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二)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群书治要卷十四

  漢 書 (二)

  志

  六經之道同歸。而禮樂之用爲急。治身者斯須忘禮。則暴嫚入之矣。爲國者一朝失禮。則荒亂及之矣。人函天地陰陽之氣。有喜怒哀樂之情。天禀其性。而不能節也。聖人能爲之節而不能絶也。故象地而制禮樂。所以通神明。立人倫。正情性。節萬事者也。

  哀有哭踊之節。樂有歌之容。正人足以副其誠。邪人足以防其失。故婚姻之禮廢。則夫婦之道乖。而淫僻之罪多。鄉飲之禮廢。則長幼之序亂。而争鬥之獄繁。祭祀(本書祭祀喪祭)之禮廢。則骨肉之恩薄。而背死忘先者衆。朝聘之禮廢。則君臣之位失。而侵陵之漸起。故孔子曰。安上治民。莫善於禮。移風易。莫善於樂。禮節民心。樂和民聲。政以刑(刑行)之。刑以防之。禮樂政刑四達而不誖。則王道備矣。

  樂以治内而爲同。同於和樂也。禮以修外而爲异。尊卑爲异。同則和親。异則畏敬。和親則無怨。畏敬則不争。揖讓而下治者。禮樂之謂也。王者必因前王之禮。順時宜有所損益。即民心稍稍制作。至太平而大備。周監二代。禮文尤具。事爲之制。曲爲之防。故稱禮經三百。威儀三千。於是教化浹洽。民用和睦。灾害不生。禍亂不。囹圄空虚。四十餘年。及其衰也。諸侯逾越法度。惡禮制之害己。去其篇籍。遭秦滅學。遂以亂亡。

  漢興。撥亂反正。日不暇給。猶命叔孫通制禮儀以正君臣之位。高祖悦而嘆曰。吾乃今日知爲天子之貴也。遂定儀法。未盡備而通終。至文帝時。賈誼以爲漢承秦之敗俗。弃禮義。捐廉耻。而大臣特以簿書不報。期會爲故。至於風俗流溢。恬而不怪。夫移風易俗。使下回心而向道。類非吏之所能爲也。立君臣。等上下。使綱紀有序。六親和睦。此非天之所爲。人之所設也。人之所設。不爲不立。不修則壞。乃草具其儀。子悦焉。而大臣絳灌之屬害之。故其議遂寢。

  至武帝即位。議立明堂。制禮。會竇太后不悦儒術。其事又廢。後董仲舒言王者承意以從事。故務德教而省刑罰。今廢先王之德教。獨用執法之吏治民。而欲德化被四海。故難成也。是故古之王者。莫不以教化爲大務。立大學以教於國。設庠序以化於邑。教化已明。習已成。天下嘗無一人之獄矣。至周末世。大爲無道。秦繼其後。又益甚之。今漢繼秦之後。雖欲治之。無可奈何。法出而奸生。令下而詐起。如以湯止沸。沸(舊無沸字。補之)愈甚而無益。譬之琴瑟不調。甚者。必解而更張之。乃可鼓也。爲政而不行。甚者。必變而更化之。乃可理也。故漢得下以來。常欲以善治。而至今不能勝殘去殺者。失之當更化而不能更化也。是時。上方征討四夷。鋭志武功。不暇留意禮文之事。

  至宣帝時。琅邪王吉爲諫大夫。又上疏言。欲治之主不世出。公卿幸得遭遇其時。未有建萬世之長策。舉明主於三代之隆者也。其務在於簿書。斷獄聽訟而已。此非太平之基也。上不納其言。至成帝時。劉向要説上宜興辟雍。設庠序。陳禮樂。隆雅頌之聲。盛揖讓之容。以風化下。如此而不治。未之有也。或曰。不能具禮。禮以養人爲本。如有過差。是過而養人也。刑罰之過。或至死傷。今之刑。非皋陶之法也。而有司請定法。削則削。筆則筆。救時務也。至於禮樂。則曰不敢。是敢於殺人。不敢於養人也。夫教化之比於刑法。刑法輕。是舍所重而急所輕也。且教化所恃以爲治。刑法所以助治也。今廢所恃而獨立其所助。非所以致太平也。成帝以向言下公卿議。丞相。大司空奏請立辟廱。營表未。遭成帝崩。

  世祖受命中興。即位三十年。四夷賓。政教清明。乃營立明

  堂辟廱。明帝即位。躬行其禮。威儀既盛美矣。然德化未流洽者。以其禮樂未具。群下無所誦説。而庠序尚未設之故也。

  夫人宵天地之貌。宵。化也。言禀地氣化而生也。懷五常之性。仁義禮智信也。聰明精粹。精。細也。粹。淳也。有生之最靈者也。爪牙不足以供嗜欲。趨走不足以避利害。無毛羽以禦寒暑。必將役物以爲養。用(用作任)智而不恃力。此所以爲貴也。故不仁愛則不能群。不能群則不勝物。不勝物則養不足。群而不足。争心將。上聖卓然先行敬讓博愛之德者。衆心悦而從之。從之成群。是爲君矣。歸而往之。是爲王矣。

  洪範曰。天子作民父母。爲天下王。聖人取類以正名。而謂君爲父母。明仁愛德讓王道之本也。愛待敬而不敗。德須威而久立。故制禮以崇敬。作刑以明威也。聖人既躬明哲之性。必通天地之心。制禮作教。立法設刑。動緣民情。而則天象地。故因天秩而制五禮。因討而五刑。上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鉞。中刑用刀鋸。其次用鑽鑿。薄刑用鞭扑。大者陳諸原野。小者致諸市朝。其所繇來者上矣。

  自黄帝有涿鹿之戰。顓頊有共工之陳。共工。主官。秉政作虐。故顓頊伐之也。唐虞之隆(隆際)至治之極。猶流共工。放歡兜。殺三苗。殛鯀。然後天下服。夏有甘扈之誓。殷周以兵定天下。古人有言。天生五材。民并用之。廢一不可。誰能去兵。鞭扑不可弛於家。刑罰不可廢於國。征伐不可偃於下。用之有本末。行之有逆順耳。孔子曰。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文德者。帝王之利器。威武者。文德之輔助也。夫文之所加者深。則武之所者大。德之所施者博。則威之所制者廣。三代之盛。至於刑措兵寢者。以其本末有序。帝王之極功也。

  春秋之時。王道寢壞。禮樂不興。刑罰不中。陵夷至於戰國。韓任申子。秦用商鞅。連相坐之法。造參夷之誅。增加肉刑。大辟有鑿顛押(押抽)脅鑊亨之刑。至於始皇。兼吞戰國。遂毁先王之法。滅禮義之官。專任刑罰。躬操文墨。而奸邪并生。赭衣塞路。囹圄成市。下愁怨。潰而叛之。

  高祖初入關。約法三章。蠲削煩苛。兆民大悦。其後四夷未附。兵革未息。三章之法不足以禦奸。於是相國蕭何捃摭秦法。取其宜於時者。律九章。當孝惠。高后時。蕭。曹爲相。塡以無爲。是以衣食滋殖。刑罰用希。及孝文即位。躬修玄默。勸趣農桑。减省租賦。將相皆舊功臣。少文多質。懲惡亡秦之政。論議務在寬厚。耻言人之過失。化行下。告訐之易。吏安其官。民樂其業。蓄積歲增。户口浸息。風流篤厚。禁罔疏闊。選張釋之爲廷尉。罪疑者予民。是以刑罰大省。至於斷獄四百。有刑措之風。

  即位十三年。齊大倉令淳于公有罪當刑。其少女緹縈上書曰。妾父爲吏。齊中皆稱其廉平。今坐法當刑。妾傷夫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