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29-30 晋書(一)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晋 書 ( 上 )

  群書治要卷二十九

  紀

  武皇帝諱炎。字安世。文帝太子也。泰始五年。廷尉上西平民麴路伐登聞鼓。言多妖妄譭謗。帝詔曰。狂狷怨誹。亦朕之愆。勿罪也。孫盛陽秋云。泰始八年。帝問右將軍皇甫陶論事。陶固執所論。與帝争言。散騎常侍鄭徽表求治罪。詔曰。讜言謇諤。直意盡辭。所望於左右也。人主常以阿媚爲患。豈以争臣爲損乎。陶所執不愆此義。而徽越職奏之。豈朕意乎。乃免徽官也。

  咸寧四年。大醫司馬程據獻雉頭裘。詔曰。异奇技。典制所禁也。其于殿前燒裘。甲申。敕内外敢有犯者。依禮治罪。太康元年。吴主孫晧降。有司奏晋德隆茂。光被四表。吴會既平。六合爲一。宜勒封東岳。以彰聖德。帝曰。此盛德之事。所未議也。群臣固請。弗聽。

  于寶紀云。太康五年。侍御史郭欽上書曰。戎狄强横。自古爲患。魏初民寡。西北諸邊郡。皆爲戎居。今雖伏從。若百年之後。有風塵之警。胡騎自平陽上黨。不三日而至孟津。北地。西河失土。馮翊。太原。安定裁居數縣。其餘及上郡盡爲狄庭。連接畿甸。宜及平吴之威。出北地。西河。安定。復上郡。實馮翊。平陽。北統河(今書北統河已北二字)諸縣。募取死罪。徙三河三魏見士四萬家以充之。使裔不亂華。漸徙平陽。弘農。魏郡。京兆。上黨。太原雜胡。出於其表。峻四夷出入之防。明先王荒之制。萬世之長策也。弗納。荀綽略記云。世祖自平吴之後。下無事。不能復孜孜於事物。始寵用后黨。由此祖禰。采擇嬪媛。不拘拘華門。父兄以之罪亹。非正形之謂。扃禁以之攢聚。實耽穢之甚。昔武王伐紂。歸傾宫之女。助紂爲虐。而世祖平晧。納吴姬五千。是同晧之弊也。

  惠皇帝諱衷。字正度。武帝太子也。永平元年。遷皇太后於永寧宫。賈后諷群臣奏廢皇太后爲庶人。居於金墉城。九年。賈后誣奏皇太子有悖書。帝幸式乾殿。召公卿百官皆入。詔賜太子死。以所謗悖書及詔文遍示諸王公。司空張華曰。此國之大禍。自漢氏以來。每廢黜正嫡。恒至喪亂。且晋有下日淺。願陛下詳之。尚書仆射裴頠曰。臣不識太子書。不審誰爲通表。誰發此者。爲是太子手書不。宜先檢校。而王公百官竟無言。免太子爲庶人。幽於金墉城。

  永康元年。前西夷校尉司馬閻纘輿棺詣闕上書曰。伏見赦文及牓下前太子遹手疏。以爲驚愕。自古已來。臣子悖逆。未有如此之甚者也。幸賴慈全其首領。臣伏念遹生於聖父而至此者。由於長養深宫。沉淪富貴。受饒先帝。父母驕之。每見選師傅。下至群吏。率取膏粱擊鐘鼎食之家。稀有寒門儒素。如衛綰。周文。石舊。疏廣者也。洗馬舍人。亦無汲黯。鄭莊之比。遂使不見事父事君之道。臣案古典。太子居以士禮。與國人齒。以此明先王欲令知先賤然後乃貴。自頃東宫亦微太盛。所以致敗也。非但東宫。歷觀諸王。師友文學。亦取豪族。爲能得者。率非龔遂。王陽。能以道訓友。無直亮三益之節。官以文學爲名。實不讀書。但共鮮衣怒馬。縱酒高會。嬉游博奕。豈有切磋。能相長益。臣常恐公族凌遲。以此嘆息。

  今遹可以爲戒。恐其被斥。弃逐遠郊。始當悔過。無所復及。昔戾太子無狀。稱兵拒命。而壺關三老上書。猶曰子弄父兵。罪應笞。漢武感悟。築思子之臺。今遹無狀。言語逆悖。受罪之日。不敢失道。猶爲輕於戾太子。尚可禁持檢著。目下重選師傅。爲置文學。皆選以學行自立者。及取勤更事。名行素聞者。使共與處。使嚴御史監護其家。絶貴戚子弟輕薄賓客。如此。左右前後。莫非正人。使共論議於前。但道古今孝子慈親。忠臣事君。及思愆改過之比。日聞善道。庶幾可全。

  昔太甲有罪。放之三年。思庸克復。爲殷明王。又魏明帝因母得罪。廢爲平原侯。爲置家臣。庶子文學。皆取正人。共相匡矯。事父以孝。事母以謹。聞於天下。於今稱之。李斯云。慈母多敗子。嚴家無格虜。由陛下驕遹使至於此。庶其受罪以來。足自思改。方今下多虞。四夷未寧。將伺國隙。儲副大事。不宜空虚。宜爲大計。少復停留。先加嚴誨。若不悛改。弃之未晚也。臣素寒門。不經東宫。情不私遹也。臣嘗備近職。情同閽寺。悾悾之誠。皆爲國事。臣以死獻忠。輒具棺絮。伏須刑誅。書御不從。遣前將軍司馬送太子幽於許昌宫。賈后使黄門孫慮賊太子於許昌。

  于寶紀云。史臣曰。世祖正位居體。重言慎法。仁以原下。寬而能斷。故民咏惟新。四海歡悦矣。聿修祖宗之志。獨納羊祜之策。役不二時。江湖(湖作湘)來同。夷吴。蜀之壘垣。通二方之險塞。掩唐。虞之舊城。(城域)班正朔於八荒。餘糧委畝。外關不閉。民相遇者如親。其匱乏者。取資於道路。故於時有下無窮人之言。雖太平未洽。亦足以明吏奉其法。民樂其生。百代之一時矣。武皇既崩。陵土未乾。而楊駿被誅。母后廢黜。朝士舊臣。夷滅者數十族。宗子無維城之助。而閼伯。實沈之隙歲構。師尹無具瞻之貴。而顛墜戮辱之禍日有。民不見德。唯亂是聞。内外混淆。名實反錯。國政迭移於亂人。禁兵外散於四方。方岳無鈞石之鎮。門關無結草之固。李辰。石冰傾之於荊。揚。劉淵。王彌撓之於青。冀。二十餘年。而河洛爲墟。戎羯稱制。二帝失尊。山陵無所。何哉。樹立失權。托付非才。四維不張。而苟且之政多也。

  夫作法於治。其弊猶亂。法於亂。誰能救之。于時天下非蹔弱也。軍旅非無素也。彼劉淵者。離石之將兵都尉。王彌者。青州之散吏也。蓋皆弓馬之士。驅走之人。凡庸之才。非有吴先主。諸葛孔明之能也。新起之寇。烏合之衆。非吴。蜀之敵也。脱耒爲兵。裂衣爲旗。非戰國之器也。自下逆上。非鄰國之勢也。然而成敗异效。擾天下如驅群羊。舉二都如拾遺。(遺下有芥字)將相侯王。連頸受戮。乞爲奴僕而猶不獲。后嬪妃主。虜辱於戎卒。豈不哀哉。夫下。大器也。群生。重畜也。愛惡相攻。利害相奪。其勢若積于防。燎火于原。未嘗蹔静也。器大者不可以小道治。勢重者不可以争競擾。古先哲王。知利百姓。是以感而應之。悦而歸之。如晨風之鬱北林。龍魚之趣淵澤也。然後設禮文以理之。斷刑罰以威之。謹好惡以示之。審禍福以喻之。求明察以官之。篤慈愛以固之。故皆樂其生而哀其死。悦其教而安其

  君子勤禮。小人盡力。廉耻篤於家閭。邪僻消於胸懷。故其民有見危以授命。而不求生以害義。又况奮臂大呼。聚之以干紀亂之事乎。基廣則難傾。根深則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