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3-20 漢書(二)_第3页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夏不得避暑熱。秋不得避陰雨。冬不得避寒凍。四時之間。無日休息。又私自送往迎來。吊死問疾。養孤長幼在其中。勤苦如此。尚復被旱之灾。急政暴虐。賦斂不時。朝令而暮改。當其有者。半賈而賣。無者取倍稱之息。取一償二爲倍稱。於是有賣田宅。鬻子孫。以償責者矣。

  而商賈大者。積貯倍息。小者。坐列販賣。操其奇贏。日游都市。乘上之急。所賣必倍。故其男不耕耘。女不蠶織。衣必文采。食必粱肉。無農夫之苦。而有仟伯之得。因其富厚。交通王侯。力過吏埶。以利相傾。千里游敖。冠蓋相望。此商人所以兼(兼下有并字)農人。農人所以流亡者也。

  今法律賤商人。商人已富貴矣。尊農夫。農夫已貧賤矣。故之所貴。主之所賤也。吏之所卑。法之所尊也。上下相反。好惡乖迕。而欲國富法立。不可得也。方今之務。莫若使民務農而已矣。欲民務農。在於貴粟。貴粟之道。在於使民以粟爲賞罰。今募天下入粟縣官。得以拜爵。得以除辠。如此。富人有爵。農民有錢。粟有所渫矣。夫能入粟以受爵。皆有餘者也。取於有餘以供上用。則貧民之賦可損。所謂損有餘。補不足。令出而民利者也。順於民心。所補者三。一曰主用足。二曰民賦少。三曰勸農功。爵者上之所擅。出於口而無窮。粟者民之所種。生於地而不乏。夫得高爵與免辠。人之所甚欲也。使下人入粟於邊以受爵免辠。不過三歲。塞下粟必多矣。

  於是文帝從錯之言。令民入粟邊。各以多少級數爲差。至武帝之初。七十年間。國家無事。都鄙廩庾盡滿。而府庫餘財。京師之錢累百巨萬。貫朽而不可校。校。數也。太倉之粟。陳陳相因。充溢露積於外。腐敗不可食。衆庶街巷有馬。阡陌之間成群。守閭閻者食粱肉。爲吏者長子孫。居官者以爲姓號。倉氏。庾氏是也。人人自愛而重犯法。先行誼而黜媿辱焉。於是罔疏而民富。

  是後外事四夷。内興功利。役費并興。而民去本。天下虚耗。人民相食。武帝末年。悔征伐之事。迺封丞相爲富民侯。以趙過爲搜粟都尉。教民代田。用力少而得穀多。至昭帝時。流民稍還。田野益闢。頗有蓄積。宣帝即位。用吏多選賢良。百姓安土。歲數豐穰。穀至石五錢。農人少利。時大司農中丞耿壽昌奏言糴三輔。弘農。河東。上黨。太原郡穀。足供京師。可以省關東漕卒過半。天子從其計。壽昌遂白令邊郡皆以穀賤時增價而糴。穀貴時减價而糶。名曰常平倉。民便之。上乃賜壽昌爵關内侯。至元帝時。乃罷常平倉。哀帝即位。百姓訾富雖不及文景。然下户口最盛。

  平帝崩。莽遂篡位。因漢承平之業。匈奴稱藩。百蠻賓。舟車所通。盡爲臣妾。府庫百官之富。天下晏然。莽一朝有之。而其意未滿。陿小漢家制度。以爲疏闊。宣帝始賜單于印璽。與子同。而西南夷鈎町稱王。莽乃遣使易單于印綬。貶鈎町爲侯。二方始怨。侵犯邊境。莽遂興師發三十萬衆。欲同時十道并出。壹舉滅匈奴。海内擾矣。又動欲慕古。不度時宜。分裂州郡。改職官。下令更名天下田曰王田。奴婢曰私屬。皆不得賣買。其男口不滿八而田過一井者。分餘田與九族鄉黨。犯令法至死。制又不定。吏緣爲奸。下謷謷然。陷刑者衆。

  凡貨。金錢布帛之用。夏。殷以前。其詳靡記云。太公爲周立九府圜法。圜即錢也。退又行之於齊。至管仲相桓公。通輕重之權。曰。歲有凶穰。故穀有貴賤。令有緩急。故物有輕重。所緩則賤。所急則貴。人君不理。則蓄賈游於市。乘民之不給。百倍其本矣。計本量委則足矣。然而民有飢餓者。穀有所藏也。民有餘則輕之。故人君斂之以輕。民不足則重之。故人君散之以重。民輕之之時爲斂糴之。重之之時官爲散之。凡輕重斂散之以時即準平。故大賈蓄家不得豪奪吾民矣。

  秦兼下。幣爲二等。黄金以溢爲名。二十兩爲溢。秦以溢爲一金。漢以一斤爲一金也。錢質如周。錢文曰半兩。漢興。以爲秦錢重難用。更令民鑄莢錢。如榆莢也。孝文爲錢益多而輕。更鑄四銖。文爲半兩。除盗鑄錢令。賈誼諫曰。夫事有召禍而法有起奸。今令細民人操造幣之埶。各隱屏而鑄。因欲禁其厚利微奸。雖黥罪日報。其埶不止。報。論。爲法若此。上何賴焉。又民用錢。郡縣不同。法錢不立。吏急而壹之虖。則大爲煩苛而力不能勝。縱而弗呵乎。則市肆异用。錢文大亂。苟非其術。何鄉而可哉。今農事弃捐。而采銅者繁。奸錢日多。五穀不爲多。民采銅鑄錢。廢其農業。故五穀不爲多。善人怵而爲奸邪。怵。誘。動心於奸邪也。愿民陷而之刑戮。刑戮甚不祥。奈何而忽。上不聽。是時吴以諸侯即山鑄錢。富埒天子。後卒叛逆。鄧通。大夫也。以鑄錢。財過王者。故吴。鄧錢布下。

  武帝因文景之蓄。忿胡粵之害。即位數年。嚴助。朱買臣等招來東甌。事兩粵。江淮之間。蕭然煩費矣。唐蒙。司馬相如開西南夷。鑿山通道千餘里。以廣巴蜀。巴蜀之民罷焉。彭吴穿穢栢(栢貊)。朝鮮置滄海郡。則燕。齊之間靡然發動。及王恢設謀馬邑。匈奴絶和親。侵擾北邊。兵連而不解。下共其勞。干戈日滋。行者齎。居者送。中外騷擾相奉。財賂衰耗而不澹。入物者補官。出貨者除辠。選舉陵夷。廉耻相冒。武力進用。法嚴令具。興利之臣。自此而始。

  其後衞青歲以數萬騎出擊匈奴。遂取河南。築朔方郡。時又通西南夷道。者數萬人。千里負擔餽饢。率十餘鐘致一石。鐘六石四斗。置滄海郡。築衞朔方。轉漕甚遠。自山東咸被其勞。費數十百巨萬。府庫并虚。迺募民能入奴婢以終身復爲郞。增秩。及入羊爲郞。始於此。此後衞青比歲將十餘萬衆擊胡。斬捕首虜之士。受賜黄金二十餘萬斤。而漢軍士馬死者十餘萬。兵甲轉漕之費不與焉。於是經用賦税既竭。不足以奉戰士。有司請令民得買爵及贖禁錮免贓罪。大者封侯卿大夫。小者郞。吏道雜而多端。官職耗廢。

  票騎仍再出擊胡。大克。獲渾邪王。率數萬衆來降。皆得厚賞。衣食仰給縣官。縣官不給。天子迺損膳。解乘輿駟。出御府禁藏以澹之。費以億計。縣官大空。富商賈財或累萬金而不佐公家之急。於是子與公卿議更造錢造無造字。幣以澹用。而摧浮淫并兼之徒。於是以東郭咸陽。孔僅爲大司農丞。領鹽鐵事。而桑私羊貴幸侍中。故三人言利。事析秋豪矣。法既益嚴。吏多廢免。皆謫令伐棘上林。昆明池。其明年。大將軍。票騎大出擊胡。賞賜五十萬金。軍馬死者十餘萬匹。轉漕車甲之費不與焉。是時財匱。戰士頗不得禄矣。

  諸賈人末作貰貸及商以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3cwm.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