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21-24 後漢書(二)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後漢書 (二)

  群書治要卷二十二

  志

  宋弘字仲子。長安人也。世祖嘗問弘通博之士。弘薦沛國桓譚。才學洽聞。幾能及揚雄。劉向父子。於是召譚拜議郎給事中。帝每讌。輒令鼓琴。好其繁聲。弘聞之。不悦。悔於薦舉。伺譚内出。正朝服坐府上。遣吏召之。譚至。不舆席而讓之曰。吾所以薦子者。欲令輔國家以道德也。而今數進鄭聲以亂雅頌。非忠正者也。能自改耶。將令相舉以法乎。譚頓首辭謝。良久。乃遣之。後大會群臣。帝使譚鼓琴。譚見弘失其常度。帝怪而問之。弘乃免冠謝曰。臣所以薦桓譚者。望能以忠正導主。而令朝廷耽悦鄭聲。臣之罪也。帝改容謝之。使反。其後遂不復令譚給事中。弘推進賢士三十餘人。或相及爲公卿者。

  弘當讌見。御坐新施屏風。圖畫列女。帝數顧視之。弘正容言曰。未見好德如好色者。帝即爲徹之。笑謂弘曰。聞義則。可乎。對曰。陛下進德。臣不勝其喜。時帝姊湖陽公主新寡。帝舆共論朝臣。微觀其意。主曰。宋公威容德器。群臣莫及。帝曰。方且圖之。後弘被引見。帝令主坐屏風後。因謂弘曰。諺言貴易交。富易妻。人情乎。弘曰。臣聞貧賤之知不可忘。糟糠之妻不下堂。帝顧謂主曰。事不諧矣。

  韋彪字孟達。扶風人也。拜大鴻臚。是時。陳事者多言郡國貢舉。率非功次。故守職益懈。而吏事寖疏。咎在州郡。彪上議曰。孔子曰。事親孝。故忠可移於君。是以求忠臣必於孝子之門。夫人才行少能相兼。是以孟公綽優於趙。魏老。不可以爲滕。薛大夫。忠孝之人。持心近厚。鍛練之吏。持心近薄。三代之所以直道而行者。在其所以磨之故也。士宜以才行爲先。不可純以閥閲。然其要歸。在於選二千石。二千石賢。則貢舉皆得其人矣。帝深納之。

  彪以世承二帝吏治之後。多以苛刻爲能。又置官選職不必以才。上疏諫曰。農民急於務。而苛吏奪其時。賦發充常調。而貪吏割其財。此其巨患也。夫欲急民所務。當先除其所患。下樞要。在於尚書。尚書之選。豈可不重。而間者多從郎官超升此位。雖曉習文法。長於應對。然察察小惠。類無大能。宜簡嘗歷州宰素有名者。雖進退舒遲。時有不逮。然端心向公。奉職周密。宜鑒嗇夫捷急之對。深思絳侯木訥之功也。往時。楚獄大起。故置令史以助郎職。而類多小人。好爲奸利。今者務簡。可皆停省。又諫議之職。應用公直之士。通才謇正。有補益於朝者。今或從徵試輩爲大夫。又御史外遷。動據州郡。并宜清選其任。責以言績。其二千石視事雖久。而爲吏民所便安者。宜增秩重賞。勿妄遷徙。惟留聖心。書奏。帝納之。

  杜林字伯山。扶風人也。爲光禄勛。建武十四年。群臣上言古者肉刑嚴重。則民畏法令。今憲章輕薄。故奸軌不勝。宜增科禁以防其源。詔下公卿。林奏曰。夫人情挫辱。則義節之風損。法防繁多。則苟免之行興。孔子曰。導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耻。導之以德。齊之以禮。有耻且格。古之明王。深識遠慮。動居其厚。不務多辟。周之五刑。不過三千。大漢初興。詳覽失得。故破矩爲圓。斫雕爲樸。蠲除苛政。更立疏網。海内歡欣。人懷寬德。及至其後。漸以滋章。吹毛索疵。詆欺無限。果桃菜茹之饋。集以成贓。小事無妨於義。以爲大戮。故國無廉士。家無完行。至於法不能禁。令不能止。上下相遁。爲弊彌深。臣愚以爲宜如舊制。帝從之。

  桓譚字君山。沛國人也。拜議郎給事中。因上疏陳時政所宜。曰。臣聞國家之廢興。在於政事。政事得失。由乎輔佐。輔佐賢明。則俊士充朝。而治合世務。輔佐不明。則論失時宜。而舉多過事。夫有國之君。俱欲興化建善。然而治道未理者。其(舊無其字。補之)所謂賢者异也。蓋善治者。視而施教。察失而立防。威德更興。文武迭用。然後政調於時。而躁人可定。昔董仲舒言治國譬若琴瑟。其不調者。則解而更張。夫更張難行。而咈衆者亡。是故賈誼以才逐而晁錯以智死。世雖有殊能。而終莫敢談者。懼於前事也。

  且設法禁者。非能盡塞天下之奸。皆合衆人之所欲也。大抵取便國利事多者則可矣。又見法令决事。輕重不齊。或一事殊法。同罪异論。奸吏得因緣爲市。所欲活則出生議。所欲陷則與死比是爲刑開二門也。今可令通義理。明習法律者。校定科比。一其法度。班下郡國。蠲除故條。如此。下知方。而獄無怨(舊無怨字。補之)濫矣。書奏。不省。

  是時帝方信讖。多以决定嫌疑。譚復上疏曰。今諸巧慧小才伎數之人。增益圖書。矯稱讖記。以欺惑貪邪。詿誤人主。焉可不抑遠之哉。其事雖有時合。譬猶蔔數隻偶之類。陛下宜垂明聽。發聖意。屏群小之曲説。述五經之正義。略雷同之語。詳通人之雅謀。帝省奏愈不悦。其後有詔會議靈臺所處。帝謂譚曰。吾欲以讖决之。何如。譚默然良久。曰。臣不讀讖。帝問其故。譚復極言讖之非經。帝大怒曰。桓譚非聖無法。將下斬之。譚叩頭流血。良久得解。出爲六安郡丞。意忽忽不樂。道病卒。

  馮衍字敬通。京兆人也。更始二年。遣尚書僕射鮑永行大將軍事。安集北方。乃以衍爲立漢將軍。舆上黨太守田邑等繕甲養(舊養下有良字。删之)士。捍衞并土。及世祖即位。遣宗正劉延攻井關。舆田邑連戰十餘合。(舊無遣字至餘合十七字。補之)後邑聞更始敗。乃遣使詣洛陽獻璧馬。即拜爲上黨太守。因遣使者招永。衍。永。衍等疑不肯降。而忿邑背前約。衍乃遣邑書曰。衍聞之委質爲臣。無有二心。挈瓶之智。守不假器。是以晏嬰臨盟。擬以曲戟。不易其辭。謝息守郕。脅以晋。魯。不喪其邑。由是言之。内無鈎頸之禍。外無桃。萊之利。而被畔人之聲。蒙降城之耻。竊爲左右羞之。

  時訛言更始隨赤眉在北地。永。衍信之。故屯兵界休。方移書上黨云。皇帝在雍。以惑百姓。審知更始已殁。乃共罷兵。幅巾降於河内。帝怨衍等不時至。永以立功得贖罪。遂任用之。而衍獨見黜。永謂衍曰。昔高祖賞季布之罪。誅丁固之功。今遭明主。亦何憂哉。衍曰。記有之。人有挑其鄰之妻者。挑其長者。長者詈之。挑其少者。少者報之。後其夫死而取其長者。或謂之曰。夫非駡爾者耶。曰。在人欲其報我。在我欲其駡人也。夫命難知。人道易守。守道之臣。何患死亡。頃之。帝以衍爲曲陽令。誅斬劇賊郭勝等。降五千餘人。論功當封。以讒毁故賞不行。

  建武六年。日食。衍上書陳八事。其一曰顯文德。二曰褒武烈。三曰修舊功。四曰招俊杰。五曰明好惡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