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六)_第2页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百千里。阻險林叢。弗能盡著。視之若易。行之甚難。越人名爲藩臣。貢酎之奉。不輸大内。越國僻遠。珍奇之貢。宗廟之祭。皆不與也。大内。都内也。一卒之用。不給上事。自相攻擊。而陛下以兵救之。是反以中國而勞蠻夷也。越人愚戆輕薄負約反覆。其不用子之法度。非一日之積也。壹不奉詔。舉兵誅之。臣恐後兵革無時得息也。間者數年。歲比不登。賴陛下德澤振救之。得毋轉死溝壑。今發兵行數千里。資衣糧入越地。輿轎而逾領。轎。竹輿(舊無竹輿二字。補之)車也。嶺。山嶺也。不通(通下有船字)車。運轉皆擔輿也。拕舟而入。水行數百千里。夾以深林叢竹。道上下擊石。林中多蝮蛇猛獸。夏月暑時。歐泄霍亂之病相隨屬也。曾未施兵接刃。死傷者必衆矣。

  前時南海王反。陛下先臣使將軍間忌將兵擊之。先臣淮南厲王長也。會天暑多雨。樓船卒居擊櫂。未戰而病死者過半。親老哭泣。孤子啼號。破家散業。迎尸千里之外。裹骸骨而歸。悲哀之氣。數年不息。長老至今以爲記。曾未入其地而禍已至此矣。臣聞軍旅之後。必有凶年。陛下德配天地。明象日月。恩至禽獸。澤及草木。一人有飢寒不終其年而死者。爲之悽愴於心。今方内無狗吠之警。而使陛下甲卒死亡。暴露中原。霑漬山谷。邊境之民。爲之早閉晏開。朝不及夕。臣安竊爲陛下重之。不習南方地形者。多以越爲人衆兵强。能難邊城。爲邊城難也。臣竊聞之。與中國异。限以高山。人迹絶。車道不通。地所以隔外内也。且越人綿力薄材。不能陸戰。又無車騎弓弩之用。然而不可入者。以保險。而中國之人不能其土也。兵未血刃。而病死者什二三。雖舉越國而虜之。不足以償所亡。

  臣聞道路言閩越王弟甲弑而殺之。甲以誅死。其民未有所屬。陛下使重臣臨存。施德垂賞。以招致之。此必委質爲藩臣。世供貢職。陛下以方寸之印。丈二之組。鎮撫方外。不勞一卒。不頓一戟。而威德并行。今以兵入其地。此必震恐。以有司爲欲屠滅之也。必雉兔逃入山林險阻。背而去之。則復相群聚。留而守之。歷歲經年。則士卒疲倦。食糧乏絶。男子不得耕稼樹種。婦人不得紡績織絍。丁壯從軍。老弱轉餉。居者無食。行者無糧。民苦兵事。亡逃者必衆。隨而誅之。不可勝盡。盗賊必起。兵者凶事。一方有急。四面皆從。臣恐變故之生。奸邪之。由此始也。周易曰。高宗伐鬼方。三年而克之。鬼方小蠻夷。高宗殷之盛天子也。以盛子伐小蠻夷。三年而後克。言用兵之不可不重也。

  臣聞天子之兵。有征而無戰。言莫敢校也。如使越人蒙死徼幸以逆執事之顔行。在前行。故曰顔也。廝輿之卒。有一不備而歸者。雖得越王之首。臣猶竊爲大漢羞之。陛下四海爲境。九州爲家。八薮爲囿。江漢爲池。生民之屬。皆爲臣妾。陛下垂德惠以覆露之。使元元之民。安生樂業。則澤被萬世。施之無窮。下之安。猶泰山而四維之也。夷狄之地。何足以爲一日之閑而煩汗馬之勞乎。是時。漢兵遂出逾嶺。適會閩越王弟餘善殺王以降。漢兵罷。上嘉淮南之意。

  吾丘壽王。字子戆。趙人也。丞相公孫弘奏言民不得挾弓弩(舊無民不得挾弓弩六字。補之)。十賊彍弩。百吏不敢前。害寡而利多。此盗賊所以繁也。禁民不得挾弓弩。則盗賊執短兵。短兵接則衆者勝。以衆吏捕寡賊。其勢必得。盗賊有害無利。則莫犯法。臣愚以爲禁民無得挾弓弩便。上下其議。壽王對曰。臣聞古者五兵。非以相害。以禁暴討邪。安居則以制猛獸而備非常。有事則以設守衞而施行陳。及至周室衰微。諸侯力政。强侵弱。衆暴寡。海内抗弊。巧詐并生。是以智者陷愚。勇者威怯。苟以得勝爲務。不顧義理。故機變械飾。所以相賊害之具。不可勝數。秦兼下。廢王道。立私議。去仁恩而任刑戮。墮名城。殺豪杰。銷甲兵。折鋒刃。其後民以耰鋤捶梃相撻擊。犯法滋衆。盗賊不勝。至於赭衣塞路。群盗滿山。卒以亂亡。

  故聖王務教化而省禁防。知其不足恃也。今陛下昭明德。建太平。舉俊材。興學官。宇内日化。方外鄉風。然而盗賊猶有者。郡國二千石之罪。非挾弓弩之過也。禮曰。男子生。桑弧蓬矢以舉之。明示有事也。大射之禮。自子降及乎庶人。三代之道也。愚聞聖王合射以明教。未聞弓矢之爲禁也。且所爲禁者。爲盗賊之以攻奪也。攻奪之罪死。然而不止者。大奸之於重誅。固不避也。臣恐邪人挾之而吏不能止。良民以自備而抵法禁。是擅賊威而奪民救也。竊以爲無益於禁奸。而廢先王之典。使學者不得習行其禮。不便。書奏。上以難丞相弘。弘詘焉。

  主父偃。齊國人也。上書闕下。所言九事。其八事爲律令。一事谏伐匈奴。曰。臣聞國雖大。好戰必亡。天下雖平。忘戰必危。下既平。春蒐秋獮。所以不忘戰也。且怒者。逆德也。兵者。凶器也。争者。末節也。故聖王重之。夫務戰勝。窮武事。未有不悔者也。昔秦皇帝任戰勝之威。并吞戰國。海内爲一。功齊三代。務勝不休。欲攻匈奴。

  李斯谏曰。夫匈奴無城郭之居。委積之守。遷徙烏舉。難得而制。輕兵深入。糧食必絶。運糧以行。重不及事。得其地不足以爲利。得其民不可調而守也。不可和調。勝必弃之。非民父母。靡獘中國。甘心匈奴。非完計也。秦皇帝不聽。遂使蒙恬將兵而攻胡。却地千里。以河爲境。發天下丁男以守北河。暴兵露師。十有餘年。死者不可勝數。終不逾河而北。是豈人衆之不足。兵革之不備哉。其勢不可也。又使天下飛芻輓粟。轉輸北河。率三十鍾而致一石。男子疾耕。不足於糧餉。女子紡績。不足于帷幕。百姓靡獘。孤寡老弱不能相養。道死者相望。蓋天下始叛也。及至高皇帝定下。略地於邊。聞匈奴聚代谷之外而欲擊之。

  御史成谏曰。夫匈奴獸聚而鳥散。從之如搏景。今陛下盛德攻匈奴。臣竊危之。高帝不聽。遂至代谷。果有平城之圍。高帝悔之。迺使劉敬往結和親。然後天下無干戈之事。故兵法曰。興師十萬。日費千金。秦常積衆數十萬人。雖有覆軍殺將。繫虜單于。適足以結怨深讎。不足以償天下之費也。夫匈奴行盗侵敺。所以爲業。性固然。上自虞。夏。殷。周。禽獸畜之。不比爲人。夫不上觀虞。夏。殷。周之統。而下循近世之失。此臣之所以大恐。百姓所疾苦也。且夫兵久則變生。事苦則慮易。使邊境之民。靡敝愁苦。將吏相疑而外市。與外國交市。若章邯之比也。故尉他。章邯得成其私。此得失之效也。書奏召見。迺拜爲郎中。

  偃數上疏言事。歲中四遷。偃説上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