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25-26 魏志(一)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魏 志 (上)

  群書治要卷二十五

  紀

  太祖武皇帝。沛國人。姓曹諱操字孟德。建安四年。袁紹將攻許。公進軍黎陽。紹衆(舊無衆字。補之)大潰。公收紹書。中得許下及軍中人書。皆焚之。魏氏春秋曰。公云。當紹之强。孤猶不能自保。而况衆人乎。七年。令曰。吾起義兵爲下除暴亂。舊土人民。死喪略盡。國中終日行不見所識。使吾悽愴傷懷。其舉義兵已來將士絶無後者。求其親戚以後之。授土田。官給耕牛。置學師教之。爲存者立廟。使視(視祀)其先人。魂而有靈。吾百年之後何恨哉。

  十二年。令曰。吾起義兵誅暴亂。於今十九年。所征必克。豈吾功哉。乃賢士大夫之力也。下雖未悉定。吾當要與賢士大夫共定之。而專饗其勞。吾何以安焉。其促定功行封。於是大封功臣二十餘人皆爲列侯。其餘各以次受封。及復死事之孤。輕重各有差。十九年。安定大守毋丘興將之官。公戒之曰。羌胡欲與中國通。自當遣人來。慎勿遣人往也。善人難得。必將教羌胡妄有所請求。因欲以自利。不從。便爲失异意。從之。則無益事。興至。遣校尉范陵至羌中。陵果教羌使自請爲屬國都尉。公曰。吾預知當爾。非聖人也。但更事多耳。

  二十五年卒。魏書曰。大祖自統御海内。芟夷群醜。御軍三十餘年。手不舍書。晝則講軍策。夜則思經傳。雅性節儉。不好華容(本书容麗)。後宫衣不錦繡。侍御履不二采。帷帳屏風。壞則補綴。茵蓐取温。無有緣飾。攻城拔邑。得靡麗之物。則悉以賜有功。勛勞宜賞。不吝千金。無功望施。分毫不與。四方獻御。與群下共之也。

  文皇帝諱丕字子桓。武帝太子也。黄初二年。詔以議郎孔羨爲宗聖侯。奉孔子祀。令魯郡修起舊廟。置百户吏卒以守衞之。日有蝕之。有司奏免太尉。詔曰。灾异之。以譴元首。而歸過股肱。豈禹。湯罪己之義乎。其令百官各虔厥職。後有地之眚。勿復劾三公。

  三年。表首陽山東爲壽陵。作終制曰。禮國君即位爲椑。存不忌(忌忘)亡也。封樹之制。非上古也。吾無取焉。壽陵因山爲體。無爲封樹。無立寢殿。造園邑。通神道。夫葬者。藏也。欲人之不得見也。骨無痛痒之知。冢非棲神之宅。禮不墓祭。欲存亡之不黷也。爲棺槨足以朽骨。衣衾足以朽肉(肉上舊有骨字。删之)而已。故吾營此丘墟不食之地。欲使易代之後。不知其處。無施葦炭。無藏金銀銅鐵。一以瓦器。合古塗車芻靈之義。飯含無以珠玉。無施珠襦玉柙。諸愚所爲也。季孫以璵璠斂。孔子譬之暴骸中原。宋公厚葬。君子謂華元。樂吕(吕作莒)。不臣。漢文帝之不發霸陵。無求也。光武之掘原陵。封樹也。霸陵之完。功在釋之。原陵之掘。罪在明帝。是釋之忠以利君。明帝愛以害親也。忠臣孝子。宜思仲尼。丘明。釋之之言。鑒華元。樂吕(吕莒)。明帝之戒。存於所以安君定親。使魂靈萬載無危。斯則賢聖之忠孝矣。自古及今。未有不亡之國。是無不掘之墓。喪亂以來。漢氏諸陵。無不發掘。至乃燒取玉柙金縷。骸骨并盡。豈不重痛哉。其皇后及貴人以下。不隨王之國者。有終没皆葬澗西。魂而有靈。無不之也。一澗之間。不足爲遠。若違詔妄有所變改造施。吾爲戮死地下。死而重死。臣子爲蔑死君父。不忠不孝。其以此詔藏之宗廟。副在尚書秘書三府。

  五年。詔曰。先王制禮。所以昭孝事祖。大則郊社。其次宗廟三辰五行名山大川。非此族也。不在祀典。叔世衰亂。崇信巫史。至乃宫殿之内。户牖之間。無不沃酹。甚矣其惑也。自今其敢設非祀之祭。巫祝之言。皆以執左道論。

  明皇帝諱睿字元仲。文帝太子也。青龍元年。祀故大將軍夏侯惇等於太祖廟庭。魏書載詔曰。昔先王之禮於功臣。存則顯其爵禄。没則祭於大蒸。故漢氏功臣祠於廟庭。大魏元功之臣。功勛優著。終始休明者。其皆依禮祀之。於是以惇等配厚也(厚也饗之)。

  三年。魏略曰。是年起大極諸殿。築總章觀。又於芳林園中起陂池楫櫂越歌。又於列殿之北立八坊。諸才人以(以下舊有下字。删之)次序處其中。秩名擬百官之數。使博士馬均作轉百戲。魚龍蔓延備。如漢西京之制。築閶闔諸門。闕外罘罳。太子舍人張茂以吴。蜀數動。諸將出征。而帝盛興宫室。留意於翫飾。賜與無度。帑藏空竭。又録奪士女前已嫁爲吏民妻者。還以配士。既聽以生口自贖。又簡選其有姿色者(舊無其有姿色者五字。補之)内之掖庭。乃上書諫曰。臣伏見詔書諸士女嫁非士者。一切録奪。以配戰士。斯誠權時之宜。然非大化之善者也。臣請論之。陛下天之子。百姓吏民。亦陛下之子也。今奪彼以與此。亦無以异於奪兄之妻妻弟也。於父母之恩偏矣。又詔書聽得以生口代。故富者則傾家盡産。貧者舉假貸貰。貴買生口。以贖其妻。縣官以配士爲名。而實内之掖庭。其醜惡者。乃出與士。得婦者未必有歡心。而失妻者必有憂色。或窮或愁。皆不得志。夫君有天下。而不得萬姓之歡心者。尠不危殆。且軍師在外。數十萬人。一日之費。非徒千金。舉天下之賦以奉此役。猶將不給。况復有宫廷非員無録之女。椒房母后之家。賞賜横興。其費半軍。昔漢武帝好神仙。信方士。掘地爲爲海。封土爲山。賴此時天下爲一。莫敢與争者耳。自衰亂以來。四五十載。馬不舍鞍。士不釋甲。每一交戰。血流丹野。瘡痍號痛之聲。于今未已。猶强寇在疆。圖危魏室。陛下當兢兢業業。念崇節約。思所以安下者。而乃奢靡是務。中尚方純玩弄之物。炫耀後園。建承露之盤。斯誠快耳目之觀。然亦足以騁寇讎之心矣。惜乎。舍堯舜之節儉。而爲漢武之侈事。臣竊爲陛下不取也。願陛下霈然下詔。事無益而有損者。悉除去之。以所除無益之費。厚賜將士父母妻子之飢寒者。問民所疾。而除其所惡。實倉廩。繕甲兵。恪恭以臨下。如是。吴賊面縛。蜀虜輿櫬。不待誅而自。太平之路。可計日而待也。臣年五十。常恐至死無以報國。是以投軀没命冒昧以聞。唯陛下裁察。書通。上顧左右曰。張茂恃鄕里故也。以事付散騎而已。

  景初元年。魏略曰。是歲徙長安諸鐘簴駱駝銅人承露盤。盤折。銅人重不可致。留于霸城。大發銅鑄作銅人二。號曰翁仲。列坐於司馬門外。又鑄黄龍鳳皇各一。置内殿前。起土山於芳林園。使公卿群僚負土成山。樹松竹雜木善草於其上。捕山禽雜獸置其中。魏略載董尋上書曰。(魏略載董尋上書曰。舊作魏書諫曰。改之)臣聞古之直士。盡言於國。不避死亡。故周昌比高祖於桀。紂。劉輔譬趙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