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文化故事 > 童话故事 > 正文
圆桶婆婆围裙上的大口袋
来源:互联网    作者:佚名    类别:童话故事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你又在淘气!”屋门开了一道缝,探进来一个老太婆的脑袋,胖胖的,脸上的肉都快搭到下巴上,长得倒慈眉善目。

  “你是谁?”我坐在地板上,抹着鼻子上的灰问。

  “不许调皮!我可不喜欢和大人耍贫嘴的孩子。”老婆婆推开了屋门,我看见了她的全身,个子矮矮的,圆圆的,加上肥大的褂裤,挺像个汽油桶,我心里立刻决定管她叫“圆桶婆婆”。

  “嘣”,圆桶婆婆像个大胖娃娃似的,双脚一并,来个蛤蟆跳,蹦过了门槛。她左手举着一把撑开的小绿伞,右手拿着一个白晃晃的像盾牌似的大铝锅盖。

  “这老婆婆真逗!”我忍不住笑了。

  “笑什么?”圆桶婆婆一脸正经,看都不看我,似乎在做一种体操的规定动作,身体笔直,缩起一只脚,单腿开始一下一下往前蹦。我突然发现,门前的地板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许多深洞,圆桶婆婆的脚准确地落到洞边的立柱上。“哗啦!哗啦!”她头顶的天花板上突然落下密集的雨点,滴落在小绿伞上,顺着伞边落到地上消失了。

  “瞠!瞠!瞠!”从两边的墙壁上射出许多黄豆粒,圆桶婆婆用铝锅盖左挡右防,发出轻脆的金属撞击声。接着,她又一屈身,在空中翻了个跟头,正好翻到我的面前。

  我惊呆了,这样举着伞拿大顶,只有在杂技团里见过。我觉得这老婆婆颇不寻常,一定是什么魔法师之类的人,我也得看看她的来历,于是使劲侧着身,看她的裤子后边,屁股上竟然什么也没有,就是普普通通的裤子。奇怪,她没有名片。圆桶婆婆只顾收自己的东西,她把铝锅盖、小绿伞,放进围裙上的口袋里,这口袋特大,而且在围裙的正中,就像袋鼠的大袋子一样。

  收完了,她才长长地舒口气自言自语道:“唉,总算进来了!”然后又皱着眉望着我说,“你这孩子真淘气,设置这么多障碍!叫我每天进来,都又蹦又跳的,摔坏了老胳膊老腿,可就没人替你做饭了!”

  她说这些机关是我设置的,可我怎么一点也记不得了呢?

  “现在开始收房间。”圆桶婆婆从围裙中间的大口袋里取出一个小吸尘器,一把墩布,一个喷壶。我很奇怪,她口袋里怎么能放那么多东西,而且一点不鼓。

  “瞧瞧,你把地板弄得这么脏!”她望着散落一地的彩色碎片。

  “不是我,是一个黄眼老头干的!”

  “淘气的孩子总喜欢把过错推到别人身上!”圆桶婆婆盯着我。

  “确实有个老头。”

  我从地板上捡起那本厚厚的魔法书。

  圆桶婆婆接过大书翻看着,我怀疑她不认识字,因为把书拿倒了。“这上面都是一张张白纸,什么也没有呀?”圆桶婆婆使劲地盯着看,还不由自主地用鼻子闻。我敢说,她没有撒谎,我从她的眼睛能判断出来,可是我明明看见上面写着好多字。这么说,我的眼睛确实有特异功能?因为我是魔法大学校长?

  “欺骗一个老太婆应该感到害羞!”圆桶婆婆絮叨着,“更何况你这么干可不止一次!比如吃零食吧,我讲过多少次,在被窝里吃东西极不卫生,可你总是这样干,瞧!瞧!这又是你干的鬼把戏!”她走到我的床边,一掀枕头,变戏法似的从下面拿出半包红红绿绿的什锦果脯,接着,又一掀床单,“哎呀呀,你怎么把葡萄藏在这儿?”她竟从床单下取出一大串压碎的滴着水的紫葡萄来,简直使我目瞪口呆,闹了半天,那甜丝丝的是葡萄汁。

  “这下床单可不好洗啰!”圆桶婆婆埋怨着,接着又走到我跟前,伸手从我两边的裤兜里取出几块散装巧克力和一把奶糖。我吃惊得说不出话来了,这一定是圆桶婆婆使的魔法,那么多东西藏在床上,我不可能不知道。

  圆桶婆婆把这一大堆吃的全放在桌子上的托盘里,又看着我开始唠叨:“你太不讲卫生了,现在所有的男孩子都不讲卫生,昨天脖子又没洗干净,耳朵里都长出小草了!”说着,她揪着我的耳朵,真从里面拿出一株嫩绿的小草来,“哟!还是名贵的花草呢,这可不能扔掉!”她把小草捧在手心中,惊讶地看着,然后小心翼翼地捧着小草,跑到窗边,把花盆里的一株狗尾巴花揪了下来,扔到窗外,把这株小嫩草栽到花盆里。接着又开始数落我:“瞧呀!你褂子扣又掉了一个,背心的领子还窝在里面,两个裤腿怎么一长一短呀?还有袜子,你把袜子藏哪儿去了,怎么就一只了?”

  她的唠叨简直使我心烦,而且怪我把袜子藏起来,这真是瞎说。我想,最好那只袜子在她头上才好呢。这么想着,我忍不住笑出声来,我看见圆桶婆婆头上真的顶着一只袜子,样子滑稽极了,就像马戏团小丑的帽子。

  “你这淘气的家伙,又捉弄我老太婆!”圆桶婆婆看也不看,将袜子一把从头顶上扯下来,“我可没有时间跟你开玩笑,我还有那么多活要干呢!”她似乎并不生气,伸手从围裙的口袋里取出一个小板凳,放在地上。然后圆圆的身体往下一坐,那小板凳突然飘了起来,驮着她在屋子里飘来飘去,推着小吸尘器嘟嘟转,擦窗台,收床铺,掸掉天花板上的土,忙来忙去,挺像在屋里飘动的一只圆圆乎乎的大胖马。

  我看得羡慕极了,咂着嘴说:“您围裙的大口袋真棒,想拿什么就拿什么!”

  “棒什么呀?”圆桶婆婆在半空的小板凳上撇撇嘴,“我想变点什么好吃的,比如一只烧鸡,行吗?你爸爸你妈妈给我这个口袋,就能变个吸尘器什么的。话又说回来,要是真的变出一只烧鸡,我也啃不动,变山楂糕还凑合。”

  我想,这老婆婆会魔法,又对我家这么熟悉,她一定知道我是从哪儿来的,为什么会到这儿。于是等她收完了屋子,小板凳驮着她向厨房飞去时,我急忙跟在她身后追问:“我爸爸妈妈去哪儿了?还有,我怎么叫魔法大学校长?”

  “你又问这些问题!”圆桶婆婆皱皱眉,手里拿着瓶子往炒勺里倒油,“你爸爸呀……”突然她的声音仿佛消失了,只见她的嘴动,一点听不到讲什么,倒是锅里的荷包蛋发出挺大的“嗞啦嗞啦”的响声,急得我直眨眼。

  “你听明白了吧?”我只听见圆桶婆婆这最后一句话。

  “我什么也没听见!”我哼哼唧唧地说。

  “又来捣乱!我可不喜欢别人拿我这老太婆开心!”圆桶婆婆似乎生气了,端起托盘里的煎蛋、牛奶、炸馒头片,飘出了厨房,把早点放到桌子上,然后从小板凳上爬下来,把小板凳塞进围裙口袋里,一言不发,单腿蹦了出去,她好像真的生气了。

 


上一篇:蓟的遭遇
下一篇:垃圾斯国王覆灭记
童话故事推荐


文化故事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意见、建议;商务合作;投稿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改为@)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量子统计 站长统计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