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茶解
来源:拙风文化网    作者:明·罗廪    类别:经典茶著作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家孝廉兄有茶圃,在桃花源西岩,幽奇别一地,琪花珍羽莫能辨识其名。所卢茶,实用蒸法如*茶,弗知有炒焙揉授之法。予理鄣日,始游松萝山,亲见方长老制茶法甚具,予手书茶僧卷赠之,归而传其法。故山山中人弗习也,中岁自祠部出,偕高君访太和,辄人吾里,偶纳凉城西庄,称姜家山者,上有茶数株,翳丛薄中,高君手撷其芽数升,旋沃山庄铛,炊松茅活火,且炒且揉,得数合。驰献先计部,余命童子汲溪流烹之。洗盏细啜,色白而香,仿佛松萝等。自是吾兄弟每及谷雨前,遣干仆人山,督制如法,分藏堇堇。迩年荣邸中益稔兹法,近采诸梁山制之,色味绝佳,乃知物不殊,顾腕法工拙何如耳。予晚节嗜茶益癖,且益能别渑淄。觉舌根结习未化,于役湟塞,遍,得城隅北泉,自岩隙中淅沥如线渐出,辄*然进流。尝之味甘冽且厚,寒碧沁人,即弗能颜行中泠,亦庶几昆龙泓而季蒙惠矣。日汲一盎,供博士炉。茗必松萝始御,弗继,则以池顾渚需次焉。顷从皋兰书邮中,接高君八行,兼寄茶解。自明州至,亟读之,语语中伦,法法人解。赞皇失其鉴,竟陵褫其衡。风旨泠泠,惕然人外,直将莲花齿颊,吸尽西江,洗涤根尘,妙证色香味三昧,无论紫茸供,当拉玉版同参耳。予因追忆西庄采啜酣笑时,一弹指十九年矣。予疲暮尚逐戎马,不耐膻乡潼酪。赖有此家常生活,顾绝塞名茶不易致,而高君乃用。此为政中隐山,足以茹真却老。予实妒之。更㈠可时盘砖相对,倚听松涛,口津津林壑事,言之色飞。予近筑滁园,沤息计,饶阳阿爽垲执茶,归当手兹编为善知识,亦甘露门不二法也。昔白香山治池园洛下,以所获颍川酿法、蜀客秋声、传陵之琴、弘农之石为快。惜无有以兹解授之者,予归且习禅,无所事酿,孤桐怪石,夙故畜之。今复得兹,视白公池上物奢矣。率尔书报高君,志兰息心赏。时方历壬子春三月武陵友弟龙膺君御甫书。

总论

  茶通仙灵,久能令升举。然蕴有妙理,非深知笃好不能得其当。盖知深斯鉴别精,笃好斯修制力。余自儿时,性喜茶,顾名品不易得,得亦不常有。乃周游产茶之地,采其法制,参互考订,深有所会。遂于中隐山阳,栽植培灌,兹且十年。春夏之交,手为摘制。聊足供斋头烹啜,论其格,当雁行虎丘。因思制度有古人意虑所不到,而今始精备者,如席地团扇,以册易卷,以墨易漆之类,未易枚举。即茶之一节,唐宋研膏蜡面,京挺龙团,或至把握纤微,直钱数十万,亦珍重哉。而碾造愈工,茶性愈失,矧杂以香物乎。曾不若今人止精于炒焙,不损本真,故桑苎茶绎,第可想其风致,奉为开山,其舂碾罗则,诸法殊不足仿。余尝谓茶酒二事,至今日可称精妙,前无古人,此亦可与深知者道耳。

  鸿渐志茶之出,曰山南、淮南、剑南、湖东、黔州、岭南诸地。而唐宋所称,则建州、洪州、穆州、惠州、绵州、福州、雅州、南康、婺州、宣城、饶池、蜀州、潭州、彭州、袁州、龙安、涪州、建安、岳州。而绍兴进茶自宋范文虎始。余邑贡茶,亦自南宋季,至今南山有茶局、茶曹、茶园之名,不一而止。盖古多园中植茶,沿至我朝,贡茶为累。茶园尽废,第取山中野茶,聊且塞责,而茶遂不得与阳羡、天池相抗矣。余按唐宋产茶地,堇堇如前所称,而今之虎丘、罗芥、池、顾渚、松萝、龙井、雁荡、武夷、灵山、大盘、日铸诸有名之茶,无一与焉。乃知灵草在在有之,但人不知培植,或疏于制度耳,嗟嗟,宇宙大矣。

  经云,一茶、二槚、三葭、四茗、五荈,精粗不同,总之皆茶也。而至如岭南之苦登、玄岳之骞林叶、蒙阴之石藓,又各为一类,不堪人口。《研北志》云,交趾登茶如绿苔,味辛烈,而不言其苦恶,要非知茶者。

  茶,六书作荼,《尔雅》、《本草》、《汉书》,荼陵俱作荼。《尔雅注》云“树如栀子”是已。而谓冬生叶,可煮羹  饮,其故难晓。

  茶须色香味三美具备,色以白为上,青绿次之,黄为下。香如兰为上,如蚕豆花次之,以甘为上,苦涩斯下矣。

  茶色贵白。白而味觉甘鲜,香气扑鼻,乃为精晶。盖茶之精者,淡固白,浓亦白,初泼白,久贮亦白。味足而色白,其香自溢,三者得则俱得也。近好事家,或虑其色重,一注之水,投茶数片,味既不足,香亦杳然,终不免水厄之诮耳。虽然,尤贵择

  茶难五香而燥,燥之一字,唯真芥茶足以当之。故虽过饮,亦自快人。重而湿者,池也。茶之燥湿,由于土性,不系人事。

  茶须徐啜,若一吸而尽,连进数杯,全不辨味,何异佣。卢仝七碗亦兴到之言,未是实事。山堂夜坐,手烹蚕茗,至火相战,俨听松涛,倾泻人瓯,云光缥渺,一段幽趣,故,难与人言。

  种茶地宜高燥而沃,土沃则产茶自佳。《经》云,生烂石者上,多土者下;野者上,园者次。恐不然。

  秋社后,摘茶子浮,取沉者。略晒去湿润,沙拌,藏竹篓中,勿令冻损。俟春旺时种之。茶喜丛生,先治地平正,行疏密,纵横各二尺许。每一坑下子一掬,覆以焦土,不宜太厚,次年分植,三年便可摘取。

  茶地斜坡为佳,聚向阴之处,茶遂劣。故一山之中,美恶相悬,至吾四明海内外诸山,如补陀、川山、朱溪等处,皆产茶,而色香味俱无足取者。以地近海,海风咸而烈,人面受之,不免憔悴而黑,况灵草乎。

  茶根土实,草木难生则不茂。春时*草,秋夏锄掘三四遍,则次年抽茶更盛。茶地觉力薄,当培以焦土。治焦土法,下置乱草,上覆以土,用火烧过。每茶根傍掘一小坑,培以升许。须记方所,以便次年培壅。晴昼锄过,可用米泔浇之。

  茶园不宜杂以恶木,惟桂、梅、辛夷、玉兰、苍松、翠竹之类,与之植,亦足以蔽覆霜雪,掩映秋阳。其不可莳芳兰、幽菊及诸清芬之,最忌与菜畦相逼,不免秽污渗漉,滓厥清真。

  雨中采摘,则茶不香。须晴昼采,当时焙。迟则色味香俱减矣。故谷雨前后,最怕阴雨,阴雨宁不采。久雨初霁,亦须隔一两日方可,不然,必不香美。采必期于谷雨者,以太早则气未足,稍迟则气散。人夏则气暴而味苦涩矣。

  采茶入箪,不宜见风日,恐耗其真液。亦不得置漆器及瓷器内。

  炒茶,铛宜热;焙,铛宜温。凡炒止可一握,候铛微炙手,置茶铛中札札有声,急手炒匀。出之箕上,薄摊用扇扇冷,略加揉*。再略炒,人文火铛焙干,色如翡翠。若出铛不扇,不免变色。

  茶口十新鲜,膏液具足。初用武火急炒,以发其香,然火亦不宜太烈。最忌炒制半干,不于铛中焙燥而厚罨笼内,慢火烘炙。

  茶炒熟后,必须揉按,揉授则脂膏熔液,少许人汤,味无不全。

  铛不嫌熟,磨擦光净,反觉滑脱。若新铛则铁气暴烈,茶易焦黑。又若年久锈蚀之铛,即加磋磨亦不堪用。

  炒茶用手,不惟匀适,亦足验铛之冷热。薪用巨杆,初不易燃,既不易熄,难于调适。易燃易熄,无逾松丝,冬日藏积,临时取用。

  茶叶不大苦涩.惟梗苦涩而苗.日带草气。去其梗,则味自清澈.此松萝、池法也。余谓及时急采急焙,即连梗亦不甚为害。大都头茶可连梗,人夏便须择去。

  —松萝茶出休宁松萝山.僧大方所创造。其法,将茶摘去筋脉.银铫妙制。今各山悉仿其法。真伪亦难辨别。

  茶无蒸法,惟岕茶用蒸。余尝欲取真岕,用炒焙法制之,不知当何状。近闻好事者亦稍稍变其初制矣。

  藏茶宜燥又宜凉,湿则味变而香失,热则味苦而色黄。蔡君谟云,茶喜温。此语有疵。大都藏茶宜高楼,宜大瓮。包口用青箬,瓮宜覆,不宜仰,覆则诸气不入,晴燥,以小瓶分贮用,又贮茶之器,必始终贮茶,不得移为他用。小瓶不宜多用青箬,箬气盛亦能夺茶香。

  名茶宜瀹以名泉。先令火炽,始置汤壶,急扇令涌沸,则汤嫩而茶色亦嫩。《茶经》云,如鱼目微有声为一沸,沿边如涌泉连珠为二沸,腾波鼓浪为三沸,过此则汤老不堪用。李南金谓,当用背二涉三之际为合量。此真赏鉴家言。而罗大·经惧汤过老,欲于松涛涧水后,移瓶去火,少待沸止而瀹

上一篇:茶寮记
下一篇:龙井访茶记
经典茶著作推荐


茶叶知识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