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国学瑰宝 > 群书治要 > 正文
群書治要卷3 毛詩_第3页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群书治要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親親以睦。友賢不弃。不遺故舊。則民德歸厚矣。

  伐木丁丁。鳥鳴嚶嚶。丁丁嚶嚶。相切直也。言昔日未居位。與友生於山巖伐木。爲勤苦之事。猶以道德相切正也。嚶嚶。兩鳥聲也。其鳴之志。似於有朋友道然。故連言之。出自幽谷。遷于喬木。遷。徙也。謂嚮時之鳥。出從深谷。今移處高木也。嚶其鳴矣。求其友聲。君子雖遷處於高位。不可以忘其朋友也。相彼鳥矣。猶求友聲。矧伊人矣。不求友生。矧。况也。相。視也。鳥尚知居高木呼其友。况是人乎。可不求乎。

  保。下報上也。君能下下以成其政。則臣亦歸美以報其上焉。

  天保定爾。俾爾戩榖。罄無不宜。受天百禄。保。安也。爾。汝也。戩。福也。榖。禄也。罄。盡也。天使汝所福禄之人。謂群臣也。其舉事盡得其宜。受之多福禄。如月之恒。如日之昇。恒。弦也。昇。出也。言俱進也。月上弦而就盈。日始出而就明也。如南山之壽。不騫不崩。騫。虧。如松柏之茂。無不爾或承。或之言有也。如松柏之枝葉。常茂盛。青青相承。無衰落也。

  南山有臺。樂得賢也。得賢者。則能爲邦家立太平之基矣。人君得賢者。則其德廣大堅固。如山之有基趾也。

  南山有臺。北山有萊。臺。夫須也。興者。山之有草木以自覆蓋。成其高大。喻人君有賢臣自以尊顯也。樂只君子。邦家之基。基。本也。只之言是也。人君既得賢者。置之於位。又尊敬以禮樂樂之。則能爲國家之本也。

  蓼蕭。澤及四海也。

  蓼彼蕭斯。零露湑兮。興也。蓼。長大貌。蕭。蒿也。湑湑然。蕭上露貌。興者。蕭香物之微者。喻四海之諸侯。亦國君之賤者。露。天所以潤萬物。喻王者恩澤。不爲遠國則不及之。既見君子。我心寫兮。既見君子者。遠國之君朝見於子也。我心寫者。舒(舒輸)。其情意。無留恨者。燕笑語兮。是以有譽處兮。天子與之燕而笑語。則遠國之君。各得其所。是以稱揚德美。使聲譽常處子也。

  湛露。子燕諸侯也。

  湛湛露斯。匪陽不晞。晞。乾也。露雖湛湛然。見陽則乾。興者。露之在物湛湛然。使物柯葉低垂。喻諸侯受燕爵。其威儀有似醉之貌。唯子賜爵則自變。肅敬承命。有似露見日而晞也。厭厭夜飲。不醉無歸。厭厭。安也。

  六月。宣王北伐也。鹿鳴廢。則和樂缺矣。四牡廢。則君臣缺矣。皇皇者華廢。則忠信缺矣。常棣廢。則兄弟缺矣。伐木廢。則朋友缺矣。保廢。則福禄缺矣。采薇廢。則徵伐缺矣。出車廢。則功力缺矣。杕杜廢。則師衆缺矣。魚麗廢。則法度缺矣。南陔廢。則孝友缺矣。白華廢。則廉耻缺矣。華黍廢。則畜積缺矣。由庚廢。則陰陽失其道理矣。南有嘉魚廢。則賢者不安。下民不得其所矣。崇丘廢。則萬物不遂矣。南山有臺廢。則爲國之基墜矣。由儀廢。則萬物失其道理矣。蓼蕭廢。則恩澤乖矣。湛露廢。則萬國離矣。彤弓廢。則諸夏衰矣。菁菁者莪廢。則無禮儀矣。小雅盡廢。則四夷交侵。中國微矣。

  六月棲棲。戎車既餝。棲棲。簡閲貌。飭。正也。記六月者。盛夏出兵。明其急也。玁狁孔熾。我是用急。熾。盛也。孔。甚也。此序吉甫之意也。北狄來侵甚熾。故王以是急遣我也。

  車攻。宣王復古也。宣王能内修政事。外攘夷狄。復文武之境土。修車馬。備器械。復會諸侯於東都。因田獵而選車徒焉。東都。王城。

  我車既攻。我馬既同。攻。堅也。同。齊也。四牡龐龐。駕言徂東。龐龐。充實。東。雒邑也。蕭蕭馬鳴。悠悠斾旌。言不歡嘩也。之子於徵。有聞無聲。有善聞而無歡嘩。

  鴻鴈。美宣王也。萬民離散。不安其居。而能勞來還定安集之。至乎鰥寡。無不得其所焉。宣王承厲王衰亂之獘而興。復先王之道。以安集衆民爲始。

  鴻鴈于飛。集于中澤。中澤。澤中。鴻鴈之性。安居澤中。今飛而又集于澤之中。猶民去其居而離散。今見還定安集之也。之子于垣。百堵皆。侯伯卿士又於壞滅之國。徵民起屋舍。築牆壁。百堵同時起。言趨事也。雖則劬勞。其究安宅。此勸萬民之辭。汝今雖病勞。終有所安居也。

  白駒。大夫刺宣王也。刺其不能留賢也。

  皎皎白駒。食我場苗。縶之維之。以永今朝。宣王之末。不能用賢。賢者有乘白駒而去者。縶。絆也。維。繫也。永。久也。願此去者乘白駒而來。使食我場中之苗。我則絆之繫之。以久今朝。愛之欲留也。所謂伊人。於焉逍遥。乘白駒而去之賢人。今於何游息乎。思之甚矣。

  節南山。家父刺幽王也。家父。字。周大夫也。

  節彼南山。維石巖巖。興也。節。高峻貌。巖巖。積石貌。興者。喻三公之位。人所尊嚴也。赫赫師尹。民具爾瞻。師。大師。周之三公。尹氏爲大師。具。俱也。此言尹氏汝居三公之位。天下之民。俱視汝之所爲也。國既卒斬。何用不監。卒。盡也。斬。斷也。監。視也。下之諸侯。日相侵伐。其國已盡絶滅。汝何用爲職。不監察之。

  正月。大夫刺幽王也。

  正月繁霜。我心憂傷。正月。夏之四月也。繁。多也。夏之四月霜多。急恒寒若之异。傷害萬物。故我心爲之憂傷也。民之訛言。亦孔之將。將。大也。訛。僞也。人以僞言相陷入。使王行酷暴之刑。致此灾异。故言甚大。謂蓋高。不敢不局。謂地蓋厚。不敢不蹐。局。曲也。蹐。累足也。此民疾苦王政。上下皆可畏之言也。哀今之人。胡爲虺蜴。虺蜴之性。見人則走。哀哉。今之人。何爲如是。傷時政也。燎之方揚。寧或烕之。烕之以也。燎之方盛之時。炎熾熛怒。寧有能滅息之者乎。言無有也。以無有喻有之者爲甚也。赫赫宗周。褒姒烕之。宗周。鎬京也。褒。國名也。姒。姓也。烕。滅也。有褒之女。幽王惑焉而以爲后。詩人知其必滅周也。

  十月之交。大夫刺幽王也。

  十月之交。朔日辛卯。日有蝕之。亦孔之醜。之交。日月之交會也。醜。惡也。周十月。夏之八月也。日食。陰侵陽。臣侵君之象也。日爲君。辰爲臣。辛。金也。卯。木也。又以卯侵辛。故甚惡之。彼月而蝕。則維其常。此日而蝕。于何不臧。臧。善也。百川沸騰。山冢崒崩。沸。出也。騰。乘也。山頂曰冡。崒者崔嵬也。百川沸出相乘淩者。由貴小人也。山頂崔嵬者崩。喻君道壞也。高岸爲谷。深谷爲陵。言君子居下。小人處上也。哀今之人。胡憯莫懲。憯。曾也。變异如此。禍亂方至。哀哉。今在位之人。何曾無以道德止之。黽勉從事。不敢告勞。詩人賢者見時如是。自勉以從王事。雖勞不敢自謂勞。

群书治要推荐


国学瑰宝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