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48 體論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體 論

  群書治要卷四十八

  人主之大患。莫大乎好名。人主好名。則群臣知所要矣。夫名所以名善者也。善修而名自隨之。非好之之所能得也。苟好之甚。則必僞行要名。而奸臣以僞事應之。一人而受其慶。則舉天下應之矣。君以僞化下。欲貞信敦樸。誠難矣。雖有至聰至達之主。由無緣見其非。而知其僞。况庸主乎。人主之高而處隩。譬猶游雲夢而迷惑。當借左右以正東西者也。左曰功巍巍矣。右曰名赫赫乎。今日聞斯論。明日聞斯論。苟不校之以事類。則人主囂然自以爲名齊乎堯、舜。而化洽乎泰平也。群臣璅璅皆不足任也。堯、舜之臣。宜獨斷者也。不足任之臣。當受成者也。以獨斷之君。與受成之臣。帥訛僞之。而下治者。未之有也。

  夫聖人之修其身。所以御群臣也。御群臣也。所以化萬民也。其法輕而易守。其禮簡而易持。其求諸己也誠。其化諸人也深。苟非其人。道不虚行。苟非其道。治不虚應。是以古之聖君之於其臣也。疾則視之無數。死則臨其大斂小斂。爲徹膳不舉樂。豈徒色取仁而實違之者哉。乃慘怛之心。出於自然。形於顔色。世未有不自然而能得人自然者也。色取仁而實違之者。謂之虚。不以誠待其臣。而望其臣以誠事己、謂之愚。虚愚之君。未有能得人之死力者也。故書稱君爲元首。臣爲股肱。期其一體相須而成也。而儉僞淺薄之士。有商鞅、韓非、申不害者。專飾巧辯邪僞之術。以熒惑諸侯。著法術之書。其言云。尊君而卑臣。上以尊君取容於人主。下以卑臣得售其奸説。此聽受之端。參言之要。不可不慎。元首已尊矣。而復云尊之。是以君過乎頭也。股肱已卑矣。而復曰卑之。是使其臣不及乎手足也。君過乎頭而臣不及乎手足。是離其體也。君臣體離。而望治化之洽。未之前聞也。

  且夫術家説又云。明主之道。當外御群臣。内疑妻子。其引證連類。非不辯且悦也。然不免於利口之覆國家也。何以言之。夫善進。不善無由入。不善進。善亦無由入。故湯舉伊尹而不仁者遠。何畏乎驩兜。何遷乎有苗。夫奸臣賊子。下愚不移之人。自古及今。未嘗不有也。百歲一人。是爲繼踵。千里一人。是爲比肩。而舉以爲戒。是猶一噎而禁食也。噎者雖少。餓者必多。未知奸臣賊子處之云何。且令人主魁然獨立。是無臣子也。又誰爲君父乎。是猶髠其枝而欲根之蔭。揜其目而欲視之明。襲獨立之迹。而願其扶疏也。

  夫徇名好術之主。又有惑焉。皆曰爲君之道。凡事當密。人主苟密。則群臣無所容其巧。而不敢怠於職。此即趙高之教二世不當聽朝之類也。是好乘高履危。而笑先僵者也。易曰。機事不密則害成。易稱機事。不謂凡事也。不謂宜共而獨之也。不謂釋公而行私也。人主欲以之匿病飾非。而人臣反以之竊寵擅權。疑似之間。可不察歟。夫設官分職。君之體也。委任責成。君之體也。好謀無倦。君之體也。寬以得衆。君之體也。含垢藏疾。君之體也。不動如山。君之體也。難知如淵。君之體也。君有君人之體。其臣畏而愛之。此文王所以戒百辟也。夫何法術之有哉。

  故善爲政者。務在於擇人而已。及其求人也。總其大略。不具其小善。則不失賢矣。故曰。記人之功。忘人之過。宜爲君者也。人有厚德。無問其小節。人有大譽。無訾其小故。自古及今。未有能全其行者也。和氏之璧。不能無瑕。隋侯之珠。不能無纇。然下寶之者。不以小故妨大美也。不以小故妨大美。故能成大功。夫成大功在己而已。何具之於人也。今之從政者。稱聖賢則先乎商韓。言治道則師乎法術。法術之御世。有似鐵轡之御馬。非必能制馬也。適所以梏其手也。

  人君之數至少。而人臣之數至衆。以至少御至衆。其勢不勝也。人主任術而欲御其臣無術。其勢不禁也。俱任術則至少者不便也。故君使臣以禮。則臣事君以忠。晏平仲對齊景公 。君若弃禮。則齊國五尺之童皆能勝嬰。又能勝君。所以者。以有禮也。今末世弃禮任術之君之於其身也。得無所不能勝五尺之童子乎。三代之亡。非其法亡也。御法者非其人也。苟得其人。王良、造父能以腐索御奔駟。伊尹、太公能以敗法御捍民。苟非其人。不由其道。索雖堅。馬必敗。法雖明。民必叛。

  奈何乎萬乘之主釋人而任法哉。且世未嘗無賢也。求賢之務。非其道、故常不遇之也。除去湯、武聖人之君任賢之功。近觀齊桓。中才之主耳。猶知勞於索人。逸於任之。不疑子糾之親。不忘射鉤之怨。蕩然而委政焉。不已明乎。九合諸侯。壹匡天下。不已榮乎。一曰仲父。二曰仲父。不已優乎。孰與秦二世懸石程書。愈密愈亂。爲之愈勤。而下愈叛。至於弑死。以斯二者觀之。優劣之相懸。存亡之相背。不亦昭昭乎。夫人生莫不欲安存而惡危亡。莫不欲榮樂而惡勞辱也。終恒不得其所欲。而不免乎所惡者何。誠失道也。欲宫室之崇麗也。必懸重賞而求良匠。内不以阿親戚。外不以遺疏遠。必得其人。然後授之。故宫室崇麗。而處之逸樂。至於求其輔佐。獨不若是之公也。唯便辟親近者之用。故圖國不如圖舍。是人主之大患也。

  使賢者爲之。與不肖者議之。使智者慮之。與愚者斷之。使修士履之。與邪人疑之。此又人主之所患也。夫賞賢使能。則民知其方。賞罰明必。則民不偷。兼聰齊明。則下歸之。然後明分職。序事業。公道開而私門塞矣。如此。則忠公者進而佞悦者止。虚僞者退而貞實者起。自群臣以下至乎庶人。莫不修己。而後敢安其職業。變心易慮。反其端慤。此之謂政化之極。審斯論者。明君之體畢矣。

  凡人臣之於其君也。猶四支之戴元首。耳目之爲心使也。皆相須而成爲體。相得而後爲治者也。故虞書曰。臣股肱耳目。而屠蒯亦云。汝爲君目。將司明也。汝爲君耳。將司聰也。然則君人者、安可以斯須無臣。臣人者。安可以斯須無君。斯須無君。斯須無臣。是斯須無身也。故臣之事君。猶子之事父而加敬焉。父子至親矣。然其相須尚不及乎身之與手足也。身之於手足。可謂無間矣。然而聖人猶復督而致之。故其化益淳。其恩益密。自然不覺教化之移也。奸人離而間之。故使其臣自疑於下。而令其君孤立乎上。君臣相疑。上下離心。乃奸人之所以爲劫殺之資也。然夫中才之主。明不及乎治化之原。而感於僞術似是之説。故備之愈密。而奸人愈甚。譬猶登高者。愈懼愈危。愈危愈墜。孰如早去邪徑而就夫大道乎。

  凡士之結髮束修。立志於家門。欲以事君也。宗族稱孝焉。鄉黨稱悌焉。及志乎學。自托於師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