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45 崔寔政論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群書治要卷四十五

  崔寔政論

  自堯舜之帝。湯武之王。皆賴明哲之佐。博物之臣。故皋陶陳謨而唐虞以興。伊箕訓而殷周用隆。及繼體之君。欲立中興之功者。曷嘗不賴功賢哲之謀乎。凡下之所以不治者。常由人主承平日久。漸弊而不寤。政浸衰而不改。習亂安危。逸(本傳逸忲)不自睹。或荒耽嗜欲。不恤萬機。或耳蔽箴誨。厭僞忽真。或猶豫岐路。莫適所從。或見信之佐。括囊守禄。或疏遠之臣。言以賤廢。是以王綱縱弛於上。智士鬱伊於下。悲夫。

  且守文之君。繼陵遲之緒。譬諸乘弊車矣。當求巧工使輯治之。折則接之。緩則契之。補琢换易。可復爲新。新不已。用之無窮。若遂不治。因而乘之。摧拉捌裂。亦無可奈何矣。若武丁之獲傅説。宣王之得申甫。是則其巧工也。今朝廷以聖哲之姿。龍飛天衢。大臣輔政。將成斷金。誠宜有以滿下望。稱兆民之心。年穀豐稔。風俗未乂。夫風者。國之脉診也。不和。誠未足爲休。書曰。雖休勿休。况不休而可休乎。且濟時救世之術。豈必體堯蹈舜。然後乃治哉。期於補綻决壞。枝拄邪傾。隨形裁割。取時君所能行。要厝斯世於安寧之域而已。故聖人執權。遭時定制。步驟之差。各有云施(施設)。不强人以不能。背所急而慕所聞也。

  昔孝武皇帝策書曰。三代不同法。所由殊路。而建德一也。蓋孔子對葉公以來遠。哀公以臨民。景公以節禮。非其不同。所急异務也。然疾(無然疾二字)人拘文牽古。不達權制。奇瑋所聞。簡忽所見。策不見珍。計不見信。夫人既不知善之爲善。又將不知不善之爲不善。惡足與論家國之大事哉。故每有言事頗合聖聽者。或下群臣令集議之。雖有可采。輒見掎奪。何者。其頑士暗於時權。安習所見。殆不知樂成。况可與慮始乎。心閃意舛。不知所云。則苟云率由舊章而已。其達者或矜名嫉能。耻善策不從己出。則筆奮辭以破其義。寡不勝衆。遂見屏弃。雖稷契復存。由將困焉。斯實賈生之所以排於絳灌。吊屈子以舒憤者也。夫以文帝之明。賈生之賢。絳灌之忠。而有此患。况其餘哉。况其餘哉(下况其餘哉四字恐衍文)。

  且世主莫不願得尼軻之倫以爲輔佐。卒然獲之。未必珍也。自非題榜其面曰魯孔某。鄒孟軻。殆必不見敬信。何以明其然也。此二者。善已存於上矣。當時皆見薄賤而莫能任用。困厄削逐。待放不追。勞辱勤瘁。爲竪子所議。笑其故獲也。夫淳淑之士。固不曲道以媚時。不詭行以徼名。耻鄕原之譽。比周之黨。而世主凡君明不能别异量之士。而適足受譖潤之訴。前君既失之於古。後君又蹈之於今。是以命世之士。常抑於當時。而見思於後人。以往揆來。亦何容易。向使賢不肖相去。如泰山之與蟻垤。策謀得失相覺。如日月之與螢火。雖頑嚚之人。猶能察焉。常患賢佞難别。是非倒紛。始相去如毫厘。而禍福差以千里。故聖君明主。其猶慎之。

  夫人之情。莫不樂富貴榮華。美服麗飾。鏗鏘眩耀。芬芳嘉味者也。晝則思之。夜則夢焉。唯斯之務。無須臾不存於心。猶急之歸下。下川(舊無下川之下字。補之)之赴壑。不厚爲之制度。則皆侯服王食。僭至尊。逾制矣。是故先王之御世也。必明法度以閉民欲。崇堤防以禦水害。法度替而民散亂。堤防墮而泛溢。頃者法度頗不稽古。而舊號網漏吞舟。故庸夫設藻棁之飾。匹竪享方丈之饌。下僭其上。尊卑無别。禮壞而莫救。法墮而不恒。斯蓋有識之士所爲於邑而增嘆者也。律令雖有輿服制度。然斷之不自其源。禁之又不密。今使列肆賣侈功。商賈鬻僭。百工淫器。民見可欲。不能不買。賈人之列。户蹈逾侈矣。故王政一傾。普天率土。莫不奢僭者。非家至人告。乃時勢驅之使然。此則下之患一也。

  且世奢僭。則無用之器貴。本務之業賤矣。農桑勤而利薄。工商逸而入厚。故農夫輟耒而雕鏤。工女投杼而刺文。躬耕者少。末者衆。生土雖皆墾乂。故地功不致。苟無力穡。焉得有年。財鬱蓄而不盡出。百姓窮匱而爲奸寇。是以倉廩空而囹圄實。一穀不登則饑餒流死。上下俱匱無以相濟。國以民爲根。民以穀爲命。命盡則根拔。根拔則本顛。此最國家之毒憂。可爲熱心者也。斯則下之患二也。

  法度既墮。輿服無限。婢妾皆戴瑱楴之飾而被織文之衣。乃送終之家。亦無法度。至用轜梓黄腸。多藏寶貨。享牛倡。高墳大寢。是可忍也。孰不可忍。而俗人多之。咸曰健子。下跂慕。耻不相逮。念親將終無以奉遣。乃約其供養。豫修亡殁之備。老親之飢寒。以事淫法(法疑汰)之華稱。竭家盡業。甘心而不恨。窮厄既迫。迫爲盗賊。拘執陷罪。爲世大戮。痛乎。化之刑陷愚民也。且橘柚之貢。堯舜所不嘗御。山龍華蟲。帝王不以爲褻。今之臣妾。皆餘黄甘而厭文繡者。蓋以萬數矣。其餘稱此。不可勝記。古者墓而不墳。文武之兆。與平地齊。今豪民之墳。已千坊矣。欲民不匱。誠亦難矣。是以戚戚。人汲汲。外溺奢風。内憂窮竭。故在位者則犯王法以聚斂。愚民則冒罪戮以爲健。之壞敗。乃至於斯。此下之患三也。

  承三患之弊。繼荒頓之緒。而徒欲修舊修故而無匡改。雖唐虞復存。無益於治亂也。昔聖王遠慮深思。患民情之難防。憂奢淫之害政。乃塞其源以絶其末。深其刑而重其罰。夫善堙川者。必杜其源。善防奸者。必絶其萌。昔子産相鄭。殊尊卑。异章。而國用治。豈大漢之明主。曾不如小藩之陪臣。在修之與不耳。

  易曰。言行。君子所以動地也。仲尼曰。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今官之接民。甚多違理。苟解面前。不顧先哲。使百工。及從民市。輒設計加以誘來之。器成之後。更不與直。老弱凍餓。痛號道路。守闕告哀。終不見省。歷年累歲。乃纔給之。又云逋直。請十與三。此逋直豈物主之罪耶。不自咎責。反復滅之。冤抑酷痛。足感和氣。既爾復平弊敗之物與之。至有車輿。故謁者寇(寇疑冠)。賣之則莫取。之則不可。其餘雜物。略皆此輩。是以百姓創艾。咸以官爲忌諱。遯逃鼠竄。莫肯應募。因乃捕之。劫以威勢。心苟不樂。則器械行沽。虚費財用。不周於事。故曰。上爲下效。然後謂之教。上下相效殆如此。將何以防之。罰則不恕。不罰則不治。是以風移於詐。易於欺。獄訟繁多。民好殘僞。爲政如此。未睹其利。斯皆起於典藏之吏。不明爲國之體。苟割脛以肥頭。不知脛弱亦將顛仆也。禮譏聚斂之臣。詩曰貪人敗類。蓋傷之也。

  傳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舊時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