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44 潜夫論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群書治要卷四十四

  潜夫論

  地之所貴者人也。聖人之所尚者義也。德義之所成者智也。明智之所求者學問也。雖有至聖。不生而智。雖有至材。不生而能。故志曰。黄帝師風后。顓頊師老彭。帝嚳師祝融。堯師務成。舜師紀后。禹師黑(本書黑墨)如。湯師伊尹。文、武師姜尚。周公師庶秀。孔子師老聃。夫此十一君者。皆上聖也。由待學問。其智乃博。其德乃碩。而况於凡人乎。是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士欲宣其義。必先讀其書。易曰。君子以多志前言往行。以畜其德。是以人之有學也。猶物之有治也。故夏后之璜。楚和之璧。不琢不錯。不離礫石。夫瑚簋之器。朝祭之。其始也。乃山野之木。蠶繭之絲耳。使巧倕加繩墨。而製之以斤斧。女工加五色。而製之以機杼。則皆成宗廟之器。黼黻之章。可羞於鬼神。可御於王公。而况君子敦貞之質。察敏之才。攝之以良朋。教之以明師。文之以禮樂。導之以詩書。幽赞之以周易。明之以春秋。其有不濟乎。

  凡爲治之大體。莫善於抑末而務本。莫不善於離本而飾末。夫爲國者以富民爲本。以正學爲基。民富乃可教。學正乃得義。民貧則背善。學淫則詐僞。入學則不亂。得義則忠孝。故明君之法。務此二者。以爲太平基也。

  夫富民者以農桑爲本。以游業爲末。百工者以致用爲本。以巧飾爲末。商賈者以通貨爲本。以鬻奇爲末。三者守本離末則民富。離本守末則民貧。貧則厄而忘善。富則樂而可教。教訓者以道義爲本。以巧辨爲末。辭語者以信順爲本。以詭麗爲末。列士者以孝悌爲本。以交游爲末。孝悌以致養爲本。以華觀爲末。人臣者以忠正爲本。以媚愛爲末。五者。守本離末。則仁義興。離本守末。則道德崩。慎本略末猶可也。舍本務末則惡矣。

  夫用之道。分地之利。六畜生於時。百物取於野。此富國之本也。游業末事。以收民利。此貧邦之源也。忠信謹慎。此德義之基也。虚無譎詭。此亂道之根也。故力田所以富國也。今民去農桑。赴游業。披采衆利。聚之一門。雖於私家有富。然公計愈貧矣。百工者所使備器也。器以便事爲善。以膠固爲上。今工好造雕琢之器。僞飾之巧。以欺民取賄。雖於奸工有利。而國界(界疑計)愈病矣。商賈者所以通物也。物以任用爲要。以堅牢爲資。今競鬻無用之貨。淫侈之弊。以惑民取産。雖於淫商有得。然國計愈失矣。此三者。外雖有勤力富家之私名。然内有損民貧國之公費(費實)。故爲政者明督工商。勿使淫僞。困辱游業。勿使擅利。寬假本農而寵遂學士。則民富而國平矣。

  夫教訓者。所以遂道術而崇德義也。今學問之士。好語虚無之事。争著雕麗之文。以求見异於世。人鮮識。從而尚之。此傷道德之實而惑矇夫之失(失大)者也。詩賦者。所以頌善醜之德。泄哀樂之情也。故温雅以廣文。興喻以盡意。今賦頌之徒。苟爲饒辨屈蹇之辭。競陳誣罔無然之事。以索見怪於世。愚夫戇士。從而奇之。此悖孩童之思。而長不誠之言者也。盡孝悌於父母。正操行於閨門。所以爲列士也。今多務交游以結黨。偷勢竊名以取濟渡。誇末之徒。從而尚之。此逼貞士之節。而眩世之心者也。養生順志。所以爲孝也。今多違志以儉養。約生以待終。終没之後。乃崇飾喪紀以言孝。盛饗賓旅以求名。誣善之徒。從而稱之。此亂孝悌之真行。而誤後生之痛者也。忠正以事君。信法以理下。所以居官也。今多奸諛以取媚。玩法以便己。苟得之徒。從而賢之。此滅貞良之行。開亂危之源者也。五者外雖有賢才之虚譽。内有傷道德之至實。凡此八者。皆衰世之務。而暗君之所固也。

  國之所以治者。君明也。其所以亂者。君暗也。君之所以明者。兼聽也。其所以暗者。偏信也。是故人君通必(必作心)兼聽。則聖日廣矣。庸説偏信。則愚日甚矣。詩云。先民有言。詢於芻蕘。夫堯舜之治。闢四門。明四目。通四聰。是以天下輻凑而聖無不照。故共鯀之徒(徒下有弗能塞三字)也。靖言庸回。弗能惑也。秦之二世務隱藏己而斷百僚。隔捐疏賤而信趙高。是以聽塞於貴重之臣。明蔽於驕妒之人。故下潰叛。弗得聞也。皆知高殺。莫敢言之。周章至戲乃始駭。閻樂進勸乃後悔。不亦晚乎。故人君兼聽納下。則貴臣不得誣。而遠人不得欺也。是故明君莅衆。務下之言。以昭外也。敬納卑賤。以誘賢也。其無拒言。未必言者之盡用也。乃懼拒無用而讓有用也。其無慢賤也。未必其人盡賢也。乃懼慢不肖而絶賢聖(聖作望)也。是故聖王表(表責)小以厲大。賞鄙以招賢。然後良士集於朝。下情達於君也。故上無遺失之策。官無亂法之臣。此君民之所利。而奸佞之所患也。

  舜曰。予違汝弼。汝無面從。退有後言。故治國之道。勸之使諫。宣之使言。然後君明察而治情通矣。且凡驕臣之好隱賢也。既患其正義以繩己矣。又耻居上位而明不及下。尹居(無居字。尹疑尸)其職而策不出於己。是以卻宛得衆而子常殺之。屈原得君而椒蘭構讒。耿壽建常平而嚴延妒其諫(無諫字)謀。陳湯殺郅支而匡衡挍(挍救)其功。由此觀之。處位卑賤而欲效善於君。則必先與寵人爲讎矣。乘舊寵沮之於内。而己接賤欲自信於外。此思善之君。願忠之士。所以雖并生一世。而終不得遇者也。

  國之所以存者治也。其所以亡者亂也。人君莫不好治而惡亂。樂存而畏亡。然嘗觀上記。近古已來。亡代有三。穢國不數。夫何故哉。察其敗。皆由君常好其所以亂而惡其所以治。憎其所與(與作以)存而愛其所與(與以)亡。是故雖相去百世。殊千里。然其亡徵敗迹。若重規襲矩。稽節合符。故曰。殷鑒不遠。在夏后之世。

  夫與死人同病者。不可生也。與亡國同行者。不可存也。豈虚言哉。何以知人且病。以其不嗜食也。何以知國之將亂。以其不嗜賢也。是故病家之厨。非無嘉饌。乃其人弗之能食。故遂死也。亂國之官。非無賢人。其君弗之能任。故遂亡也。故養壽之士。先病藥。養世之君。先亂任賢。是以身常安而國脉(舊無脉字。補之)永也。身之病待醫而愈。國之亂。待賢而治。治身有黄帝之術。理世有孔子之經。然病不愈而亂不治者。非灸針之法誤。而五經之言誣也。乃因之者非其人。苟非其人。則規不圓而矩不方。繩不直而準不平。鑽燧不得火。鼓石不下金。驅馬不可以追速。進舟不可以涉也。凡此八者。有形見物。苟非其人。猶尚無功。則又况乎懷道(道下有術字)以撫民氓。乘六龍以御心者哉。夫理世不得真賢。譬由治病不得真藥也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