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21-24 後漢書(四)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後漢書(四)

  群書治要卷二十四

  傳

  延篤字叔堅。南陽人也。爲京兆尹時。皇子有疾。下郡縣出珍藥。而大將軍梁冀遣客齎書詣京兆。并貨牛黄。篤發書收客。曰。大將軍椒房外家。而皇子有疾。必應陳進醫方。豈當使客千里求利乎。遂殺之。冀慚而不得言。有司承旨欲求其事。篤以疾免歸也。

  史弼字公謙。陳留人也。爲北軍中候。是時桓帝弟勃海王悝素行險辟。僭傲多不法。弼懼其驕悖爲亂。乃上封事曰。臣聞帝王之於親戚。愛雖隆必示之以威。體雖貴必禁之以度。如是和睦之道興。骨肉之恩遂。昔周襄王恣甘昭公。孝景皇帝驕梁孝王。二弟階寵。終用勃慢。卒周有播蕩之禍。漢有爰盎之變。竊聞勃海王悝憑至親之屬。恃偏私之愛。失奉上之節。有僭慢之心。外聚剽輕不逞之徒。内荒酒樂。出入無常。所與群居。皆有口無行。或家之弃子。或朝之斥臣。必有羊勝。伍被之變。州司不敢彈糾。傅相不能匡輔。陛下隆於友于。不忍遏絶。恐遂滋蔓。爲害彌大。

  乞露臣奏宣示百僚。詔公卿平處其法。法决罪定。乃下不忍之詔。如是則聖朝無傷親之譏。勃海有享國之慶。不然。懼大獄將興。使者相望於路矣。不勝憤懣。謹冒死以聞。帝以至親。不忍下其事。後悝竟坐逆謀貶爲癭陶王。

  弼遷河東太守。當舉孝廉。弼知多權貴請托。乃豫敕斷絶書屬。中常侍侯覽果遣諸生齎書請之。并求假鹽税。積日不得通。生乃説以他事謁弼而因達覽書。弼大怒曰。太守忝荷重任。當選士報國。爾何人而詐僞無狀。命左右引出。楚捶數百。即日考殺之。侯覽大怨。遂詐飛章下司隸。誣弼誹謗。檻車徵下廷尉詔獄。得减死罪一等。

  陳蕃字仲舉。汝南人也。爲太尉(舊無爲太尉三字。補之)時。小黄門趙津。南陽大猾張泛等奉事中官。乘勢犯法。二郡太守劉瓆。成瑨考案其罪。雖經赦令。而并竟考殺之。宦官怨恚。有司承旨。遂奏瓆。瑨罪當弃市。又山陽太守翟超没入中常侍侯覽財産。東海相黄浮誅殺下邳令徐宣。超。浮并坐髠鉗輸左校。蕃與司徒劉矩。司空劉茂共諫請瓆等。帝不悦。有司劾奏之。矩。茂不敢復言。

  蕃乃獨上疏曰。臣聞齊桓修霸。務爲内政。今寇賊在外。四支之疾。内政不理。心腹之患。臣寢不能寐。食不能飽。實憂左右日親。忠言以疏。内患漸積。外難方深。陛下超從列侯。繼承天位。小家畜産。百萬之資。子孫尚耻失其先業。况乃産兼天下。受之先帝。而欲懈怠以自輕忽乎。誠不愛己。不當念先帝得之勤苦邪。前梁氏五侯。毒遍海内。天啓聖意。收而戮之。下之議。冀當小平。

  明鑒未遠。覆車如昨。而近習之權。復相扇結。小黄門趙津。大猾張泛等。肆行貪虐。奸媚左右。前太原太守劉瓆。南陽太守成瑨。糾而戮之。雖言赦後不當誅殺。原其誠心。在乎去惡。而小人道長。熒惑聖聽。遂使天威爲之發怒。如加刑讁。已爲過甚。况乃重罰。令伏歐刃乎。又前山陽太守翟超。東海相黄浮。奉公不撓。疾惡如讎。超没侯覽財物。浮誅徐宣之罪。并蒙刑坐。不逢赦恕。覽之縱横。没財已幸。宣犯舋過。死有餘辜。昔丞相申屠嘉召責鄧通。洛陽令董宣折辱公主。而文帝從而請之。世祖加以重賞。未聞二臣有專命之誅。而今左右群竪。惡傷黨類。妄相交構。致此刑譴。聞臣是言。當復啼訴。陛下深宜割塞近習豫政之源。引納尚書朝省之事。簡練清高。斥黜佞邪。如是。和於上。地洽於下。休禎符瑞。豈遠乎哉。陛下雖厭毒臣言。人主有自勉强。敢以死陳。

  帝得奏愈怒。竟無所納。朝廷衆庶。莫不怨之。宦官由此疾蕃彌甚。李膺等以黨事下獄考實。蕃因上疏諫曰。臣聞賢明之君。委心輔佐。亡國之主。諱聞直辭。故湯。武雖聖。而興於伊。吕。桀。紂迷惑。亡在失人。由此言之。君爲元首。臣爲股肱。同體相須。共成美惡者也。伏見前司隸校尉李膺。大僕杜密。大尉掾范滂等。正身無玷。死心社稷。以忠忤旨。横加考案。或禁錮閉隔。或死徙非所。杜塞下之口。聾盲一代之人。與秦焚書坑儒。何以爲异。昔武王克殷。表閭封墓。今陛下臨政。先誅忠賢。遇善何薄。待惡何優。夫讒人似實。巧言如簧。使聽之者惑。視之者昏。夫吉凶之效。在乎識善。成敗之機。在於察言。

  人君者攝天地之政。秉四海之維。舉動不可以違聖法。進退不可以離道規。謬言出口。則亂及八方。何况髠無罪於獄。殺無辜於市乎。又青徐炎旱。五榖損傷。人物流遷。茹菽不足。而宫女積於房掖。國用盡於羅紈。外戚私門。貪財受賂。所謂禄去公室。政在大夫。昔春秋之末。周德衰微。數十年間。無復灾眚者。天所弃也。之於漢。悢悢無已。故慇勤示變。以悟陛下。除妖去孽。實在修德。臣位列台司。憂責深重。不敢尸禄惜生。坐觀成敗。如蒙採録。使身首分裂。异門而出。所不恨也。帝諱其言切。托以蕃辟召非其人。遂策免之。

  靈帝即位。竇太后臨期。以蕃爲太傅。録尚書事(舊無以蕃至書事九字。補之)蕃與後父大將軍竇武同心盡力。徵用名賢。共參政事。下之士。莫不延頸。想望太平。而帝乳母趙嬈旦夕在太后側。中常侍曹節。王甫等與共交構。諂事太后。太后信之。數出詔命。有所封拜。及其支類。多行貪虐。蕃常疾之。志誅中官。會竇武亦有謀。

  蕃乃先上疏曰。臣聞言不直而行不正。則爲欺乎天而負乎人。危言極意。則群凶側目。禍不旋踵。鈞此二者。臣寧得禍。不敢欺天也。今京師囂囂。道路諠嘩。言侯覽。曹節等與趙夫人諸女尚書。并亂天下。附從者升進。忤逆者中傷。方今一朝群臣。如河中木耳。泛泛東西。耽禄畏害。陛下前始攝位。順天行誅。蘇康。管霸。并伏其辜。是時地清明。人鬼歡喜。奈何數月。復縱左右。元惡大奸。莫此之甚。今不急誅。必生變亂。傾危社稷。其禍難量。太后不納。蕃因與竇武謀之。及事泄。曹節等矯詔誅武等。遂令收蕃。即日害之。

  論曰。桓。靈之代。若陳蕃之徒。鹹能樹立風聲。抗論惽俗。而驅馳嶮阬(阬厄)之中。與刑人腐夫。同朝争衡。終取滅亡之禍者。彼非不能潔情志。違埃霧也。湣夫世士以離爲高。而人倫莫能相恤也。以遁世爲非義。故屢退而不去。以仁心爲己任。雖道遠而彌厲。及遭值際會。協策竇武。自謂萬世一遇也。懍懍乎。伊。望之業矣。功雖不終。然其信義足以攜持世心。漢代亂而不亡。百餘年間。數公之力也。

  武字游平。扶風人。拜城門校尉。清身疾惡。時國政多失。内官專寵。李膺。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