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4-6 春秋左氏傳(上中下)(一)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春秋左氏傳(上)

  群書治要卷四

  君子曰。潁考叔。純孝也。愛其母,施及莊公。詩曰。孝子不匱。永錫爾類。其是之謂乎。

  君子曰。信不由中。質無益也。明恕而行。要之以禮。雖無有質。誰能間之。苟有明信。澗溪沼沚之毛。蘋蘩薀藻之菜。筐筥錡釜之器。潢污行潦之。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而况君子結二國之信。行之以禮。又焉用質。風有采蘩、采蘋。雅有行葦、泂酌。昭忠信也。

  宋穆公疾。召大司馬孔父而屬殤公焉。曰。先君舍與夷而立寡人。寡人弗敢忘。若以大夫之靈。得保首領以殁。先君若問與夷。其將何辭以對。請子奉之。以主社稷。寡人雖死。亦無悔焉。對曰。群臣願奉馮也。公曰。不可。先君以寡人爲賢。使主社稷。若弃德不讓。是廢先君之舉也。豈曰能賢。光昭先君之令德。可不務乎。吾子其無廢先君之功。使公子馮出居於鄭。八月庚辰。宋穆公卒。殤公即位。

  君子曰。宋宣公可謂知人矣。立穆公。其子饗之。命以義夫。商頌曰。殷受命咸宜。百禄是荷。。其是之謂乎。

  石碏諫曰。臣聞愛子。教之以義方。弗納於邪。驕、奢、淫、佚。所自邪也。四者之來。寵禄過也。將立州籲。乃定之矣。若猶未也。階之爲禍。夫寵而不驕。驕而能降。降而不憾。憾而能眕者鮮矣。且夫賤妨貴。少陵長。遠間親。新間舊。小加大。淫破義。所謂六逆也。君義臣行。父慈子孝。兄愛弟敬。所謂六順也。去順效逆。所以速禍也。君人者將禍是務去。而速之。無乃不可乎。弗聽。其子厚與州籲游。禁之。不可。桓公立。乃老。

  石碏使告於陳曰。衛國褊小。老夫耄矣。無能爲也。此二人者。實弒寡君。敢即圖之。陳人執之。而請莅於衛。九月。衛人使右宰醜莅殺州籲於濮。石碏使其宰獳羊肩莅殺石厚於陳。君子曰。石碏。純臣也。惡州籲而厚與焉。大義滅親。其是之謂乎。

  商書曰。惡之易也。如火之燎於原。不可鄉邇。其猶可撲滅。周任有言曰。爲國家者。見惡。如農夫之務去草焉。芟夷薀崇之。絶其本根。勿使能殖。則善者信矣。

  公問族於衆仲。衆仲對曰。子建德。因生以賜姓。胙之土而命之氏。諸侯以字爲謚。因以爲族。官有世功。則有官族。邑亦如之。公命以字爲展氏。

  禮。經國家、定社稷、序民人。利後嗣者也。而舍之。度德而處之。量力而行之。相時而動。無累後人。可謂知禮矣。

  鄭伯使卒出豭。行出犬鷄。以詛射潁考叔者。君子謂。鄭莊公失政刑矣。政以治民。刑以正邪。既無德政。又無威刑。是以及邪。邪而詛之。將何益矣。

  鄭、息有違言。息侯伐鄭。鄭伯與戰於竟。息師大敗而還。君子是以知息之將亡也。不度德。不量力。不親親。不徵辭。不察有罪。犯五不韙而以伐人。其喪師也。不亦宜乎。

  臧哀伯諫曰。今滅德立違。而置其賂器於大廟。以明示百官。百官象之。其又何誅焉。國家之敗。由官邪也。官之失德。寵賂章也。郜鼎在廟。章孰甚焉。武王克商。遷九鼎於雒邑。義士猶或非之。而况將昭違亂之賂器於大廟。其若之何。

  周内史聞之。曰。臧孫達其有後於魯乎。君違。不忘諫之以德。

  夫名以制義。義以出禮。禮以體政。政以正民。是以政成而民聽。易則生亂。

  師服曰。吾聞國家之立也。本大而末小。是以能固。故子建國。諸侯立家。卿置側室。大夫有貳宗。士有隸子弟。庶人、工、商各有分親。皆有等衰。是以民事其上。而下無覬覦。

  季梁止曰。小之能敵大也。小道大淫。所謂道。忠於民而信於神也。上思利民。忠也。祝史正辭。信也。夫民。神之主也。是以聖王先成民而後致力於神。三時不害而民和年豐也。上下皆有嘉德而無違心也。務其三時。修其五教。親其九族。以致其禋祀。於是乎民和而神降之福。故動則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

  公問名於申繻。對曰。名有五。有信。有義。有象。有假。有類。以名生爲信。以德命爲義。以類命爲象。取於物爲假。取於父爲類。是其生也。與吾同物。命之曰。同。

  師克在和。不在衆。商、周之不敵。君之所聞也。

  卜以决疑。不疑何卜。

  苟信不繼。盟無益也。詩云。君子屢盟。亂是用長。無信也。

  春。楚屈瑕伐羅。鬬伯比送之。還。謂其御曰。莫敖必敗。舉趾高。心不固矣。遂見楚子曰。必濟師。楚子辭焉。入告夫人鄧曼。鄧曼曰。大夫其非衆之謂。其謂君撫小民以信。訓諸司以德。而威莫敖以刑也。莫敖狃於蒲騷之役。將自用也。必小羅。君若不鎮撫。其不設備乎。夫固謂君訓衆而好鎮撫之。召諸司而勸之以令德。見莫敖而告諸之不假易也。不然。夫豈不知楚師之盡行也。楚子使賴人追之。不及。

  莫敖使徇於師曰。諫者有刑。及鄢。亂次以濟。遂無次。且不設備。及羅。羅與盧戎兩軍之。大敗之。莫敖縊於荒谷。群帥囚於冶父以聽刑。楚子曰。孤之罪也。皆免之。

  初。襄公立。無常。鮑叔牙曰。君使民慢。亂將矣。奉公子小白出奔莒。

  十年。春。齊師伐我。公將戰。曹劌請見。其鄉人曰。肉食者謀之。又何間焉。劌曰。肉食者鄙。未能遠謀。乃入見。

  問。何以戰。公曰。衣食所安。弗敢專也。必以分人。對曰。小惠未遍。民弗從也。公曰。犧牲玉帛。弗敢加也。必以信。對曰。小信未孚。神弗福也。公曰。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對曰。忠之屬也。可以一戰。戰則請從。公與之乘。戰於長勺。

  公將鼓之。劌曰。未可。齊人三鼓。劌曰。可矣。齊師敗績。公將馳之。劌曰。未可。下視其轍。登軾而望之。曰。可矣。遂逐齊師。

  既克。公問其故。對曰。夫戰。勇氣也。一鼓氣。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夫大國難測也。懼有伏焉。吾視其轍亂。望其旗靡故逐之。

  秋。宋大。公使吊焉。曰。淫雨。害於粢盛。若之何不吊。對曰。孤實不敬。降之灾。又以爲君憂。拜命之辱。臧文仲曰。宋其興乎。禹、湯罪己。其興也悖焉。桀、紂罪人。其亡也忽焉。且列國有凶稱孤。禮也。言懼而名禮。其庶乎。既而聞之曰。公子御説之辭也。臧孫達曰。是宜爲君。有恤民之心。

  初。内蛇與外蛇鬥於鄭南門中。内蛇死。六年而厲公入。公聞之。問於申繻曰。猶有妖乎。對曰。人之所忌。其氣焰以取之。妖由人興也。人無釁焉。妖不自。人弃常。則妖興。故有妖。

  商書所謂惡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