起。地失常。徵表爲國。欲終不言。念忠臣雖在畎畝。猶不忘君。况重以骨肉之親。又加以舊恩乎。

  臣聞舜命九官。禹作司空。弃后稷。契司徒。咎繇士。垂共工。益朕虞。伯夷秩宗。夔典樂。龍納言。凡九官也。濟濟相讓。和之至也。衆賢和於朝。則萬物和於野。故四海之内。靡不和寧。及至周文開基西郊。雜遝衆賢。罔不肅和。崇推讓之風。以銷分争之訟。武王。周公繼政。朝臣和於内。萬國歡於外。故盡得其歡心。以事其先祖。下至幽。厲之際。朝廷不和。轉相非怨。君子獨守正勉强。以從王事。則反見憎毒讒訴。故其詩曰。密勿從事。不敢吿勞。無罪無辜。讒口嗸嗸。當是之時。變見於上。地變動於下。泉沸騰。山谷易處。

  由此觀之。和氣致祥。乖氣致异。祥多者其國安。异衆者其國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