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33 晏子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晏 子

  群書治要卷三十三

  諫 上

  景公飲酒數日。釋衣冠(釋衣冠原去冠被裳)。自鼓盆甕。問於左右曰。仁人亦樂此樂乎。梁丘據對曰。仁人之耳目猶人也。夫何爲獨不樂此樂也。公令趍駕迎晏子。晏子朝以至。公曰。寡人甚樂。欲與夫子同此樂。請去禮。對曰。群臣皆欲去禮以事君。嬰恐君之不欲也。今齊國小童。自中以上。力皆過。又能勝君。然而不敢者。畏禮義也。君(君應上)若無禮。無以使下。下若無禮。無以事上。夫人之所以貴於禽獸者。以有禮也。嬰聞之。人君無禮。無以臨其一(原無一字)邦。大夫無禮。官吏不恭。父子無禮。其家必凶。詩曰。人而無禮。胡不遄死。故禮不可去也。公曰。寡人不敏。無良左右。淫蠱寡人。以至於此。請殺之。晏子曰。左右無罪。君若無禮。則好禮者去。無禮者至。君若好禮。則有禮者至。無禮者去矣。公曰。善。請易衣冠。糞灑改席。召晏子。晏子入門。三讓升階。用三獻禮焉。再拜而出。公下拜送之。徹酒去樂曰。吾以章晏子之教也。

  景公之時。雨雪三日而不霽。公被狐白之裘。坐於堂側階。晏子入見。立有間。公曰。怪哉。雨雪三日而天不寒。晏子對曰。不寒乎。公笑。晏子曰。嬰聞古之賢君。飽而知人之飢。温而知人之寒。逸而知人之勞。今君不知也。公曰善。寡人聞命矣。乃命出裘發粟以與飢寒。孔子聞之曰。晏子能明其所欲。景公能(舊無能字。補之)行其所善。

  淳于人納女於景公。生孺子荼。景公愛之。諸臣謀欲廢公子陽生而立荼。公以告晏子。晏子(不上當有曰字)不可。夫以賤匹貴。國之害也。置子(置子應置大)立少。亂之本也。夫陽生長而國人戴之。君其勿易。夫位有等。故賤不陵貴。立子有禮。故孽不亂宗。廢長立少。不可以教下。尊孽卑宗。不可以利所愛。長少無等。宗孽無别。是設賊樹奸之本也。君其圖之。古之明君。非不知繁樂也。以爲樂淫則哀。非不知立愛也。以爲義失而憂。是故制樂以節。立子以道。若夫持讒諛以事君者。不足以責信。今君用讒人之謀。亂夫之言。廢長立少。臣恐後人之有因君之過以資其邪。廢少而立長。以成其利者。君其圖之。公不聽。景公没。田氏殺荼立陽生。殺陽生立簡公。殺簡公而取齊國。

  景公燕賞於國内。萬鍾者三。千鍾者五。命三出而職計筴之(筴之當作莫之從三字)。公怒。令之(無之字)免職計。命三出而士師筴(筴之作莫之從三字)之。公不悦。晏子見。公謂晏子曰。寡人聞君國者。愛人則能利之。惡人則能疏之。今寡人愛人不能利。惡人不能疏。失君道矣。晏子曰。嬰聞之。君正臣從謂之順。君僻臣從謂之逆。今君賞讒諛之臣。而令吏必從。則是使君失其道。臣失其守也。先王之立愛。以親(親當勸)善也。其去惡。以禁暴也。昔者。三代之興也。利於國者愛之。害於國者惡之。故明所愛而賢良衆。明所惡而邪僻滅。是以下平治。百姓和集。及其衰也。行安簡易。身安逸樂。順於己者愛之。逆於己者惡之。故明所愛而邪僻繁。明所惡而賢良滅。離散百姓。危覆社稷。君上不度聖王之興。而下不觀惰君之衰。逆政之行。有司不敢争。以覆社稷。危宗廟矣。公曰。寡人不知也。請從士師之策。

  景公觀於淄上。喟然而曰。嗚呼。使國可長保而傳子孫。豈不樂哉。晏子對曰。嬰聞之。明王不徒立。百姓不虚至。今君以政亂國。以行弃民久矣。而欲保之。不亦難乎。嬰聞之。能長保國者。能終善者也。諸侯并立。能終善者爲長。列士并立。能終善者爲師。昔先君桓公。方任賢而贊德之時。亡國恃以存。危國仰以安。是以民樂其政。而世高其德。行遠征暴。勞者不疾。驅海内使朝子。諸侯不怨。當是時。盛君之行。不能進焉。及其卒而衰。怠於德而并於樂。身溺於婦侍。而謀因於竪刁。是以民苦其政而世非其行。故身死胡宫而不舉。蟲出而不收。當是時也。桀紂之卒。不能惡焉。詩曰。靡不有初。鮮克有終。不能終善者。不遂其國(國當君)。今君臨民若寇讎。見善若避熱。亂政而危賢。必逆於衆。肆欲於民。而虐誅其下。恐及於身矣。嬰之年老。不能待君使矣。行不能革。則持節以没世矣。

  景公出游。北面望睹齊國。曰。嗚呼。使古而無死。如何。晏子曰。昔上帝以人之没爲善。仁者息焉。不仁者伏焉。若使古而無死。丁公(丁公下有太公二字)將有齊國。桓。襄。文。武。將皆相之。吾君將戴笠。衣褐。執銚耨。以蹲行畎畝之中。孰暇患死。公不悦。無幾何。梁丘據乘(乘作御)六馬而來。公曰。據與我和者夫。晏子曰。此所謂同也。所謂和者。君甘則臣酸。君淡則臣鹹。今據也。君甘亦甘。所謂同也。安得爲和。公不悦。無幾何。公西北(北面)望。睹篲星。召伯常騫使攘而去之。晏子曰。不可。此教也。以誡不敬。今君若設文而受諫。雖不去篲星。將自亡。今君嗜酒而并於樂。政不飾而寬於小人。近讒好優。何暇在(在疑去)篲。茀又將見矣。公不悦。無幾何。晏子卒。公出屏而立曰。嗚呼。昔者從夫子而游。夫子一日而三責我。今孰責寡人哉。

  景公射鳥。野人駭之。公令吏誅之。晏子曰。野人不知也。臣聞之。賞無功謂之亂。罪不知謂之虐。兩者先王之禁也。以飛鳥犯先王之禁。不可。今君不明先王之制。而無仁義之心。是以從欲而輕誅也。夫鳥獸固人之養也。野人駭之。不亦宜乎。公曰。善。自今以來。弛鳥獸之禁。無以拘民。

  諫 下

  景公築路寢之臺。三年未息。而又爲長庲之役。二年未息。又爲鄒之長途。晏子諫曰。百姓之力勤矣。君不息乎。公曰。途將成矣。請成而息之。對曰。君屈民財者。不得其利。窮民力者。不得其樂。昔者。楚靈王作爲頓(頓作頃)宫。三年未息也。又爲章華之臺。五年未息也。而又爲乾谿之役。八年。百姓之力不足。而自息也。靈王死乾谿。而民不與歸。今君不道(道作遵)明君之義。而修(修循)靈王之迹。嬰懼君之有暴民之行。而不睹長庲之樂也。不若息之。公曰。善。非夫子。寡人不知得罪於百姓深也。於是令勿收斬板而去之。

  景公成路寢之臺。逢於何遭晏子於塗。再拜於馬前曰。於何之母死。兆在路寢之臺牖下。願請合骨。晏子曰。嘻。難矣。雖然。嬰將爲子復之。遂入見。公曰。有逢於何者。母死。兆在路寢。當牖下。願請合骨。公作色不悦曰。自古及今。子亦嘗聞請葬人主宫者乎。晏子對曰。古之君治其宫室節。不侵生人之居。其臺榭儉。不殘死人之墓。未嘗聞請葬人主宫者也。今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