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11 史記(二)_第3页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智伯報讎。左右欲誅之。襄子曰。彼義人也。吾謹避之耳。釋去之。居頃之。豫讓又漆身爲厲。吞炭爲啞。行乞於市。其妻不識。行見其友。其友識之。曰。以子之材。委質而臣事襄子。襄子必近幸子。近幸子乃爲所欲。顧不易邪。何乃殘身苦形。欲以求報襄子。不亦難乎。豫讓曰。既已委質臣事人而殺之。是懷二心以事君也。且吾所爲者。極難耳。然所以爲此者。將以愧下後世之爲人臣懷二心以事其君也。頃之。襄之當出。豫讓伏於所當過之橋下。襄子至橋馬驚。曰。此必是豫讓也。使人問之。果豫讓也。於是趙襄子數豫讓曰。子不嘗事范。中行氏乎。智伯盡滅之。而子不爲報讎。反委質臣於智伯。智伯亦已死矣。而子獨何以爲之報讎之深也。豫讓曰。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皆衆人遇我。我故衆人報之。至於智伯。國士遇我。我故國士報之。

  李斯者。楚上蔡人也。爲丞相。始皇出游會稽。斯及中車府令趙高皆從。始皇有二十餘子。長子扶蘇以數直諫使監兵上郡。蒙恬爲將。少子胡亥從。始皇帝至沙丘。疾甚。令趙高爲書賜公子扶蘇曰。以兵屬蒙恬。與喪會咸陽而葬。書已封。未授使者。始皇崩。於是斯。高相與謀。詐爲受始皇詔。立子胡亥爲太子。更爲書賜扶蘇劍以自裁。將軍恬賜死。至咸陽發喪。太子立。爲二世皇帝。以趙高爲郎中令。常侍中用事。

  二世燕居。乃召高與謀。謂高曰。夫人生世間也。譬猶騁六驥過决隙也。吾既已臨天下矣。欲悉耳目之所好。窮心志之所樂。以安宗廟而樂萬姓。長有下。終吾年壽。其道可乎。高曰。此賢主之所能行。而昏亂主之所禁也。臣請言之。願陛下少留意焉。夫沙丘謀。諸公子至大臣皆疑焉。而諸公子盡帝兄。大臣又先帝之所置也。今陛下初立。此其屬意怏怏皆不。恐爲變。且蒙恬已死。蒙毅將兵居外。臣戰戰慄慄。唯恐不終。且陛下安得爲此樂乎。二世曰。爲之奈何。趙高曰。嚴法而刻刑。令有罪者相坐。誅至收族。滅大臣而遠骨肉。貧者富之。賤者貴之。盡除去先帝之故臣。更置陛下之所親信者近之。此則陰德歸陛下。害除而奸謀塞。群臣莫不被潤澤。蒙厚德。陛下則高枕肆志寵樂矣。計莫出於此。二世然高之言。乃更爲法律。群臣諸公子有罪輒下高令治之。誅殺大臣蒙毅等。公子十二人。戮死咸陽市。十公主矺死於杜。相連坐者不可勝數。

  公子高欲奔。恐收族。乃上書曰。先帝無恙時。臣入則賜食。出則乘輿。御府之衣臣得賜之。中廄之寶馬臣得賜之。臣請從死。願葬驪山之足。書上。胡亥大悦。召趙高而示之。曰。此可謂急乎。高曰。人臣當憂死不暇。何變之得謀。胡亥可其書。賜錢十萬以葬。法令誅罰。日益刻深。群臣人人自危。欲叛者衆。又作阿房之宫。治直馳道。賦斂愈重。戍徭無已。於是楚戍卒陳勝。吴廣等乃亂。

  斯數欲請間諫。二世不許。而二世責問斯曰。吾有私議而有所聞於韓子也。曰。堯之有天下。堂高三尺。茅茨不翦。雖逆旅之宿。不勤於此矣。粢糲之食。藜藿之羹。飯土匭。啜土鉶。雖監門之養。不觳於此矣。禹鑿龍門。疏九河。手足胼胝。面目黎黑。臣虜之勞。不烈於此矣。然則夫所貴於有下者。豈欲苦形勞神。身處逆旅之宿。口食監門之養。手持臣虜之哉。此不肖人之所勉也。非賢者之所務也。夫所謂賢人者。必將能安天下而治萬民也。今身且弗能利。將惡能治天下哉。故吾願肆志廣欲。長享下而無害。爲之奈何。

  斯子由爲三川守。群盗吴廣等西略地過去。弗能禁。李斯恐懼。不知所出。乃阿二世意欲求容。以書對曰。夫賢主者。必且能全道而行督責之術者。督責之。則臣不敢不竭能以徇其主矣。臣主之分定。上下之義明。則天下賢不肖。莫敢不盡力竭任以徇其君矣。是故主獨制於天下而無所制也。能窮樂之極矣。賢明之主也。可不察邪。故申子曰。有天下而不恣睢。命之曰以天下爲桎梏(舊無梏字。補之)者。無他焉。不能督責。而顧以其身勞於下之民。若堯。禹然。故謂之桎梏也。

  夫不能修申。韓之明術。行督責之道。專以天下自適也。而徒務苦形勞神。以身徇百姓。則是黔首之役。非畜天下者也。何足貴哉。夫以人徇己。則己貴而人賤。以己徇人。則己賤而人貴。故徇人者賤。而所徇者貴。自古及今。未有不然者也。凡古之所謂尊賢者。爲其貴也。而所爲惡不肖者。爲其賤也。夫堯。禹以身徇天下者也。可謂大繆矣。謂之爲桎梏。不亦宜乎。不知督責之過也。故韓子曰。慈母有敗子而嚴家無格虜者。何也。則能罰之加焉必也。故商君之法。刑弃灰於道者。夫弃灰。薄罪也。而被刑。重罰也。彼唯明主爲能深督輕罪。夫輕罪且督深。而况有重罪乎。故民弗敢犯也。明主聖王之所以能久處尊位。長執重勢而獨擅天下之利者。非有异道也。能獨斷而審督責。必深罰。故下弗敢犯也。今不務所以不犯。而事慈母之所以敗子也。則亦不察於聖人之論矣。

  凡賢主者。必將能拂世摩。而廢其所惡。立其所欲。故生則有尊重之勢。死則有賢明之謚也。是以明君獨斷。故權不在臣也。然後能滅仁義之塗。掩馳説之口。困烈士之行。塞聰掩明。内獨視聽。故外不可傾以仁義烈士之行。而内不可奪以諫説忿争之辨。故能犖然獨行恣睢之心。而莫敢逆若此。然後可謂能明申。韓之術而修商君之法。法修術明。而下亂者。未之有也。故督責之術設。則所欲無不得矣。群臣百姓。救過不給。何變之敢圖。若此。則帝道備。而可謂能明君臣之術矣。雖申。韓復生。弗能加也。書奏。二世悦。於是行督責益嚴。税民深者爲明吏。二世曰。若此。則可謂能責矣。刑者相半於道。而死人日成積於市。殺人衆者爲忠臣。二世曰。若此。則可謂能督矣。

  初。趙高爲郎中令。所殺及報私怨衆多。恐大臣入朝奏事毁惡之。乃説二世曰。天子所以貴者。但以聞聲。群臣莫得見其面。故號曰朕。且陛下富於春秋。未必盡通諸事。今坐朝廷。譴舉有不當者。則見短於大臣。非所以示神明於天下。且陛下深拱禁中。與臣及侍中習法者待事。事來有以揆之。如此。則大臣不敢奏疑事。下稱聖主矣。二世用其計。乃不坐廷見大臣。居禁中。趙高常侍中用事。事皆决於高。

  高聞斯以爲言。乃見丞相曰。關東群盗多。今上急益發繇治阿房。聚狗馬無用之物。臣欲諫。爲位賤。此真君侯之事。君何不諫。斯曰。固也。吾欲言之久矣。今時上不坐朝廷。上居深宫。吾所欲言者不可傳也。欲見無間。高謂曰。君誠能諫。請爲君候上間語君。於是趙高待二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