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一)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漢 書

  群書治要卷十三

  漢 書 一

  紀

  高祖。沛豐邑中陽里人也。姓劉氏。二月。沛公西過高陽。酈食其爲里監門。曰。諸將過此者多。吾視沛公大度。乃求見沛公。沛公方踞床。使兩女子洗。酈生不拜。長揖曰。足下必欲誅無道秦。不宜踞見長者。於是沛公起。攝衣謝之。延上坐。

  帝置酒洛陽南宫。上曰。通侯諸將毋敢隱朕。皆言其情。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項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高起、王陵對曰。陛下嫚而侮人。項羽仁而敬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下者。因以與之。與天下同利也。項羽妒賢嫉能。有功者害之。賢者疑之。戰勝而不與人功。得地而不與人利。此其所以失天下也。上曰。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運籌帷幄之中。决勝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填國家。撫百姓。給餉餽。不絶糧道。吾不如蕭何。連百萬之衆。戰必勝。攻必取。吾不如韓信。三者皆人杰。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下者也。項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所以爲我禽也。群臣説

  初。高祖不修文學。而性明達。好謀。能聽。自監門戍卒。見之如舊。初順民心作三章之約。下既定。命蕭何次律令。韓信申軍法。張蒼定章程。叔孫通制禮儀。陸賈造新語。又與功臣剖符誓。丹書鐵契。金匱石室。藏之宗廟。雖日不暇給。規摹弘遠矣。

  孝文皇帝。高祖中子也。母曰薄姬。高祖十一年。誅陳豨。定代地。立爲代王。都中都。十七年秋。高后崩。諸吕謀爲亂。欲危劉氏。丞相陳平、太尉周勃、朱虛侯劉章等共誅之。立代王。

  三月。詔曰。方春和時。草木群生之物皆有以自樂。而吾百姓鰥、寡、孤、獨、窮困之人或阽於死亡。而莫之省憂。爲民父母將何如。其議所以振貸之。

  十一月癸卯晦。日有食之。詔曰。朕聞之。天生民。爲之置君以養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則天示之灾以戒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適見于天。灾孰大焉。朕獲保宗廟。以微眇之身托於士民君王之上。下治亂。在予一人。唯二三執政猶吾股肱也。朕下不能治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其不德大矣。令至。其悉思朕之過失。及知見之所不及。丐以啓告朕。及舉賢良方正能直言極諫者。以匡朕之不逮。因各敕以職任。務省繇費以便民。

  五月。詔曰。古之治下。朝有進善之旌。誹謗之木。所以通治道而來諫者也。今法有誹謗訞言之罪。是使衆臣不敢盡情。而上無由聞過失也。將何以來遠方之賢良。其除之。民或祝詛上。以相約而後相謾。吏以爲大逆。其有他言。吏又以爲誹謗。此細民之愚。無知抵死。朕甚不取。自今以來。有犯此者勿聽治。

  九月。詔曰。農。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而民或不務本而事末。故生不遂。朕憂其然。故今茲親率群臣農以勸之。其賜下民今年田租之半。

  十二年三月。詔曰。道民之路。在於務本。朕親率下農。十年於今。而野不加辟。歲一不登。民有飢色。是從事焉尚寡。而吏未加務也。吾詔書數下。歲勸民種樹。而功未興。是吏奉吾詔不勤。而勸民不明也。且吾農民甚苦。而吏莫之省。將何以勸焉。其賜農民今年租税之半。

  又曰。孝悌。下之大順也。力田。爲生之本也。三老。衆民之師也。廉吏。民之表也。朕甚嘉此二三大夫之行。今萬家之縣。云無應令。豈實人情。是吏舉賢之道未備也。其遣謁者勞賜三老、孝者帛。人五匹。悌者、力田二匹。廉吏二百石以上率百石者三匹。及問民所不便安。而以户口率置三老、孝、悌、力田常員。令各率其意以道民焉。

  十四年。春。詔曰。昔先王遠施不求其報。望祀不祈其福。右賢左戚。先民後己。至明之極也。今吾聞祠官祝厘。皆歸福於朕躬。不爲百姓。朕甚媿之。夫以朕之不德。而專鄉獨美其福。百姓不與焉。是重吾不德也。其令祠官致敬。無有所祈。

  十六年。詔曰。間者數年比不登。又有旱疾疫之灾。朕甚憂之。愚而不明。未達其咎。意者朕之政有所失而行有過與。乃道有不順。地利或不得。人事多失和。鬼神廢不享與。何以致此。將百官之奉養或費。無用之事或多與。何其民食之寡乏也。夫度田非益寡。而計民未加益。以口量地。其於古猶有餘。而食之甚不足者。其咎安在。無乃百姓之從事於末以害農者蕃。爲酒醪以靡穀者多。六畜之食焉者衆與。細大之義。吾未能得其中。其與丞相、列侯、吏二千石、博士議之。有可以佐百姓者。率意遠思。無有所隱。

  六年。夏四月。大旱。蝗。令諸侯無入貢。弛山澤。减諸御。損郎吏員。發倉庾以振民。民得賣爵。

  七年夏。六月己亥。帝崩於未央宫。遺詔曰。朕聞之。蓋天下萬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地之理。物之自然。奚可甚哀。當今之世。咸嘉生而惡死。厚葬以破業。重服以傷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無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久臨。以罹寒暑之數。哀人父子。傷長老之志。損其飲食。絶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謂天下何。朕獲保宗廟。以眇眇之身托於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餘年矣。賴天之靈。社稷之福。方内安寧。靡有兵革。朕既不敏。常畏過行。以羞先帝之遺德。惟年之久長。懼于不終。今乃幸以年得復供養於高廟。朕之不明與嘉之。其奚哀念之有。

  贊曰。孝文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車騎、御無所增益。有不便。輒弛以利民。嘗欲露臺。召匠計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産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臺爲。身衣弋綈。所幸慎夫人衣不曳地。帷帳無文繡。以示敦朴。爲下先。治霸陵。皆瓦器。不得以金、銀、銅、錫爲飾。因其山。不起墳。南越尉佗自立爲帝。召貴佗兄弟。以德懷之。佗遂稱臣。與匈奴結和親。後而背約入盗。令邊備守。不發兵深入。恐煩百姓。吴王詐病不朝。賜以几杖。群臣袁盎等諫説雖切。常假借納用焉。張武等受賂金錢。覺。更加賞賜。以媿其心。專務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興於禮義。斷獄數百。幾致刑措。嗚呼。仁哉。

  孝景皇帝。文帝太子也。後七年六月。文帝崩。丁未。太子即皇帝位。九月。詔曰。法令度量。所以禁暴止邪也。獄。人之大命。死者不可復生。吏或不奉法令。以貨賂爲市。朋黨比周。以苛爲察。以刻爲明。令亡罪者失職。朕甚憐之。有罪者不伏罪。奸法爲暴。甚亡謂也。諸獄疑。若雖文致於法而於人心不厭者。輒讞之。

  二年。夏四月。詔曰。雕文刻鏤。傷農事者也。錦繡纂組。害女紅者也。農事傷則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