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31 六韜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六 韜

  群書治要卷三十一

  文 韜

  文王問太公曰。天下一亂一治。其所以然者何。天時變化自有之乎。太公曰。君不肖則國危而民亂。君賢聖則國家安而天下治。禍福在君。不在天時。文王曰。古之賢君可得聞乎。太公曰。昔帝堯。上世之所謂賢君也。堯王下之時。金銀珠玉弗。錦繡文綺弗衣。奇怪异物弗視。玩好之器弗寶。淫佚之樂弗聽。宫垣室屋弗崇。茅茨之蓋不翦。衣履不敝盡不更爲。滋味重累不食。不以役之故。留耕種之時。削心約志。從事乎無爲。其自奉也甚寡。役賦也甚薄。故萬民富樂而無飢寒之色。百姓戴其君如日月。視其君如父母。文王曰。大哉賢君之德矣。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爲國之道。太公曰。愛民。文王曰。愛民奈何。太公曰。利而勿害。成而勿敗。生而勿殺。與而勿奪。樂而勿苦。喜而勿怒。文王曰。奈何。太公曰。民不失其所務。則利之也。農不失其時業。則成之也。省刑罰。則生之也。薄賦斂。則與之也。無多宫室臺池。則樂之也。吏清不苛。則喜之也。民失其務。則害之也。農失其時。則敗之也。無罪而罰。則殺之也。重賦斂。則奪之也。多營宫室游觀以疲民。則苦之也。吏爲苛擾。則怒之也。故善爲國者。御民如父母之愛子。如兄之慈弟也。見之飢寒則爲之哀。見之勞苦則爲之悲。文王曰。善哉。

  文王問於太公曰。賢君治國何如。對曰。賢君之治國。其政平。吏不苛。其賦斂節。其自奉薄。不以私善害公法。賞賜不加於無功。刑罰不施於無罪。不因喜以賞。不因怒以誅。害民者有罪。進賢者有賞。後宫不荒。女謁不聽。上無淫匿。下無陰害。不供宫室以費財。不多游觀臺池以罷民。不雕文刻鏤以逞耳目。官無腐蠹之藏。國無流餓之民也。文王曰。善。

  文王問師尚父曰。王人者何上何下。何取何去。何禁何止。尚父曰。上賢下不肖。取誠信。去詐僞。禁暴亂。止奢侈。故王人者有六賊七害。六賊者。一曰大宫殿臺池游觀淫樂歌。傷王之德。二曰不事農桑。作業作勢(作業作勢作任氣作業)。游俠犯歷法禁。不從吏教。傷王之化。三曰結連朋黨。比周爲權。以蔽賢智。傷王之權。四曰抗智高節。以爲氣勢。傷吏威(吏威作王之威)。五曰輕爵位。賤有司。羞爲上犯難。傷功臣之勞。六曰强宗侵奪。陵侮貧弱。傷庶民矣。七害者。一曰無智略大謀。而以重賞尊爵之故。强勇輕戰。僥幸於外。王者慎勿使將。二曰有名而無用。出入异言。揚美掩惡(揚美掩惡掩善揚惡)。進退爲巧。王者慎勿與謀。三曰朴其身躬。惡其衣。語無爲以求名。言無欲以求得。此僞人也。王者慎勿近。四曰。博文辨辭。高行論議。而非時。此奸人也。王者慎勿寵。五曰果敢輕死。苟以貪得尊爵重禄。不圖大事。待利而動。王者慎勿使。六曰爲雕文刻鏤。技巧華飾。以傷農事。王者必禁之。七曰爲方伎咒詛。作蠱道鬼神不驗之物。不詳訛言(不詳訛言作不祥之言)。欺詐良民。王者必禁止之。故民不盡其力非吾民。士不誠信而巧僞非吾士。臣不忠諫非吾臣。吏不平潔愛人非吾吏。宰相(宰相作相一字)不能富國强兵。調和陰陽。以安萬乘之主。簡練群臣。定名實。明賞罰。令百姓富樂。非吾宰相(宰相作相一字)也。故王人之道。如龍之首。高居而遠望。徐視而審聽。神其形。散其精(散其精隱其情)。若之高不可極。若川之深不可測也。

  文王問太公曰。君務舉賢而不獲其功。世亂愈甚。以致危亡者。何也。太公曰。舉賢而不用。是有舉賢之名也。無得賢之實也。文王曰。其失安在。太公曰。其失在好用世俗之所譽。不得其真賢。文王曰。好用世俗之所譽者何也。太公曰。好聽世俗之所譽者。或以非賢爲賢。或以非智爲智。或以非忠爲忠。或以非信爲信。君以世俗之所譽者爲賢智。以世之所毁者爲不肖。則多黨者進。少黨者退。是以群邪比周而蔽賢。忠臣死於無罪。邪臣以虚譽取爵位。是以世亂愈甚。故其國不免於危亡。文王曰。舉賢奈何。太公曰。將相分職。而各以官舉人。案名察實。選才考能。令能當其名。名得其實。則得賢人之道。文王曰。善哉。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治國之所貴。太公曰。貴法令之必行。必行則治道通。通則民大利。大利則君德彰矣。君不法地而隨世俗之所善以爲法。故令出必亂。亂則復更爲法。是以法令數變。則群邪成。而君沉於世。是以國不免危亡矣。

  文王問太公曰。願聞爲國之大失。太公曰。爲國之大失。而不法法。國君不悟。是爲大失。文王曰。願聞不法法。國君不悟。太公曰。不法法則令不行。令不行則主威傷。不法法則邪不止。邪不止則禍亂起矣。不法法則刑妄行。刑妄行則賞無功。不法法則國昏亂。國昏亂則臣爲變。不法法則水旱發。旱發則萬民病。君不悟則兵革起。兵革起則失下也。

  文王問太公曰。人主動作舉事善惡。有福殃之應。鬼神之福無。太公曰。有之。主動作舉事惡則應之以刑。善則地應之以德。逆則人備之以力。順則神授之以職。故人主好重賦斂。大宫室。多游臺。則民多病温。霜露殺五穀。絲麻不成。人主好田獵畢弋。不避時禁。則歲多大風。禾穀不實。人主好破壞名山。壅塞大川。决通名水。則歲多大傷民。五穀不滋。人主好武事。兵革不息。則日月薄蝕。太白失行。故人主動舉事善。則應以之德。惡。則人備之以力。神奪之以職。如響之應聲。如影之隨形。文王曰。誠哉。

  文王問太公曰。君國主民者。其所以失之者何也。太公曰。不慎所與也。人君有六守三寶。六守者。一曰仁。二曰義。三曰忠。四曰信。五曰勇。六曰謀。是謂六守。文王曰。慎擇此六者奈何。太公曰。富之而觀其無犯。貴之而觀其無驕。付之而觀其無轉(轉作專)。使之而觀其無隱。危之而觀其無恐。事之而觀其無窮。富之而不犯者仁也。貴之而不驕者義也。付之而不轉(轉專)者忠也。使之而不隱者信也。危之而不恐者勇也。事之而不窮者謀也。人君慎此六者。以爲君用。君無以三寶借人。以三寶借人。則君將失其威。大農。大工。大商。謂之三寶。六守長則國昌。三寶完則國安。

  文王問太公曰。先聖之道。可得聞乎。太公曰。義勝欲則昌。欲勝義則亡。敬勝怠則吉。怠勝敬則滅。故義勝怠者王。怠勝敬者亡。

  武王問太公曰。桀紂之時。獨無忠臣良士乎。太公曰。忠臣良士。地之所生。何爲無有。武王曰。爲人臣而令其主殘虐。爲後世笑。可謂忠臣良士乎。太公曰。是諫者不必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