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文化资讯 > 国乐资讯 > 正文
张维良专辑访谈录2
来源:拙风文化网    作者:佚名    类别:国乐资讯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易:这一期我们的嘉宾还是张维良。给大家带来上次未介绍完的专辑《问天》。张维良会继续向我们介绍专辑中另外的五首曲子。下面这首“秋风”很多女士听了都会掉泪,在你的唱片里面,我觉得它是最深情的一首。 张:不管叫“秋风”也好,“悲秋”也好,我想大致意思都差不多。听埙这种特别的乐器会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它的声音一出来你就觉得很委婉,有一种悲怨,这就是它奇妙之处。我不管到欧洲还是北美,还是在亚洲,大家都觉得这种声音特别不同,没什么可以模仿的了这种声音,而其它乐器的声音是可以模仿的。埙的声音就如同是深秋季节,秋风吹过来,落下一片黄叶,感觉凉飕飕的。音乐我作得还是比较旋律化,我们中国人比较喜欢听旋律。我这个曲子,是根据宋代的一个古老音乐的其中三小节,然后发展、延伸,成为这么长篇幅的一个曲子。中间还有女声……

易:这个女声角色相当重要,这么一种悲的感觉由她唱出来,使我看到了北方的秋天。我们南方的秋天只会想到趁着秋高气爽去爬山,看不到落叶,而北方的落叶黄了又红了,人们会不由的为自然感叹。

张:不管是西方的还是东方的,我碰到很多音乐家、艺术家,他们都特别喜欢北京的深秋,确实极富诗意。在这首曲子里面也尽可能的寻找这种感觉,包括前面的风声、女声的演唱。

易:你的这首“秋风”使我想到了悲秋,因为在我的心目中,它有点悲的味道。当然音乐表达的是一种“深秋情怀”,但听起来似乎颇有点台湾音乐的形态。我并不是指它的流行化,而是说台湾人喜欢这种比较温柔,比较软的音乐,但它还不是那种软绵绵的,在音乐风格上,它还是很能感动人的。

张:是这样。春天、夏天过去了,秋天又来了,每个人够会逐渐成长。所以这种音乐无法让它很激动,可能这种激动是在内心深处的,它可能给人带来一种舒缓的感觉。

易:这首“秋风”是非常悲愁的,张维良除了用埙吹出了旋律,他还发出了风声--也是用埙吹出来的声音,很特别。下面介绍的这首曲子非常的热火,曲名是我们研究了很久才定下来的,叫“锅庄”,就是大家知道的那种围着篝火跳舞的踢踏锅庄,现在由张维良来介绍一下。

张:说它是“锅庄”也好,说是“火焰”也好,总之我的音乐里有特定的念义,有火的感觉。在前面一大段的慢板用了五支埙,形成了非常不和谐的和声,在下面低低的作为一种飘忽不定的声音,像是人们围绕一堆熊熊燃烧的烈火,上面飘出的是排箫从远处传来一个旋律,音响上给人的距离感非常舒服,拉得很宽,前面是缓缓慢慢的,但到了后面,大家开始跳起舞来。锅庄这种舞蹈在西藏、青海、四川很多地方都有流传。

易:其实这是一个世界性的民俗,印尼也有,美国、欧洲也有,反正一到冬天,大家就围起火,烤起来,吃起来,然后又跳起舞来,所以你这首曲子前面似乎有一种想把火烧起来的感觉,酝酿筹备,然后进入舞蹈的热闹场面,围着篝火团团转,你用的是几拍子的音乐?

张:是用58拍和68拍,还有78拍来回交替。

易:对,节奏和“驼道”一样,是特别的5拍、6拍、7拍、交织起来的。

张:少数民族音乐的节奏感非常浓,进入快板之后,笛子吹出了一段旋律,埙仍然是间断的,不时地穿出来,感觉到火苗仍然燃烧着,越烧越旺。这种感觉贯穿着全曲,直到最后以非常高潮的气氛结束了这个曲子。

易:这就是非常热火的,令人手舞足蹈的“锅庄”。下面介绍的这首曲子也非常有男子汉气概,曲名叫做“苍莽”。

张:“苍莽”,我想不会难理解,我们平常也经常用到苍凉、荒漠那些词,我们内心都有过这种情感。曲子前面出来的一段埙的solo,把人带到一片荒无人烟的空旷空间,然后逐步引进了节奏,节奏进来后我换用了尺八演奏,尺八是比较粗犷的,非常有男子汉的个性、气质。我顺便要解释一下,在《问天》这个专辑里,我自己吹奏的乐器除了埙以外,还有篪、尺八、骨笛、骨哨、排箫、陶笛。埙还有很多种,大号埙我拿不动,吹的时候要放在腿上,最小的比鸡蛋还小。

易:所以我们给这个专辑加了一个副题,《问天--埙的世界》。

张:我为什么用骨笛和骨哨呢?骨笛和骨哨也是7500年以前的乐器,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它们都是发出音乐最早的乐器。这个曲子里我还用了尺八,尺八在唐代时很盛行,我取它的特殊音色,那是其它的乐器不能取代的。接着我采用了切分节奏和中国特殊的复合节奏,还有人的“嘿呵嘿呵”的声音在下面衬托着。尺八演奏完后,音乐再反复时出现埙和人声。里面的演唱我还是请了霍永刚先生,埙和人声的演唱交织着,为这个交织我写了一个引导性的动机和一个简单的旋律性引导,接下来的演唱、演奏都是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发展的,即兴的感觉得到发挥。这种具有即兴成分的音乐是中国自古到今最具特色的一种,西洋古典音乐很少有即兴,哪怕是华彩乐段,很多都是写下来,而我们中国的乐器则有这么一种特别的传统,在这里也保留了这种技术。

易:这首曲子我们在处理音响方面时,包括霍永刚的唱和你的埙,还有人声在后面的“嘿呵…”,都是很有层次地推出来,混音过程有一定难度。

张:有很大难度。我觉得这次每首曲子混音都很有特色,前后、左右、中间都有很好的音响相位。

--在音乐中聆听自然的声音

易:《问天》与《天幻箫音》一样采用24bit录音,并推出超合金版,同时还推出24K金碟的版本,如果你喜欢追求更原汁原叶的接近完美的声音,当然应该24K版的声音很好,因为它的造价比普通CD高三倍半到四倍,所以价格无法便宜下来。超合金版也是一样,是用铜和铝的合金作的,比普通的纯铝CD的反射面要高,质量要比普通CD好,特别是在高音的地方更清澈透明一些。下面这首曲子叫“飘零”,具有非常苍凉的味道,你的音乐素材我觉得很有新意,以琵琶作为主要的乐器,具体内容还是由你介绍好了。

张:在创作这首乐曲时,我考虑到作一张完整的唱片,不可能总是一种形式,而这首乐曲大家都比较熟悉,埙本身只有七、八个音,要以埙为主线贯穿全曲,在制作上还是有极大的难度,所以我采取了各种办法来结合,从各种角度来体现埙的语言。这首乐曲我以琵琶和埙两件乐器为主贯穿全曲,仿佛是在古老的时代,部落的冲突、战争刚刚结束,在一片还冒着青烟的废墟前,一位少女发现自己的亲人、周围的人都逝去了,她该向何处去呢?该怎么办呢?这段音乐是一片低沉的声音中,一个琵琶没有表情地出现,就一个5,干干的重复着。

易:干干的,就像不知道该怎么办!

张:对,所以尽管它有变化,但就一个音,仿佛她脑子里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想法,不知道该往何处寻找亲人、爱人和归宿。所以我一直用一个音在变,好一会才出现第二个音,再过一会出现第三个音,埙从远处飘来,仿佛是一种声音,很像类似电影闪回的手法,不停地回忆。发展进到快板,本来一片华丽、美好的景象突然被全毁坏了,少女简直不敢接受这种现实,这是一场很大的活动,所以我用了琵琶名曲“霸王卸甲”中的两句,由它带出最后的男声、女声一片凄惨的声音,埙和琵琶来回地交织,音响逐步地增强,进入高潮,在尾声有一个小的回归,少女又回到了现实之中,想像中的场景一去不复返,现实就是如此。

易:你这“飘零”都可以拍成一个短片了!

张:(笑)不知道大家听了是否是这个感觉。

易:这种情节我们在历史故事中看得很多了,所以大家听的时候可以闭起眼睛想像。这张《问天》中最后一首曲子也相当特别,叫作“晨喧”,就是小鸟叫的意思,我在前期录音时曾觉得很奇怪,为什么最后用这样一首曲子呢?因为它就是用很多不同的埙、骨笛、骨哨来代替鸟来歌唱,当然这“唱歌”还是表达了很多层面的。以前这类曲子也不少了,比如说“百鸟朝凤”、“荫中鸟”等,不过你这次的手法可以说是赤裸裸的!我担心的是别人会批评你“不如听鸟叫好了!”。

张:(笑)啊,我是那么想的,人们应该热爱大自然,保护大自然……

易:不过我们这个专辑不是用爱护大自然的观念来听,因为《问天》的本意是要回到原始的境界和情怀中去,所以你的“晨喧”也应该回到原始的树林里,回到原始的没有人迹的自然和纯朴的情绪之中。

张:从另一个角度理解就是大地刚刚复苏,人类刚开始有语言,所进行的交流就象小鸟们,还只能用一种信号和符号进行对话,所以我开始先用骨笛引出一个极简单的两个音的旋律,埙在对答。共用了六个埙和一支骨笛、骨哨,后面的背景采用易先生提出来的高招,用一些真的鸟叫声衬托,我的演奏和这些鸟叫混在一起,真假很难

国乐资讯推荐


文化资讯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意见、建议;商务合作;投稿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改为@)
本站法律顾问:海诚律师事务所 华普律师事务中心
量子统计 站长统计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