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扬中华传统文化 构筑中华人的精神桥梁” | www.3cwm.com Publish.v.3.0
 
尚思传统文化网在线投稿

全尺寸广告位招商 虚位以待

您当前的位置:尚思传统文化网 > 文化资讯 > 国乐资讯 > 正文
论现代音乐
来源:拙风文化网    作者:佚名    类别:国乐资讯    采编:尚思传统文化网




  这是50年前的一次讲演,1928年4月7日作于休斯敦(美国得克萨斯州),从未公开发表。现收入玛格丽塔·隆所著《与莫里斯·拉威尔在钢琴旁》一书。英译稿是波格丹·彼拉尔斯基交给书作者的。当年,拉威尔应彼拉尔斯基之邀即席在得克萨斯作了这篇讲演。因系即兴而,自不免稍嫌松散并有重复之处。

  法国著名曲家的此篇讲演颇有意趣,思路丰富,希读者留意。

  克·阿杰莫夫 

  不言而喻,用一次讲演不可能对现代音乐或它的某一个阶段,作出全面完整的阐述。诚然,要对自己的乐曲进行一些诠释或是评论,那会更加困难。假如我真有这个本事,我对它的价值和瑕瑜也将发生怀疑。导致我得出这个结语的缘由,或许同那些艺术学家——演讲者的意见大相径庭。譬如,人们常讲,音乐是经不起分析的,作为声音,它有别于美术、雕刻艺术、建筑艺术,因为与之打交道的是触摸无形、飘忽而过、迅即消失的客体。我不同意这种理解。我认为,同其他艺术创作领域并无不同。不久以前像建筑艺术那样,音响学的成果为音乐创造了条件,拟定出许多数据。我可以断言,自从俄国青年科学家捷列明① 改进了自己乐器的雏形,以至获得了神通,把以太振动转换为任意高度、力度、音色的和音振动。从此时起,音乐的音精灵开始被放置于分析的统辖之下。因而,音振动绝不再是妨碍我们解释或用以评价音乐创作不可捉摸的实体了。实在说来,我对其他艺术:美术、雕刻、建筑等,亦有同感。这能否说,我不再承认和声、对位以及其他经典规则了?我承认与否,对于我们无关紧要,因为这些经典规则是随着往昔的音乐而产生的。这些规则,是那些致力于探索适宜可靠而又符合他们学说原理的巨匠们所编纂和采纳的;这些规则的总和,总要随着新所带来的新成分而改变着。与此同时,一些预想制定出永恒规则的纯理论性的试图,一直不曾促进艺术的繁荣,但也未曾阻滞其发展。

  归纳这个问题时,可以强调指出,理论文章中提出的规则,对于判断现代音乐是无济于事的,只能对头论足,决然揭示不出一个艺术家内心世界的秘不外宣之隽永和独特风格。

  常常有人认为,这种隽永导源于两个渊源——社会意识的与个性的,而且前者对艺术家的影响极其深广,后者只取决于个人的禀赋。对这两个来源难以区分轩轾,可是每一个敏锐的作者如若创作出真正的艺术作,他将体会到它们的影响,使作者要么违反纯理论性的规则,要么遵守它们。然而这些问题同创作的真正目的,即表现上的丰富与真实相比,毕竟还是微不足道的。我们在这里谈论的内心机制,大概必然地强迫我的思绪、感情从非常个别的小圈子来揭示特定的内心感知。所以,如果我能够解释或证实我自己的品的价值,那就是要再次认定(至少我本人认为),它们是明显的浮光掠影的,从形式上递选的几部分构成,因而不是什么完美的艺术。对我同代的音乐同行,其中包括我国同胞,给予准确无误的评价,同时如此之难啊!所以,我的看法是,任何人想对一部艺术做出十分正确的结论,都将是狂想妄为。

  一件新作,即使者本人做首次演奏解释,听众的印象也往往带有非常大的表面性,也就是外在的特点多于隐秘的内涵。听者注意的是某一个局部的、不关重要的时空,尽管表现手法,充其量只不过是手段,并不是目的,而且要经过若干年以后,这个目的——音乐的真实内容始为听者所接受。

  譬如,我们若了解一下当代对阿诺尔德·勋伯格和达律斯·米约作品的评论,便会产生这样的印象:一位是变音体系和无调性,一位是自然音体系和多调性,——这两位艺术家别具一格的特点,一个在于变音体系和无调性,另一个在于自然音体系和多调性。类似的这两种看法,其实只触及到外壳,外壳里面隐居着情态内容,那是因为,一件艺术作品的真实的内涵,要由作的内在精神和情绪感染程度来决定的……除此而外,艺术家锐利而敏感的创感受本身,也在不断地变化着,因为我们的每一感受渐次臻于完美,今日比昨日更加细致深入。同样道理,一个艺术家,只有年深月久才能更加有机地掌握传统民族文化,在这上是很难规定出什么公式的。我将尽力通过关于音乐上的民族性与个性的概念的实例,准确地表述自己的思索……例如我们法国青年作曲家中知名度高的达律斯·米约的作品,大概常以其主题思想的广阔给人留下印象。这一特点比起大量评论,而且往往专批评运用多调性(早在约·塞·巴赫的众赞歌中,有时从贝多芬作品中亦能发现尚处萌芽状态的、同时运用数个调性的曲例;理·施特劳斯创造性地继承了这些尝试)的程度对米约说来更为重要。我们大体上分析一下他的大型作品之一《献祭的人》,就能断定,米约不单借助各种手段,包括多调性,用以创艺术上完整的悲音响,然而揭示更为深刻的是用打击乐伴奏气势磅礴、满怀豪情的朗诵一场,这时却无复调性可言了。在他后期的之一《俄耳甫斯的忧伤》(不久前曾在纽约音乐赞助会馆上演)中,米约成功地在抒情的和诗意浓郁的情节里运用了多调性,虽说有时难以分辨出来,然而他那极富特色的艺术个性,却以真正法兰西式华彩编为光艳夺目的织体而表现出来。

  在这一节里还可以举出德朗努阿的戏性,普朗克内容的通性与人民性,马尼埃尔曲体的严谨与典雅的配器法,奥里克酷爱把极其尖厉、往往是讽喻的音色引入自己的音乐作之中。比起不同学派差异更为突出的,是个人固有的个性,同样可以提到热尔梅纳·泰费尔音乐的绚丽诱人。阿尔图·奥涅格是六人团的另一位代表人士……由于是在法国大师们指导下接受音乐教育,使得他在其中用流畅的笔触,在法国的基底上吐露真正德国式的感情。……他出生于瑞典的德国家族。

  总而言之,这一民族或那一民族的文化传统的属性,都不许作曲家失去自己的本性,自己的特有表现力,因为作者各有其与众不同的素质,也许正是素质决定着音乐创作的整个过程。应该把它作为个性与民族意识的统一体加以评价,任何导师都无法教授给艺术家,因为这乃是自我意识里面所独有的!……若干年后,这一素质可能成为某学派的特征,产生接代者、仿效者或是剽窃因袭者,然而不论哪一次

国乐资讯推荐


文化资讯推荐
尚思传统文化网版权所有 | 传统文化视频中心
意见、建议|广告投放、商务合作|请联系QQ:527923561  电子邮箱:topsir008#163.com(请将#换成@)
<在线投稿平台> 本站法律顾问提供机构:海诚律师事务所
手机扫描二维码,也可浏览哦