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七)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群書治要卷十九

  漢 書 (七)

  傳

  朱雲。字游。魯人也。成帝時。故丞相安昌侯張禹。以帝師位特進。甚尊。雲上書求見。公卿在前。雲曰。今朝廷大臣。上不能匡主。下無以益民。皆尸位素餐。孔子所謂鄙夫不可與事君。苟患失之。亡所不至者也。臣願賜尚方斬馬劍。斷佞臣一人。以厲其餘。上問誰也。對曰。丞相安昌侯張禹。上大怒曰。小臣居下訕上。廷辱師傅。罪死不赦。御史將雲下。雲攀殿檻。檻折。雲呼曰。臣得下從龍逢。比干游於地下。足矣。未知聖朝何如耳。御史遂將雲去。於是左(舊無左字。補之)將軍辛慶忌免冠解印綬。叩頭殿下曰。此臣素著狂直於世。使其言是。不可誅。其言非。固當容之。臣以死争。慶忌叩頭流血。上意解。然後得已。及後當治殿檻。上曰。勿易。因而輯之。以旌直臣。雲自是之後不復仕。

  梅福。字子真。九江人也。成帝委任大將軍王鳳。而京兆尹王章素忠直。譏鳳。爲鳳所誅。群下莫敢正言。故福上書曰。臣聞箕子陽狂於殷。而爲周陳洪範。叔孫通遯秦歸漢。製。夫叔孫先非不忠也。箕子非疏其家而叛親也。不可爲言也。昔高祖納善若不及。從諫若轉圜。聽言不求其能。舉功不考其素。陳平起於亡命。而爲謀主。韓信拔於行陣。而建上將。故天下之士。雲合歸漢。争進奇异。智者竭其策。愚者盡其慮。勇士極其節。怯夫勉其死。合天下之智。并天下之威。是以舉秦如鴻毛。取楚若拾遺。此高祖所以無敵於下也。士者。國之重器。得士則重。失士則輕。詩云。濟濟多士。文王以寧。廟堂之議。非草茅所當言也。臣誠恐身塗野草。尸并卒伍。故數上書求見。輒報罷。

  臣聞齊桓之時。有以九九見者。桓公不逆。欲以致大也。今臣所言。非特九九也。陛下拒臣者三矣。此天下士所以不至也。今陛下既不納天下之言。又加戮焉。夫鷇鵲遭害。則仁鳥增逝。愚者蒙戮。則智士深退。間者愚民上疏。多觸不急之法。或下廷尉而死者衆。自陽朔以來。天下以言爲諱。朝廷尤甚。群臣承順上指。莫有執正。何以明其然也。取民所上書。陛下之所善者。試下之廷尉。廷尉必曰。非所宜言。大不敬。以此卜之一矣。故京兆尹王章。資質忠直。敢面引廷争。孝元皇帝擢之。以厲具臣。而矯曲朝。及至陛下。戮及妻子。惡惡止其身。王章非有反叛之辜。而殃及家。折直士之節。結諫臣之舌。群臣皆知其非。然不敢争。下以言爲戒。最國家之大患也。

  雋不疑。字曼倩。勃海人也。爲京兆尹。吏民敬其威信。始元五年。有一男子。乘黄犢車。建黄旐。衣黄襜褕。著黄冒。詣北闕。自謂爲衞太子。詔使公卿將軍雜識視。長安中吏民聚觀者數萬人。右將軍勒兵闕下。以備非常。丞相御史中二千石至者。立莫敢發言。不疑後到。叱從吏使收縛。或曰。是非未可知。且安之。不疑曰。昔蒯聵違命出奔。輒拒而不内。春秋是之。衛太子得罪先帝。亡不即死。今來自詣。此罪人也。遂送詔獄。子與大將軍霍光。聞而嘉之。曰。公卿大臣。當用經術明於大誼。由是名聲重於朝廷。在位者皆自以不及也。廷尉驗治。竟得奸詐。

  疏廣字仲翁。東海人也。爲太子太傅。兄子受爲少傅。太子外祖父平恩侯許伯以爲太子幼。白使其弟中郞將舜監護太子家。上以問廣。廣對曰。太子國儲副君。師友必於天下英俊。不宜獨親外家。且太子自有太傅。少傅(舊無少傳二字。補之)官屬已備。今復使舜護太子家。示陋。非所以廣太子德於下也。上善其言。以語丞相魏相。相免冠謝曰。此非臣等所能及。廣由是見器重。

  于定國。字曼倩。東海人也。其父于公爲郡决曹。决獄平。羅文法者。于公所决皆不恨。郡中爲之生立祠。名曰于公祠。定國少學法於父。爲廷尉。其决疑平法。務在哀鰥寡。罪疑從輕。加審慎之心。朝廷稱之曰。張釋之爲廷尉。下無寃民。于定國爲廷尉。民自以爲不寃。遷御史大夫。爲丞相。始定國父于公。其閭門壞。父老方共治之。于公謂曰。少高大閭門。令容駟馬高蓋車。我治獄。未嘗有所寃。子孫必有興者。至定國爲丞相。子永爲御史大夫。封侯傳世云。

  薛廣德。字長卿。沛郡人也。爲人温雅。及爲三公。直言諫争。成帝幸甘泉。郊泰畤。禮畢。因留射獵。廣德上書曰。竊見關東困極。民人流離。陛下日撞亡秦之鐘。聽鄭衞之樂。臣誠悼之。今士卒暴露。從官勞倦。願陛下亟反宫。思與百姓同憂樂。下幸甚。上即日還。其秋。上酎祭宗廟。出便門。欲御樓船。廣德當乘輿車。免冠頓首曰。宜從橋。詔曰。大夫冠。廣德曰。陛下不聽臣。臣自刎以血污車輪。陛下不得入廟矣。上不悦。先驅光禄大夫張猛進曰。臣聞主聖臣直。乘船危。就橋安。聖主不乘危。御史大夫言可聽。乃從橋。

  王吉。字子陽。琅邪人也。爲諫大夫。是時宣帝頗修武帝故事。宫室車。盛於昭帝時。外戚許。史。王氏貴寵。而上躬親政事。任用能吏。吉上疏言得失曰。陛下總萬方。帝王圖籍。日陳於前。惟思世務。將興大平。詔書每下。民欣然若更生。臣伏而思之。可謂至恩。未可謂本務也。欲治之主不世出。公卿幸得遭遇其時。言聽諫從。然未有建萬世之長策。舉明主於三代之隆者也。其務在於期會簿書。斷獄聽訟而已。此非太平之基也。

  臣聞聖王宣德流化。必自近始。朝廷不備。難以言治。左右不正。難以化遠。民者弱而不可勝。愚而不可欺也。聖主獨行於深宫。得則天下稱誦之。失則下咸言之。行發於近。必見於遠。謹選左右。審擇所使。左右所以正身也。所使所以宣德也。今俗吏所以牧民者。非有禮義科指。可世世通行者也。獨設刑法以守之。其欲治者。不知所由。以意穿鑿。各取一切。是以百里不同風。千里不同。詐僞萌生。刑罰無極。質樸日銷。恩愛寖薄。孔子曰。安上治民。莫善於禮。非空言也。

  臣願陛下承心。發大業。與公卿大臣。延及儒生。述舊禮。明王制。敺一世之人。躋之仁壽之域。則何以不若成康。壽何以不若高宗。竊見當世趍務。不合於道者。謹條奏。唯陛下裁擇焉。吉意以爲。漢家列侯尚公主。諸侯則國人承翁主。娶子女則曰尚公主。國人娶諸侯女曰承翁主也。使男事女。夫詘於婦。逆陰陽之位。故多女亂。古者衣車馬。貴賤有章。以褒有德。而别尊卑。今上下僭差。人人自制。是故貪財趍利。不畏死亡。周之所以能致治。刑措而不用者。以其禁邪於冥冥。絶惡於未萌也。

  又言。舜湯不用三公九卿之世。而舉咎繇。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